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八十九章 江湖消息——(12)
    天地广阔,上下四方为江湖。

    今日有秋雨连绵,但是江湖上的消息,却要比往日传地更快些,偌大的扶风城笼罩在了雨雾之中,增加了许多幽静,有身披蓑笠的武者踏足在青石板上,疾行而去,青石板上的积水被踩得泛起涟漪,复又归于平静,倒映着高远的苍穹。

    有飞鹰振翅而过。

    薛琴霜一身男装,手持青伞,循着酒香走入了一间酒肆当中。

    外头风雨虽大,但是她一身修为已经称得上一句深厚,并未曾遭了‘灾’,自有小二勤快地将桌子以沸水烫过的白布擦拭了干净,少女落坐,视线落在小二手掌上。

    以她的眼力,轻易便看出这小二身有些‘铁砂掌’一类硬功,是以能拿着那泛着滚滚白气的抹布,思维略有发散,想到若是没有了武功,又该如何做到这一点,复又想到,没有了武道传承的世界,人们的生活和历史,又会是如何去撰写?

    薛琴霜微微出神。

    想必,也有不一样的精彩吧。

    心中略有感触,小二已经将烫过的美酒送上,并一碟凉菜下酒。

    酒香扑鼻,少女稍显茫然的眸子里闪现过了光彩,回过神来,于心中哂笑,却又觉得秋雨时节,总会令人有许多感触。

    也很适合独自饮酒。

    秋日本就不是适合呼朋唤友的时节。

    抬手自斟,不着急饮酒入喉,而是先轻嗅酒香,观其色如碧玉,眼中浮现满意之色,抬手,嘴唇轻轻沾在杯沿上,突然听到有人低语,却偏生极兴奋,是以那声音几乎是在往少女耳朵里头钻一样。

    “听说……”

    薛琴霜继续饮酒。

    “那扶风藏书守……”

    抬手饮酒的动作微顿,薛琴霜原本微阖的眸子张开了些,手中酒杯未曾放下,似乎仍旧还在轻轻啜饮,心思却已经放在了那开口说话之人,也注意到其方向,应该是在自己之后进来,只记得其步伐匆匆,满是的水气泥泞。

    为何会与王安风有关?

    薛琴霜心中略有些好奇,滋味浓厚的酒液也变得单薄。

    外面的雨还在下。

    那边酒客先是拈起了几颗茴香豆扔在嘴里大嚼,复又连连饮酒,烈酒入喉,将雨日凉意尽数驱散,舒舒服服呼出一口气来,方才注意到同桌好友威胁的目光,讪笑一声,回想了下方才所见,心中感慨,不由叹息道:

    “那扶风藏书守,怕是应当在地煞榜单之上啊……”

    周围数人闻言惊异,须知这星宿榜只纳入弱冠之前的少侠,以战绩而论,地煞者几乎都可以做到八品无敌,而对那位藏书守的评价,是这扶风城中,任何一个武者都说得出来的。

    毕竟这位少侠的武道风格,未免太过于极端。

    周围人好奇的目光,似乎给了开口之人眸中独特的享受,他嘿然一笑,又喝了一口酒,方才不紧不慢地开口,将自己方才所见讲述出来,但是他毕竟只是旁观,言辞之中,自然颇为失实,又想要看到周围人惊异的目光,故而难免有夸大之处。

    扶风藏书守王安风,持伞对敌。

    一‘伞’之下,便有剑气暴涨,斩碎雨幕。

    七品武者,自叹弗如。

    已经收手的上三品宗师,极为赞叹。

    每说一句,便会令旁人惊呼出声,也使得那人越发得意享受,站起身来,一手拎着那酒壶,一手握着酒杯,踉跄两步,复又将那一首咏剑的诗词吟诵而出,周围众人虽然知道难免夸大,但是同为武者,甚至也有使剑为兵的,难免心向往之,一时间颇为喧嚣。

    薛琴霜手中酒杯不知何时已经停住。

    她将这酒樽放在桌上,看了看外面雨幕,突然感觉自己原本想法是错的。

    秋日并不适合孤身饮酒。

    而应该去雨中比剑。

    若是和她比剑的那一位身着蓝衫,手持木剑,挥手便是剑气纵横,便是最好。

    秋雨下,酒肆中,木桌旁。

    白衣少女一手托腮,一手拎着酒壶,嘴里咕哝道:

    “王安风……”

    “何其狡猾!”

    扶风城南,一处幽深小院隐于繁华之所,青石所成,雨幕之下,越见苍幽。

    按照《礼·考工记》的要求,此处城南,应该是官员办公之所,但是扶风城大,自有变通,四方都有官员衙门驻留,城南则是官员家眷,朝中勋贵世家所住,院落是三进的格局,隐隐能够听得到琴韵清幽,自其内而出。

    前些日子暗袭王安风的轩祝正坐在一处楼亭之下,右手把着个酒樽,看着外头的落雨,似在出神,而那位大姐头于雯则在内堂之处,并未进去,只是站在门口,微阖双目,双手背在身后,听着一阙琴音。

    她今日里未曾持拿那柄如若马匪军汉一般的战刀,身上穿着一身裙装,此时阖目安静聆听,倒是不愧于王安风当日里心中所想,真如大家闺秀一般安静文雅,室内琴音袅袅断绝,有一道温柔女声传出,道:

    “外面风大,何不进来?”

    于雯睁开眼来,看着外面的落雨,摇头笑道:

    “不了,姨娘,外面这雨很是舒服,姨娘的琴声也是好听。”

    似乎有无奈的轻笑声传出,片刻后便有黑衣青年踏步出来,手里捧着个银盘,里头盛放了诸多精致点心,凑够了八样,抬手递过,道:

    “宇文小姐,主母从天京城带来的八样子,你不最是喜欢?”

    少女眸光轻转,给那青年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点头,抬手将那银盘中间的点心拨动开了些,露出了个景致的小酒壶,于雯面上浮现喜色,方才抬高了声音,道:

    “多谢婶娘,也麻烦定松大哥了。”

    黑衣青年知道这一句话里两个意思,气极反笑,摇头道:

    “定松身为家将,当不得一句大哥。”

    于雯吐舌一笑,熟极而流地将那天京独产,概不外传的美酒放入怀中,抬手拈起点心,轻轻咬了一口,只觉得唇齿留香,双眸微眯,如同弯月,便在此时,天际突然传来一声清越鸟鸣声音,纵然在风雨之中,依旧清晰可闻。

    黑衣青年抬眼去看,却见到那因为雨云累积,而越显高远的苍穹之上,有一只黑羽雄鹰敛翅而下,于雨幕中划出来了一道黑线。

    如同边关猛将射出的箭矢一般。

    黑衣青年定松略有恍惚。

    正茫然间,怀中突然便多出了一物,正是那个银盘,青年下意识地抱住,就看到了眼前少女抬手让那雄鹰停在自己手臂上,自鹰爪上解下来了个东西,眸子微微发亮,仿佛是遇到了什么极有兴趣的事。

    仅以左手将那信笺抖了一下,展开去看,定松眼尖,瞅到了个陌生姓名,似乎是个男子,心中微怔,浮现挫败无力,却又自心中胡乱安慰道。

    没事,王安风。

    风,多俊雅的字,没准是个姑娘家。

    就是这个安字有些碍眼。

    可看着于雯的反应,这安慰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不必说他身为家将,纵然是陌生人的信笺,也不能偷看才是,可心里面有东西却令他克制不住自己,偷眼将那信笺看完。

    扶风藏书守王安风今日于风字楼外与人交手,其剑术修为极强,纵然其余功夫寻常,亦难挡其辉。

    暴起之下,可杀八品。

    能以竹伞而为剑气。

    于雯双眸微亮,将那雄鹰扔向天空,门内女子听得了外头的动静,好奇开口道:

    “青竹……怎么了?”

    化名于雯的少女想了想,未曾将那信笺收起,道:“是一个很有趣的……嗯,很有趣的朋友。”

    “姨娘若有兴趣,我可讲讲他的故事……”

    其内声音微顿,便有女子轻笑,道:“那你便进来罢……”

    少女跃步进去,外头的黑衣青年将自己脑海中杂念压制,视线垂落,打算把那银盘收好,却看到了少女咬过了一口的糕点,松软的点心上印着小巧如月的牙印,在他眼睛里面越放越大,如同幽魂,挥之不去。

    身子微微僵硬,面上一阵发烧,浮现出了丝丝晕红,抬起眼来,不敢去看,伸手将那点心转了个圈,嘴中念道: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我没看……没看,想看……”

    直到转了过去,方才重重松了口气,身后满是冷汗。

    竟比沙场厮杀,更为耗神。

    ps:今日第一更奉上

    ps2:感谢fisher慢渔夫的万赏,今天有点迟了,之后……会有加更奉上的,(咸鱼之怒吼)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