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九十章 ‘少林寺’的属下和势力(2/2)
    雨势渐小。

    扶风学宫,风字楼处木屋。

    王安风跪坐在地,前面一张黄纸折成了牌位,前面三根香已经燃尽,尚带着些火色的灰烬给风一吹,便四下散去。

    少年睁开眼来。

    父亲去世的时候,是离伯亲自安葬,而且他也说了自己没有兴趣留下什么牌位,是以就连作为他独子的王安风,竟也只能拿黄纸去折一个替代品。

    木香燃尽产生的香气在鼻间萦绕。

    王安风心中的压抑和阴郁也终如雨过天晴一般全然散去,看着那黄纸牌位,突然有些分不清楚,所谓的祭祀,究竟是在告慰先灵,还是在解脱自己?

    这一个念头只是一瞬即逝,少年起身,往年烧香总会感觉腰腿麻痹,得要缓上很久时间,现在已有了不俗功夫在身,记忆中那种感觉,倒是许久没能够体会,将黄纸牌位拿起,点火烧着。

    看着那熟悉的名字被火焰所吞噬,继而逐渐散去,王安风敛目站在原地,许久之后,方才收拾好了心情,取来了扫帚簸箕,准备把这些遗留下来的灰烬打扫干净,可就在他手掌刚刚触及到扫帚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冷然声音。

    “回少林寺一趟。”

    王安风微怔,继而便反应过来,神色略有变化。

    赢先生?

    往日里,无论是先生还是师父,都没曾主动要求他回到少林寺中。

    今日既然如此异常,肯定是有特殊情况。

    少年心中想到此处,不敢怠慢,急急将门窗关好,回身盘坐在了床铺之上,抬起右手,露出了那一串佛珠,低声道:

    “我要回少林。”

    眼前熟悉的木屋,空气之中萦绕的淡淡香气,尽数散尽,化为了少室山风光。

    风字楼外。

    一袭白衣的薛琴霜缓步过来,右手持拿青伞,左手则是提着一壶好酒,略有些迟疑地看着那座木屋,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过去。

    犹豫片刻,终究是心中担心,踏步靠近。

    她并不是初入江湖,知道在酒馆听到的事情,最多只能相信一半。

    武力必然是夸张的,要说王安风能够七品武者拜服,自认为不如,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就算是她喝得大醉都不可能相信,可事情的大致经过应该还算可信,也正因此,她才在战意浮现之后,察觉到了不妥之处。

    她所认识的王安风,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

    绝无可能。

    驻足在了木屋之前,薛琴霜有些犹豫是否应该敲响门扉,既担心王安风心境,又怕自己孤身一人,主动前来探视,引发了少年误会。正在心中迟疑的时候,突然嗅到了一阵淡淡的香气,神色微怔。

    木香。

    而且是专门祭祀所用。

    脑海中忽然想到了今日在酒馆听到的传闻之中,那迥异于往日,三言两语便直接拔剑出鞘的少年,薛琴霜心中略有明悟,再看向这紧闭的木屋时候,眼神不可遏制地柔软了下来。

    掌中青伞微转,并不叩门,手中拎着酒,本来是打算先将少年灌醉,此时倒是大可不必。

    现在应该让他自己一个人。

    幽深雨幕之中,白衣少女黑发垂肩,手持青伞,转身离去。

    少林寺中。

    王安风方才站稳,就看到了身前竟然只有赢先生一人,一袭青衫,负手而立,心中略有疑惑,上前见礼,犹豫了下,开口问道:

    “先生今天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文士看着山外风景,并未曾立马回答,似在思考问题,片刻之后,身子微侧,看向身后少年,缓声道:

    “你来这里,也有一年了。”

    王安风不解其意,点了点头,道:

    “嗯,一年多些了……”

    他自去年夏天时候,捡到了彼时还不是佛珠的护腕,然后进来了少林寺中,认识了师父,赢先生,以及二师父,一路修行,两边时间若是加在一起,约莫也已经过去了两年时间。

    文士颔首,视线从少年面庞擦过,道:

    “今日,带你见一下此界下属。”

    王安风闻言微怔,随即便在心中生出不可思议的感觉。

    下属?

    这少林寺中,他所见的人便是三位师长,其他人很少遇见,就算遇到的,也只会有本能的反应,能说出的话,翻来覆去,并不多,就如同是一种极为逼真的墨家机关人。

    因而听到了赢先生说要让他见一下‘下属’,他心中一时竟浮现了不敢置信的感觉,赢先生看他一眼,并未开口,随手将一张面具扔给少年,道:

    “盖在脸上,今日只是带你看看。”

    “勿要多言。”

    王安风接过面具,看到这面具色泽沉闷,如同积累的雨云一样,却偏生有着极为古朴的纹路,看上去有一种难言的威严尊贵。

    这面具……似乎比不带更为显眼。

    少年心中浮现不解。

    面具不是刺客为了遮掩身份的道具吗?为何会如此……刻意?

    堂堂正正使用?

    第二身份?

    心中稍有明悟,少年抬手,将之覆盖在了面庞上,继而便感觉到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扫过自己身躯。

    右手抬起,这股力量在手掌中纠缠,化为了一条暗金色的长龙,只在他五指间游动,隐隐竟然能够听得到龙吟之声,将王安风吓了一大跳,身形微抖了下,继而便明白,这怕是这个面具本身的作用。

    被设计地过于刻意的面具,会使得本身面貌不被人注意,更容易遁逃。

    原来如此。

    王安风微微颔首,自以为明白了这面具设计者的初衷,抬手握拳,那金龙缠身,虽然极为华丽威严,但是王安风却能够感觉得到,这金龙并没有什么威力,只是看上去很厉害而已。

    少年的思绪略有发散。

    掩藏身份的作用,只用普通面具就能做到,就算是想要作为第二身份,也有各种方法,根本没有必要花费大价钱,打造这么个没有用处的宝物。

    打造这面具的人,真的是令人捉摸不透。

    少年在心中下了判断,随即便跟在了文士身后,远处吴长青抬眸,眼瞳映照着那条金龙的光辉,令老者回忆起来某些并不很愉快的记忆,道:

    “原来先生留下了那颗遗珍,是为了让风儿能参与到那些事情中。”

    “这面具,倒是能掩饰修为身份。”

    翻过了一页菜谱,老者瞅了一眼那边,咋了咋嘴,摇头道:

    “这么久没见了……”

    “那些人的东西,还是这般花里胡……”

    扶风郡·北武城。

    巨鹏帮驻地。

    公孙靖端坐在自己房间当中,双目微阖。

    他的心中,此时满是挣扎,越演越烈。

    他一个月之前,莫名其妙就被一位高人拉到了一处类似于洞天福地的地方,他在那里见识了堪称难以想象的枪法,并依仗其那一次的感悟,成功在帮派争夺之中,击败了自己最大的对手,吃下了很大的地盘和生意。

    若是能彻底将这些好处吃下,只要全部吃下去……

    他的巨鲸帮,几乎可以角逐未来北武州城第一大帮派。

    只要他的实力,再向前踏出一步。

    公孙靖的手掌,因为胸膛之中沸腾起来的野心而微微颤抖。

    可那覆盖面具,深不可测的人身后,究竟是粉身碎骨的深渊,还是平步青云的高阶,他是正,还是邪?

    男子脑海之中,复又想起了负手而立,青衫随风而动的男子,这道身影逐渐在他脑海中放大,逐渐占据了他全部的心神,冷然的声音如同寒冰,将那一腔热血野心扑灭。

    心中有恐惧在滋长。

    这种因未知而出现的恐惧,竟比当年沙场厮杀还要来得令他坐立难安。

    正在此时,他手掌当中那所谓的‘信物’已经泛起了淡淡的光辉。

    在这一个月中,他不止一次地想要将这珠子扔掉,却又不止一次地将这念头打消,此时微光亮起,心脏微微一紧,下意识便将那珠子死死握在了手掌心中,不肯有丝毫放松。

    视线落在书桌上一行诗句上面,心中安慰自己,能够写出这等诗句的,必不可能是大恶之辈罢……

    何惜击寇三千里,宁愿埋骨十万坟!

    下一刻,公孙靖雄壮的身躯已经消失在了这巨鲸帮驻地当中。

    少林寺中。

    足以问鼎北武州第一大帮的帮主。

    武道七品高手,手下帮众已然过千的男子,双手抱拳,朝着赢先生和王安风,深深拱手行礼。

    “晚辈公孙靖……见过赢龙首。”

    ps:今日第二更……有点迟了哈(抱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