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八十四章 新武功(2/2)
    正文

    并不知道这少林寺险些爆发大战的王安风前向几位师长见礼,复又行到了士身前,郑重行了个晚辈礼,道:

    “方才谢过先生提点。 ”

    刚刚守在于雯身边的年男子虽然是出身战阵,但是似乎修行了某种武道秘术,一身杀气收敛的极好,若非是士以千里传音的法门在他耳边提醒,他肯定没有办法发现。

    到时失去了先机,处处都会被人所制,要想这么轻松地脱身而出,恐怕绝无可能。

    士点了点头,似乎并不在意这等小事,似乎方才因为跨界传音而精神疲惫的另有他人,屈指在竹椅扶手面轻轻敲击了数下,忽然开口,状若随意地吩咐道:

    “今日你那一肘,竟然未能将对手击败。”

    “便罚你在铜人巷,修行少林长拳三个时辰,可有异议?!”

    王安风闻言微微一怔,继而便想起了方才在巷道之,和轩祝的短暂交手。回想起了自己那一招七成力道的‘反身断肘’落在轩祝身,竟然只将其架势打散,而没能给把他打退,这才意识到了士所指的是什么,心不免浮现出了些许感触。

    这段时间一直以剑法的对敌,竟然未曾发觉……

    少年心微有叹息。

    什么时候开始,原本视为依仗的少林长拳,也只能用来干扰对手行动了?

    将这心杂念压下,王安风抱拳回道:

    “不敢。”

    “晚辈遵命。”

    言罢双手垂下,直起身来,便要转身前往少林铜人巷,借助原本‘少林弟子’留下的影像,磨练自身武功。

    只是不知,纯粹以少林长拳的招式对敌,能够支撑多久。

    青石之,圆慈诵经的声音不知何时已经停下,手念珠拈动的速度越发慢了下来,似陷入沉思之,双目微微闭阖。

    士瞥了僧人一眼,嘴角浮现冷笑,突然开口道:

    “对了,小子,今日你用的那一招,名唤什么?”

    王安风不知道赢先生问这个问题是什么用意,但是听到发问,还是恭敬回答道:

    “先生,是少林长拳的‘反身断肘’一势,怎么了?”

    士摆了摆手,道:

    “无事,你自去罢。”

    “是……”

    王安风有些摸不着头脑,应了一声,便又转身离去,此时他武功渐高,要去其它峰顶,也不必要师父们相助,施展轻功,权当修行,顷刻间便已经不见了踪影。

    约有一刻时间之后,圆慈冷哼一声,也从青石之起身,并不看那士,自顾自施展轻功离去,吴长青抬眸看着僧人远去背影,抚须笑道:

    “先生若是想要提醒大师,直言便是,何必要如此激他?”

    士收起脸神色,只冷笑不言。

    吴长青看他神色,知道问不出什么东西,无奈摇头,主动开口换了个话题,道:

    “说来,老夫尚还有一事不明。”

    士看了他一眼,言简意赅地道:

    “说。”

    老者已熟知他秉性,并不以为意,只是笑道:

    “那遗珍先生只用了一枚罢?剩下的一枚不知有何打算?是要炼化为丹药?还是要化作兵刃?”

    “风儿的剑术虽然厉害,但若是手兵器被人削断,恐怕也会陷入不利境地,这一招,不得不防啊……”

    士嘴角浮现轻蔑神色,摇头道:

    “遗珍我自有用处,至于兵刃?”

    “呵……若是有人能斩断‘剧情兵器’,给他换再好的兵器,也只有死路一条。”

    吴长青微微一怔,随即面浮现了然之色,抚了抚须,不再担心。

    供玩家于剧情之使用的兵器,还从未出现过断裂的情况。

    纵然是在剧情过场之直面了顶尖邪道高手的全力一击,也没曾出现过一丝的缝隙,在当年游戏论坛之,是和‘正道弟子逢人便说行侠仗义,包裹里为何都有一个劫镖旗’并列的‘剧情bug’。

    老者看了一眼慵懒靠躺在竹椅的士,心不由赞叹。

    连这种细微之处都早早利用起来。

    果然不愧是……

    心念至此,便被本能地止住。

    他一生都在这江湖之闯荡,纵然是现在已经知道了这江湖,这天下,数十年快意恩仇,扬鞭纵马都不过是人生一场虚幻大梦,但是在想到那个庞然大物的时候,老者心仍然会有些微颤栗。

    抬眸看向那处角落,天空之被幻化出了午后的暖阳,青衣士双眸微阖,懒散靠坐在了竹椅之,屈指轻敲扶手,似乎打着《清平调》的拍子,黑发自两鬓滑落,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慵懒从容的姿态。

    传闻之的那一位魁首,和眼前这生性别扭,懒散晒着太阳的青衣士,竟是同一人?

    虽然已经相识许久,吴长青心兀自还有两三分不敢置信。

    只能感慨一声,天下之大,无不有。

    活的时间长还是有些好处的。

    虽然也有更多不好处是了……

    老者抚须,看着那边懒撒的士,突然觉得自己也有些困倦,朝后躺倒在了躺椅之,看着天穹被幻化出的苍穹,脑海之思绪发散。

    圆慈大师应该是准备传风儿更深层次的武学了。

    我也该教他些药王谷的高深武功了……灵蛇寻隙鞭法对于现在的风儿而言,不过鸡肋而已。

    只是不知圆慈大师会传他哪些武功,勿要重复了才好。

    ………………………………………

    少林寺·铜人巷。

    澄澈明净的钟鸣声扫过甬道,王安风站在原地,双臂交叉挡在身前,裸露肌肤之密布的金红色字缓缓褪去了光辉,隐于少年躯体之,一道身影自他身前极速后退,立在了七步之远。

    却是一位青年,只穿着一条黑色长裤,裸露的半身有繁花盛开,青龙盘臂,黑发以草绳扎了个马尾垂落在肩,嘴角似乎总在微笑,看去磊落潇洒,此时正缓缓消散。

    方才交手的时候,其招法看起来是简简单单,直来直去,可劲强力猛,阳刚浩大,竟能听得到龙吟之声,正是王安风前所未见,闻所未闻,连风字楼里游记当,也没有听说过有这么刚猛的拳掌功夫。

    有声音在这铜人巷回荡。

    “王安风,挑战失败。”

    甬道两旁的明烛无声无息全部熄灭,紧闭的大门打开,王安风呼出口气,双臂放下,动作牵扯到了伤势,刺痛感觉让少年忍不住咧了下嘴。

    算是在少林寺,伤势恢复远在学宫要快,但是这痛楚却不会有半分消减。

    揉了数处穴道,少年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心实在有些不明白,赢先生为何会突然给自己安排磨练拳法的对手。

    方才走出了门外,王安风便看到了身着灰色僧袍的圆慈,正站在门外不远处,似乎已来了许久,疾步前见礼,却牵动了双臂伤势,动作微有变形。

    圆慈微微皱眉,听得了少年解释之后,抬眸远看向那孤峰之处,双眸微眯,数息时间方才收回目光,转头看向有些疑惑的王安风,抬手轻抚少年头顶,缓声道:

    “无妨,今日……师父传你新的武功,不他的差。”

    “是我佛门第一掌法,永无穷尽,至刚至满顿悟为至空,方得终成。”

    “其名为,般若掌。”

    ps:第二更奉。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