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九十三章 自作自受(12)
    时间不紧地不慢迈入了八月。

    江湖上面每天都有极新鲜有趣的事情发生,这些有趣的消息经过了大秦和门派的筛选侧重,再依凭真各种各样的渠道,于七十二郡中流转。

    近两日北地诸郡有两位中三品的高明剑客死斗,误伤了好些围观的好事者,南边儿群岛举行了三年一次的武斗,有宿老落败,又一位年轻一辈份的武者,踩着先辈的肩膀脊背,抬起头来,堂堂正正走上了江湖这出戏台。

    青年此时心中意气风发,并未曾主意被他踩在脚下的,也曾是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更不会想到在数十年后,若是他侥幸未死,也难免有这一天到来,但是这与此时的他并没有多大的干系。

    此时只需要尽情享受众人的崇拜,体会何为江湖快意即可。

    诸如此类的消息,几乎每数日便有一个,往年倒是也有,可今年似乎要特别多些,有人赞叹这是前所未见的武道之盛世,却也有老者捻须轻叹,嘴里咕哝道,大盛之后,必有凶年。

    在这令人眼花缭乱的消息冲击之下,当日风字楼下,以伞为剑的藏书守难免渐渐淡出了众人视线,尤其是在对方故意收敛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现在即便是在扶风郡城当中,也只有些许亲眼经历了当时一剑的人,尚且忘不掉脑海中锐利的剑光,某位抱剑武者丢了自己的职位,而慕容家的公子则彻底丧失了说脏话的能力,其余人则是已经彻底没有了当初的热情。

    只是对于一些人而言,在那些日子里造出了个‘神’,而未能将这‘神’给拉下来,以体悟到难言的舒爽,心中多少有些不大舒服,躲在暗处,看着那蓝衫的少年,将其行为放大而后曲解。

    等着哪一日莫须有的事情东窗事发,以好抒发心中郁郁之气。

    而在这之前,他们总还是很老实的。

    唯独除去了一人。

    王安风翻过了手中的书籍,对于那两道视线终究是没办法当作看不到,心中叹息一声,抬眼看着坐在自己数步之遥处的少女。

    后者今日未曾穿了当夜所见的劲装,而是一身儒家深衣,通体黑色,袖口以暗金成龙雀纹路,显得端庄大气,长发以玉簪固定,也不看书,只是定定盯着王安风,见他回望过来,先是依旧呆了片刻,方才回过神来,报以一个和善的笑容。

    少年抬手扶额,心中叹息,已经是极为无奈。

    这是第几日了?

    自打那一日落雨之后,她便出现在了这里。

    因为之前那一次‘袭击’的记忆,王安风对于这位名叫于雯的少女一直保持着足够的警惕,可耐不住她天天过来,也不主动开口,也不出手试探挑衅,只是坐在那里,呆呆地对着自己走神。

    王安风可以确认对方在做白日梦。

    但是在其他人眼中,那呆滞如机关般的眼神便叫做‘含情脉脉’,那毫无交流的姿态便是苦苦等候,只一个眼神的残影,便可以在大脑之中写出超过万字,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故事。

    天下人最喜欢的,便是在为自己所相信的东西找出一万个理由。

    而其中少年俊杰,才子佳人,便是这大秦天下,最为受人喜欢的桥段,老少皆宜。

    学宫这等环境当中,似乎特别地容易滋生虚假的传闻,这数日里,已经是流言四起,众人看向他的目光,令他已难得清净,王安风本身本不在意流言,但是这学宫中毕竟有位名为薛琴霜的少女,便再也坐不住。

    记下来手中典籍的页数,继而便将其合上,放回了原本位置,王安风走到于雯身前,道:

    “……你赢了,于姑娘。”

    “来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于雯从美酒环绕的美梦之中苏醒,抬手擦了擦并不存在于真实的口水,身形微僵,继而便意识到了自己此时身在何处,意识到了周围古怪的目光,右手继续抬起,擦过了面庞,轻轻理了一下鬓角的黑发,气质依旧如同大家闺秀一般,道:

    “什么事?”

    “没有啊,在下只是想要和藏书守交为好友罢了……”

    王安风微微颔首,抬手虚引向门外,示意出去再说。

    于雯抿唇轻笑,端庄大方,起身时候,却身形略有僵硬,却是方才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一直跪坐,此时腿脚酥麻。

    王安风站在门口回身看她,目中有所好奇,少女还了个大方的微笑,不愿示弱,右手垂下,狠狠地撕了一下大腿内侧,剧痛袭来,嘴角微微抽动,却借此挣脱了那种酥麻的感觉,勉强走了出来。

    两人一路行至了风字楼畔,青竹之处,方才停下,王安风回身看着于雯,道:

    “于姑娘,说罢……你来寻我的事情,究竟是为了什么?”

    “若要说朋友之言,大可以不必。”

    于雯笑了下,双手交叠放在腹部,落落大方,浑不似先前兵家气质,道:

    “那,在藏书守眼中,你我已是朋友不成?”

    王安风背后负剑,并不害怕,有心看看她究竟是有何意,便点了点头,道:

    “……嗯,自然。”

    于雯嘴角挑起,心中陡然便放松了下来,就连自己撕了自己的那一下子,似乎都没有那般疼痛。

    她并不擅长与人交谈,可偏生那一日跟姨姨说出了这件事情之后,那位一向不愿见人的长辈,却提出想要和这位好友见一见。

    她终于体悟到了何为自作自受的道理。

    思来想去,不愿意用逼迫手段,只好用少时从长辈处讨要糖果的笨办法,本来今日已经放弃,正准备想办法在姨姨那里推诿一二,未曾想这法子竟然见效,心中欣喜,复又想起了这些日所见,王安风每日里的言行,心中思绪纷乱,突然想到。

    这位看着比自己还要小些的藏书守,难不成身子里有个老迈的魂魄?

    否则,为何对长辈们的手段,会对他奏效?

    将这一闪而过的念头按捺住,于雯看着王安风,道:

    “既然已是朋友,那么邀好友赴宴,应该并不算是失礼罢?”

    王安风微怔,尚不及回答,便看到了身前身着儒家深衣,玉簪束发的少女双拳抱起,其姿容端丽,气质大方如大家闺秀,面上神色却颇具兵家战将豪迈之气,朗声道:

    “十日之后,八月中秋,我有一位姨姨当夜于宅中设宴,还望王兄能前来一叙。”

    ps:今日第一更。

    在前面章节还有一个错误,先前公孙靖的帮派应该是巨鹏帮,不小心打错,写成了巨鲸帮,已经更正,大家包涵包涵(抱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