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九十一章 龙首与王堂主(12)
    青衫文士坐于竹椅之上,只随意点了点头,未曾开口回应。

    但公孙靖心中却已经微有放松,抬起头来,那青衫文士一如既往地深不可测,只是散慢坐在那里,便充塞了他的全部视线,左右天地万物,尽皆黯然失色。

    他曾在军中为校尉,自然明白这等情况代表着什么,不由得心中畏惧,面上神色越发尊敬。

    在那青衫文士周围还有一人,看其形体,应该是男子,只是似乎较为清瘦,一身蓝衫,面庞之上覆盖着一张面具,遮蔽了原本的样貌,而且只是垂首而立,虽然看不清楚神色,但是从肢体动作上看,对于那文士极为尊重。

    这应当是这位‘龙首’的弟子辈罢……

    公孙靖心中略有明悟。

    这种身形既可以说是消瘦男子,但是要说是未曾长开骨架的少年人,也未尝不可。

    不过,今日里带弟子辈来此,又是为何?

    是要大力培养吗?

    心念至此,眼角突然有流光浮现,公孙靖视线落处,原本发散的念头瞬间僵硬,瞳孔微缩,看着前方,看着那身着蓝衫的面具人右手摊开,看着有金色的气流缠绕浮现,在其手掌之中化为了一条金龙盘旋。

    看到了那金龙缠绕在了蓝衫男子的臂膀。

    龙首回望,似在好奇地看着自己。

    公孙靖的心脏几乎在瞬间停跳,继而便疯狂加速。

    大量的血液涌入了大脑当中,令他的意识略有茫然,恍恍然如在梦中,血液流动,耳畔几乎听到了哗哗的轻响,如同海啸,如同大漠扬起的风沙。

    如此……如此精妙绝伦的控制力?

    而能为如此细腻控制的同时,气息未曾有丝毫的外泄,未曾引动天地之间丝毫的异状。

    公孙靖倒抽了口冷气,双眸移开,头颅低垂不敢再看。

    有声音在心中颤抖。

    四品!

    唯独有四品以上高手才会对于源自于外界的天地之力有这种程度的操控程度,那金龙如此灵动,若说是越过了四品关隘,成为宗师的上三品手笔,他也是信的。

    这些判断几乎是在瞬间完成,王安风眼中这中年男子依旧沉稳,行礼之后便将目光移开,垂落,行为举止颇为干脆利落,虽然尊重,却又显得不卑不亢,心中暗赞。

    殊不知其内心正如有千军万马,肆意交锋,打得天昏地暗。

    他原本认为,这处‘秘境’恐怖之处,在于其未知,在于其高深莫测,在于他并不知道那位赢龙首的底细背景。

    但是此时却又升起了不同的看法。

    有时候,知道的越多,可能会越发恐怖,那知道的些许讯息,并不会令你心中略有安稳,而是在一次次地将你心中的预期打得支离破碎,让你明白,你先前所想的,距离真相差的有多远。

    公孙靖微阖双目,将自己的眼神遮掩住,不被看穿,脑海中有一道道的身影浮现。

    有之前展现了一身悍勇枪术的沙场宿将。

    那自称龙首,深不可测的青衣龙首。

    以及……眼前这终于能看出些许底细的男子。

    正是他看出的细节,给予了他最后一击。

    一位连弟子辈都逼近了上三品境界的强者,其本身修为能够到达何等境界,而一个拥有数名上三品的组织,究竟是有多么可怖,而展露出的力量,是否……

    心念至此,公孙靖将这念头斩断,将自身大脑放空,使得自身如在苍穹大漠之中,心境平之如水,不敢再想。

    他怕再想下去,自己会彻底拜服在这力量之下,失却自我,如同傀儡。

    公孙靖面容神色变化,瞒得过王安风,却瞒不过文士。

    赢先生懒散靠在竹椅之上,看着眼前男子神色从惊怖畏惧,迅速重新镇定下来,眼中浮现出了颇为赞赏之意。

    手指轻轻敲击在了竹椅扶手之上,做玉钟龙吟之声,震荡左右,洗涤杂念,公孙靖身形微震,只觉得压制住的那些念头在这声音之中彻底消散,一时神清气爽,念头通达,内功功体隐有提升,心中微喜,却在此时听到了耳畔声音。

    “心境不错。”

    心中悚然一惊,抬眸便看到了那文士靠在竹椅之上,形态懒散,右肘支在扶手,手掌托在面具之上,虽然其面目尽数被面具遮蔽,但是公孙靖却似乎看到了那戏谑玩味的神色,虽在赞叹,却不知为何听出了嘲弄不屑,一时间心中沉郁,无力之感越甚。

    如同被彻底笼罩在了阴影之下。

    不见天日,不见皓月,不见晨星。

    但是多年经历给予了他足够的经验和应变本能,抬手行礼,道:

    “当不得龙首夸赞。”

    赢先生随意颔首,似不在意,手指轻轻敲在扶手之上,开口道:

    “你今日来此,想来……是做出了决定。”

    公孙靖身形微僵,他从未想到,眼前这男子竟会如此直接地发问,而且问题极为尖锐,正在他心中最为无力之时出口,心境略有失衡,可此时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略微思量,便抱拳行礼,道:

    “自然。”

    文士依旧懒散,得到了答复也并不在意,随意道:“你上次并未取了玉简,想来也未拿过本座所要的东西,那这次,便去看看,你做得到哪些……”

    言罢随手一挥。

    周围环境便于瞬间剧变,自山巅之上,归于了平地。

    有泉水淙淙,竹林密布,一颗巨树冲天而起,不知分出了多少的分叉,如同蛰伏的巨龙,伸出的树枝之上,以红线垂落了一面面玉牌,这场面极具震撼,公孙靖抬头看着那巨大的老树,看那绿叶遮蔽了天日,唯独阳光穿破叶的缝隙,投下斑斑点点,大脑已经是一片空白。

    光如雨。

    正在此时,那些玉牌略有浮现流光,其中一面便挣脱出来,朝着公孙靖飘落。

    男子本能将其握在手中,只觉得入手温软,竟然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上等美玉,正反两面都以极为精巧的手法,镂刻了细小清晰的文字,尚未看得清楚上面所写,便看到眼前青衣龙首随手指了指旁边那蓝衫男子,道:

    “今日之后,你归属于他管束。”

    “称他为堂主。”

    “可有异议?”

    公孙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心中震撼于‘堂主’这称呼代表的含义,面上却仍算镇定,转身朝着尚有些弄不明白局势的王安风抱拳行礼,道:

    “公孙靖,见过堂主。”

    声音微顿,继而便略有沉肃,道:

    “麾下三千巨鲸帮子弟,愿为堂主驱驰。”

    王安风闻言心中震动,满脸茫然之色被面具完全掩盖,没有被看出问题,但是却未能做出回应,文士眼中浮现一抹不愉,负在身后的手指微动,以凌空气劲控制了王安风身躯,让他冲着公孙靖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面具之下,则是眉头微皱。

    颇为不善地打量了下旁边的少年。

    ……………………………………………

    少室山上。

    吴长青看向不远处产生异变的那一片天地,脸上神色略有无奈,这世界早已不是初来时候那样的完整,所谓变换了天地,其实距离少室山不远,只是文士以自己手段,遮蔽了王安风两人视线而已。

    他在外面,看地倒是清楚。

    手中医书翻过新的一页,老人摇头,轻声咕哝道:

    “竟然把长情树直接拿来用,那可是七夕挂红绳玉简的。”

    “先生他也太……太胡闹了。”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