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九十四章 光明之下,必有阴影滋生(2/2)
    “设宴吗……”

    片刻之后,完成了邀请目的的于雯已经神清气爽地转身而去,王安风目送其离开,看着手中的帖子,看到了其上隐隐的青松纹路,看到了笔墨之中均匀而纯粹的金色,神色略有郑重。

    他已经不是一年前,大凉山下的寻常少年,认得出这信笺所用纸张不凡,要比先前雏凤宴的帖子更好些。

    字体清秀,却自成规格,虽出自女子之手,却隐见其大气风骨,显然是学自名家手笔,上头闻得到上等的熏香气息,醇而悠远,远比当日王安风买木香时候去的店家里,最上品的檀香更为纯粹,价值千金不易,却只是用来装点这信笺。

    而最为关键,大秦在颜色上有极为严苛的传统划分。

    暗金笔墨,并不是随意豪富之家能够使用。

    少年拇指在信笺文字上轻轻摩挲,笔墨中暗金未曾有丝毫的晕染,敛目沉思,心中已有了些许猜测,只是不知道,有这等身份的人,为何会对自己这样一个小小的下三品武者感兴趣。

    脑海中略有疑惑。

    先前王安风只是因为担心于雯死心不改,一直过来纠缠,方才勉强答应下来,但是事情至此,方才发现,这少女身后似乎比起自己所想的更为复杂,连带着这一场家宴,似乎都有了一种高深莫测之感。

    呼出口气来,将心中念头压下,王安风将手中的名帖收好,准备今日回到少林寺中,询问先生他们之后,再做打算。

    因为此时时间已经接近了中午,少年索性不回风字楼,而是径直转身回了自家木屋,准备淘米做饭。

    虽然每日都会在少林寺中饱食一顿药膳,但是他每日里修行武道,所需进食本就比较多,又是正在成长的少年,每日只吃一顿,纵然能够补足修行所需,可要填饱一个长身体的少年,自然是远远不够。

    只是……再这样下去,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少年身上略有凝重,脑海之中,不住地浮现出那些话本当中,一顿饭吃下半头牛去的好汉,身材雄壮,膀大腰肥,挥舞着宣花大斧的莽汉子。

    想到有一日自己也变成这般模样,纵然他并不在意自家容貌,仍不可遏制地打了个寒颤,摇了摇头,竭尽全力将这可怕的幻象从脑海当中祛除,却又不可遏制地浮现出一个念头。

    若是真有那一日,赢先生怕不是会将自己整日整日扔到铜人巷中。

    等何时去了那一身肥肉,何时放他出来……

    想到文士负手冷笑的模样,王安风后脊微凉。

    茫然思索之际,顺手打开了米坛,却发现其中竟然已经见底,心中阴影更甚。

    前些天才买过的吧?

    莫不是家里遭了老鼠?

    王安风伸手在米坛当中搅了下,未曾触碰到米粒,叹息一声,从腰间取出了朴素的荷包,打开数了数里面的银钱,转身离开,上了街道,径直前往一处相熟的米店当中。

    片刻之后,王安风在米店老爷子古怪的目光当中,抱着一个褐色的米袋走了出来。

    店内老者抚了抚须,他在这儿开米店也有数十年了,老客人都记得门儿清,这孩子曾问过是一人生活,可这粮食吃得是不是太快了?

    难不成,武者都这般能吃?

    可老家那小子,吃饭也没这么夸张啊……奇怪,奇怪。

    眉头微皱,耳畔传来熟悉声音,道:

    “老李,给我来上十斤好米。”

    老人将那疑惑抛之脑后,笑着回应,道:

    “来了,来了……”

    …………………………………………

    王安风怀中抱着粮食。

    就如同抱着整个世界,胸膛之中洋溢着满足,正当转角时候,突然察觉到了一股冷冰冰的杀气,虽然未曾针对自己,且颇为隐蔽,但是王安风久经‘蹂躏’,对杀气反应几乎已成本能。

    体内内力加速流转,身躯肌肉绷紧,随即那边便踏出了一位身着灰衣的青年男子,面无表情,和王安风擦肩而过。

    少年的脚步停下。

    一双黑瞳不知何时已经变得锋锐,仿佛两柄出鞘的利剑,极锐利,似乎能够看穿人心,看破远处的云雾,瞳力于数息之后,方才恢复了原本平和如水的模样,王安风侧身回望,已看不到那青年男子的身影。

    可就在方才擦肩的瞬间,以他修行过的目力,已清晰地将那青年的面孔扫入眼底,看出了脖颈处皮肤不正常的变化,赢先生曾经送给他一张面具,因而他明白这是改容换面的手段,可最为关键处,便是那面庞处细微的凸起。

    少年双目微阖,凭借自己过人的目力以及药王谷的学识,将那面庞凸起处复原到正常的人脸之上,原本细微的凸起便会变得更为狰狞些,也更清晰,纵横交错,约莫有十九道割痕。

    王安风曾经见过这样的面庞。

    在阿平的脸上。

    此时正午,秋老虎的余威仍旧还在,阳光洒落在身上,尚有三两分炎热,但是王安风却察觉到有细微的冷意在自己心底深处蔓延,脑海当中回想起了一月之前的经历,想起了偷拐孩子的行路客,想起了充斥在房屋当中的血液痕迹。

    以及那就连中三品高手宫玉依旧极为忌惮的邪派组织。

    王安风没有开口,只在心中念出了那个名字。

    丹枫谷。

    沉默了下,心中本能浮现的想法操控了少年的身躯,他未曾朝着学宫的方向走去,而是转身,循着尚未完全散去的杀机,不紧不慢地朝着前方走去,脚步平稳,只是浑身内力已经不由自主地加速运行,金钟罩几乎要提高到了最强的程度。

    丹枫谷。

    门中有巅峰中三品强者坐镇,镇派兵器沾染有神兵灵韵,持之可以力抗三品宗师不败。

    行为隐秘,心狠手辣。

    堪称是江湖之中最为标准的邪派。

    这些东西对于少年而言,都还太过于遥远,在他心中更为担心的是,这邪派的手下怎么会触及到了这扶风郡城当中,难不成又在这里暗中胡作非为?是不是还有如同阿平那样无辜的孩子落在了他们手中?

    他知道自己的实力,未曾打算鲁莽地直接参与进去,既然对方出现在了这郡城当中,肯定有自己的底牌和后手,但是若要让这个丹枫谷弟子在他眼前离去,偌大扶风郡城,他不一定还能找得到。

    又如何说服学宫中强者帮手?

    暗中跟踪,发现其隐藏之处,然后通知学宫中诸位夫子,扶风学宫以儒家道理立身,定然不会坐视不理,心中正如此想的时候,前方杀气突然浓郁,王安风脚步不停,体内内力却略有提起,加速流转。

    转过转角,便看到了那灰衣青年正斜靠在了砖墙之上,看到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直对着自己,一双浅褐色的眸子之中满是死寂,看到了青年的手掌已经搭在了腰间刀柄之上,略微发力,从刀鞘之中抽出了些许森锐的刀身。

    狭长的刀刃翁鸣,其上缠绕着难以令人忽视的杀气,映照着那双死寂的眸子,一齐盯着王安风。

    少年的心脏骤停,继而加速跳动,周围街道的繁华似乎在瞬间远离自己而去,此时只剩下了眼前逐渐拔出的那柄战刀,几乎是瞬间,少年调动了内力,金钟罩钟鸣之声在体内震荡,将自己混乱了的心跳声音遮掩。

    表面上则并未显出丝毫的异样,只是朝着前面行去,如同一个单纯路过的行人,未曾注意到青年略微拔出的刀锋及其恶意。

    一步,两步……

    直至少年踏过了那灰衣青年,后者也未曾暴起,王安风并没有松懈下来,依旧朝着前面不紧不慢地走去,在铜人巷中千锤百炼的感知告诉他,那青年并未离开,而是握着那柄狭长钢刀,跟在了他的身后,保持在三步距离。

    那是一个恰好拔刀便可以斩下他人头的距离。

    王安风心中微沉,知道自己恐怕小看了这些邪派中人,他此时仍算是镇定,准备随意找到一处酒馆落座,可就是担心此人看得出自己这一行为,下了狠心在这瞬间出手。

    邪派中人,谨慎而又偏激,堪称疯狂,舍卒保帅的手段,用得最是娴熟。

    在这种自己行踪可能暴露的情形下,斩杀追踪之人,趁乱逃窜,并不难以理解。

    双手抱着褐色的米袋,在这遮掩之下,少年右手食指中指并起,有气劲缠绕其上,以药王谷指法的法门,全力一击之下,足以切金断玉,只等着在对方暴起的时候,以攻对攻,弹开其刀锋,瞬间拔剑,以伤换命。

    对方方才泄露的气势,并未曾到了七品那种,让自己无法反抗的程度,而下三品境界,仍算是凡人,要害脆弱,被刺穿了喉咙,必死无疑。

    只是可惜,会打草惊蛇,断去了线索。

    心中打定了主意,更兼本身历经百战,王安风逐渐安稳下来,稳步朝前,却开察觉到后面的丹枫谷武者似乎开始失去耐性,混杂着暴戾的杀意越渐浓厚,耳畔听得到长刀摩擦刀鞘的细碎声音,心中微沉,右手手指之上,劲气隐蔽地加强。

    一步,

    身后武者的手掌彻底贴合在了刀柄之上,五指略微律动。

    两步,

    刀锋缓缓抽出一寸。

    眸子越发死寂,却又显得疯狂。

    三步,

    杀气盈满,即将暴起喋血。

    丹枫谷武者右手预备发力,王安风身躯肌肉绷紧,准备出手,两人之间的气氛已极尽危急,正在此时,那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王安风,这里,这里!”

    身后杀气骤然停滞,王安风偏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却见方才分开未曾多久的于雯坐在一处客栈一层,正挥手招呼自己,桌上已有许多酒肉,前面还摆了一双碗筷,显然并非刚刚过来,正在等人。

    身后那丹枫谷弟子也看到了这一幕,微微一怔,隐蔽的杀气迅速地收敛。

    王安风察觉身后杀气变化,知道对方以为自己是来此找人,而非察觉了他的身份,是以放弃了灭口的疯狂打算,心中微松,面容神色不改,无声无息间散去了指上劲气,朝着于雯所在之处,缓步而去。

    ps:第二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