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八十八章 星宿榜后患(2/2)
    雨落如注。

    倾盆之雨落在风字楼旁的竹林里面,落在行人手中所持的青伞上面,顺着伞面滑落在地面上,混杂了泥土,化为泥泞。

    风字楼飞檐之下的金铃突然便随风而震,声音自上而下,有如苍穹之高远。

    金陵之下的红艳绸布狂舞。

    那黄衫少年已经准备收剑,众人见没有了热闹可看,也逐渐散去,其身后的那名抱剑武者睁开眼来,暗中提起的内力散去,更添三分懒散之意,那少年好友自旁边走过来,大笑打趣。

    “哈哈哈,慕容你勿要恼怒,今日我坐庄。”

    “去找个清倌人,给你去去火。”

    一切皆是正常的轨迹。

    唯独风字楼下,孤身站着一位藏书守。

    雨落如帘。

    叮呤当啷的声音自上传下,金铃悠扬高远的声音逐渐变得急促,那抱剑武者不知为何,心中略有不安,须知他虽不是甚么中三品高人,可也有近七品的功力,修行的更是世家不传之武学,有神而明之的本能。

    微微抬头,更是察觉了眉心处传来刺痛之感,似有长剑锋锐,点在了自己眉心,眉头不由得锁起,右手张开,握在了长剑剑柄之上。

    掌心已浮现一层细腻冷汗。

    雨势渐急,此时天有雷霆,如龙游动,将这一方天地照地通明,突然有铮然剑啸之音大作,一道寒芒将这雨幕劈碎,闪电般出现在了那黄衫少年身前,抱剑武者本能拔剑而出,却在此时看到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内有血丝,心中陡然生出了偌大寒意。

    有七品以上武者,因他而亡!

    心中浮现明悟,身躯则有一瞬本能的僵硬,看着那一道残影破空,掀起雨幕。

    天穹雷霆一瞬即逝。

    风字楼飞檐之下的铃音至巅峰后渐趋平和,一道寒芒旋转着朝天而起,继而坠落,铮然鸣啸声中,倒插于青石路上,这些青石被雨水冲刷地干净,越见清幽,长剑剑锋很快地被雨水沾湿,微薄的雨雾顺着剑脊两侧的锋刃朝着下面滑落,吟啸声音越低,却渐渐趋于悠远。

    那抱剑男子僵在一侧,心中突然浮现出了两句并不连贯的诗词。

    来如雷霆收震怒。

    天地为之久低昂。

    众人方才因为雷光而受到影响的视线恢复,被剑光斩碎的雨幕也重新恢复原本模样,在这雨幕之下,有青伞碎裂如蝶,片片纷飞,那黄衫少年身躯颤抖,面庞惨白,两名侍女手中的青伞已不知何时已裂,自身却未曾受损,只是面色略有惊怖,线落在了蓝衫少年手中所持兵刃之上,

    只不过是一柄竹伞。

    那伞越发普通,她们心中越见骇然。

    她们身为世家子的侍女,自然不是不通武道之辈。

    自然明白,能以竹伞斩出方才的那一剑,究竟代表着什么,也更为清楚地知道,这身着蓝衫,被众人称之为老好人的少年藏书守,在剑道之上有多么令人惊讶的造诣。

    这本不是一介少年能够使出的剑法。

    王安风低垂了眉目,手中竹伞架在了那少年肩膀之上,手腕微动,竟生出了悠长的剑鸣声音,将这周围雨雾搅碎,也将那少年垂落的黑发搅碎了些许,落在雨水之中。

    不远处,其好友被骇地目瞪口呆,随即便涌现出了怒意,他们并未曾直面放下那一剑,是以不知道那颤抖着坐倒在地的黄衫少年心中的恐惧,只是觉得自己的面子被人侮辱,本能地便拔出了兵刃,呵斥出声。

    王安风呼出口气,缓缓直起身躯。

    一怒杀人,是豪侠的做法,但不是他的。

    爹说过,江湖上,天地间,牢笼里。

    杀人并不可耻,但那应当是最后的选择。

    倚仗武力,肆意妄为的人,离开了武功往往便一无是处。

    盛怒者,当不杀,怯懦时,应不惧。

    或许是因为今日是爹的忌日,八年前的记忆,那些尚未明白的教诲在此时又浮现心头,临去的时候,他抚着自己额头,依旧还是在笑,说的话都是自己当时根本不明白的,但是现在却有几分通透。

    真正堪称之为人的,在大是大非面前,纵然手无缚鸡之力,纵然是寻常一介书生,也会挺直了自己的腰脊,而那些仗武力横行者,却大多会跪倒在那些更强者的脚下,卑微如尘。

    面对着手持利刃,气势汹汹朝着自己过来的少年,王安风微阖双目,心中的暴虐情绪略有消解,雨落在身,立于风字楼下,却恍然回到了大凉村中,春日渐浓,记忆中有消瘦男子轻笑,随意谈天说地,许多言语归于苍白,也有数句话滋味越加浓厚。

    握伞的手掌微松,轻声念道:

    “人,高于武。”

    “以‘我’为尊。”

    爹娘虽然离去,但是他们为人的道理,却仍旧还在陪着自己。

    王安风心中略有暖意,似乎看到了那男子轻笑,诸般杂念,瞬间收伏,却与般若掌精要相合,佛门金钟罩内力突然加速,却不显得丝毫突兀,自然而然,七十二手使破要诀于心中流淌而过。

    手持利刃,却在以更高的层次俯视着自己,手腕一震,便有无形气劲萦绕在了竹伞之上。

    却将纷飞之心,以究纷飞之处,究之无处,则纷飞之念何存?返究究心,则能究之心安在?

    此心,安在?

    青伞抬起如剑斜斩,剑气搅动了雨雾,使无形化为实质,怒喝的少年面色瞬间僵硬,看到了那道剑气斜斩而出,雨雾萦绕,宛如纷飞之燕,斩破了雨幕,落在竹林之中。

    有青竹轰然倒塌。

    森锐寒意顺着众人脊骨向上蔓延。

    少年手中竹伞打开,遮蔽了外界风雨,金钟罩自发运转,乃是前所未有的速度,佛门禅宗,最重开悟,一念成佛,金钟罩第二关超前跃了一大步,越发精纯的内力将周身沾湿的雨水蒸腾而起,化为雨雾。

    王安风此时心魔已散,却也未曾否认自己方才所做事情,手持青伞,未曾俯身行礼,只是平声道:

    “抱歉,我今日确有急事。”

    言罢转身,不在在乎他人反应,颇为通达之意,掌中青伞微转,有雨幕落下遮在身后,少年蓝衫,负剑而去。

    众人久久未言。

    那抱剑武者奉命保护慕容家的十三公子,后者不受看重,是以他也并非真正高手,可毕竟已接近了七品境界。

    本来可以与王安风一战,偏生他是个剑客,见到了这般精彩的剑术,早已经目眩神迷,就算是这位慕容公子在他面前喋血,恐怕他也会感叹于剑术之大美。

    此时略有回神,顾盼左右,所见众人神色呆滞,虽然不是自己出剑,可身为剑客,与有荣焉,脑海之中,另有两句古诗浮现,与先前所想,正好合为四句一阙。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念头至此,心中之快意如同饮酒大醉,酣畅淋漓,不由弹剑作响,将那四句古诗曼声吟出,复又连连摇头,赞叹出声:

    “好好好,好剑术!”

    声音落下,却发现周围之人闻言都看向了自己,目光诡异,突然回想起来了自己的身份和职责。自家少爷方才受了惊吓,自己却如此行为,极为不妥,面容不由微僵,略有尴尬之意。

    那位黄衫少年被侍女搀扶起来,心中的战栗尚未消失,只觉得自己挑战,或者口出不逊,竟然遭受了这般威胁,实在是没甚么道理,我骂了你,你骂回来不就可以?

    用得着那样吗?

    心中恼怒,按着习惯,张嘴便要骂天骂娘,开口之际,眼前却又闪现过了方才的凌厉剑光,脖子下意识朝后缩了缩,竟然开不了口,心中正欲哭无泪,便看到了自家侍卫弹剑赞叹,越发恼怒。

    抬脚想要狠狠地踹上一脚,却腿脚发软,使不出力气,反倒像是幼童闹别扭一般,咬牙道:

    “还不去追?好好教训他一顿!”

    侍卫略有不情愿地答应下来。

    便在此时,风字楼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

    一道苍老声音传出,声音平淡,隐含孤高,道:

    “今日夜里,不必再来洒扫,明日早来,再将青竹除去。”

    声音微顿,复又开口,声线似有缓和,似在赞叹,却又似乎只是众人错觉,道:

    “剑术不错。”

    数息之后,远远离去之处,传来少年声音。

    “多谢前辈赞誉。”

    虽然距离不近,却吐字清晰,其音如龙吟长啸,震荡雨雾,显露出了颇深的内功造诣,显然已入九品,根基扎实。

    那慕容公子闻言先是微呆,继而便反应过来开口之人身份,面上神色于瞬间僵硬。

    任长歌。

    上三品。

    娘希匹。

    惹不起。

    白吃亏了。

    心念至此,面上浮现出了挫败之色,而在潜藏的暗处,不知多少方才升起的念头,被老者一声招呼,一声赞叹,给极为粗暴地连根拔起,再不敢有丝毫异动。

    星宿榜新晋武者,似与‘长歌行’有关。

    归属于学宫,并非漂泊武者,无法吸纳。

    这样的评价迅速出现在了数个势力中层执掌者的桌面上,处于正道者一笑而过,并不在意,而有一些却于心中暗恨,畏惧其威,将原本用于收服王安风的计划打消,另寻目标,吸纳入教。

    ps:第二更……

    佛门呐,没有魔念怎么变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