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八十三章 依旧宁静的少林寺(12)
    正文

    那位少女闻言先是回了一礼,方才笑盈盈地道:

    “今夜叨扰尊下,心实难安,万望见谅。 ”

    “在下于雯。”

    “于是‘之子于归,宜其室家’的于,雯是‘云成章,曰雯’的雯。”

    复又抬手指了指那兀自还捂着自己脖子,惊疑不定的黑衣少年,哂笑出声,道:

    “这莽撞的人叫轩祝,尊下大可叫他猴子。”

    “性情恣意,便如同那山涧猿猴。”

    王安风点了点头,面神色沉静,心却感觉有些惊讶。

    眼前少女说话时候颇为温雅,如同大家闺秀,可却身着武者劲装,眉宇间英气逼人,不逊须眉。

    手所持战刀,更是和大家闺秀沾不一点关系。

    长三尺余,镡长尺余,首为大环,拿着麻绳给裹了两圈,正是大秦军人和贼匪们唯一相同的喜好。

    大秦马刀。

    而且……已用了许久。

    王安风将自己目光从那马刀圆环磨损了的麻绳收回,心若有明悟,便听到那少女含笑道:

    “至于今夜前来……”

    “说来尊下或者不信,在下三人只是路经此地,因为看到了新近榜的扶风藏书守,心喜不自胜,本来想要结为好友,却不想轩祝这厮过于跳脱,竟然直接出手……”

    摇了摇头,于雯面庞浮现歉意,再度抱拳一礼,道:

    “还望担待。”

    王安风侧身避开,没有受这一礼,摇了下头,示意自己并不在意。

    方才轩祝对他出手时候,只是朝着肩膀落下,并无半点杀机。

    若要从结果看,反倒是他硬吃了王安风数招,受了些轻伤,所以王安风现在并没有多少怒意,只是戒备之意大生。

    心里面知道这名为于雯的女子肯定没有说出实话,方才那解释里头不知有几句是真,几句是假。

    至于名星宿榜,这件事情自他在北武城击败了飞云剑客之后,心里面已经有了准备,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称号竟然只是扶风藏书守。

    这和原本没有榜的时候,不是一样吗?

    这究竟是谁起的?

    王安风的思绪略有偏移,但是很快便被拉了回来,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眼前三人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但是王安风也没有准备和他们深交,当下抱拳一礼,敛目道:

    “既如此,在下还要回学宫洒扫,恕不多陪。”

    “告辞。”

    于雯微微一呆,抬手欲要挽留,王安风已经转身,气行周天,运起了少林健步功的法门,脚下则是踩着道门九宫的路数,倏忽之间已经远去,只留下了个背影给三人。

    于雯放下手来,看着远去的少年,若有所思,突然摇头笑道:

    “看不出来,这位藏书守,还挺谨慎的。”

    年男子沉默了下,沉声开口道:

    “这样让他离开?”

    于雯摊了下手,道:

    “那又能如何?我们又不是什么绑匪……”

    声音微顿,复又开口道:

    “何况,交浅言深,乃是大忌。”

    “这才刚刚见面,便什么都说出来,也太过蠢钝啦,纵然是这只跳脱的猴儿,都做不出此等事情来罢……”

    轩祝闻言狂翻白眼,欲要反驳,却被少女以刀鞘轻轻敲在额头,神色微现迷茫,脚步踉跄,向后退了一步。

    于雯右手手腕一转,那战刀在她手翻转了两圈,随意扔在了轩祝怀,后者手忙脚乱将那战刀接住,其身怀九品内力,但是此时只是捧着那把战刀,面色竟然略有发白,双手十指死死扣住了刀身,不敢怠慢。

    少女转身,抬眸看着天弯月,背负着双手,慢悠悠地道:

    “走罢……回家。”

    “不知李姨姨睡了没……算了,明日早再去见礼。”

    行了数步,脚步不停,转头看向那年男子,随口问道:

    “对了,魁叔,这位藏书守,功夫如何?”

    年男子摇了摇头,道:

    “方才他如何察觉属下,实在不知,可能是他身那一枚玉佩功效,至于武功……”

    声音微顿,似在沉思,继而便开口道:

    “剑术很高明,内力功体和轩少侠仿佛,都在九品下。”

    “拳脚功夫看得出是大家之作,威力却相当……相当一般,想来是初入武道时候用来奠基,现在已经不堪大用。”

    “腾挪的功夫应该是道门的九宫步,轻身功夫和榜所说一般无二,确实很差。”

    “想来他大多时间都花费在了剑法的磨练之,所以其剑术虽高明,但是其他功夫都很一般,外功虽然未曾展现,但恐怕也如同星宿榜评价一般。”

    “极差。”

    声音微顿,年男子对这位少年下了评价。

    “这是个剑走偏锋的武者。”

    “不动如山,动如雷霆,一击绝杀。”

    “若要对敌,最好将其长剑夺去,限制于一地,逼其拳脚近战。”

    于雯抬手抚额,无奈叹息:

    “魁叔,咱们是有事相托,不是生死相搏啊……”

    为何我周围都是这般性格的人?

    少女心突然浮现许多无力。

    男子抱拳,沉声道:

    “是属下失言。”

    于雯摇了摇头,道:

    “魁叔你也有你的考虑,我又如何能因为想法不同怪罪于你?”

    男子点头,沉默下来不再开口。

    他刚刚虽然认错,但是因为原先的职位,实则却并不认为自己有错,跟在少女后面行了数步,忽然又想到了方才两人隐于一处时候,看到的那朴实无华却又精准地令人心震怖的剑术,脑海浮现出来一个想法。

    微有迟疑,却又摇了摇头,将这个荒谬的想法抛之脑后,只是沉默护卫在于雯身后一步。

    荒谬,太荒谬了。

    这个世界,怎会有年仅十四五岁的百战之士?

    男子看着前方少女,下了结论。

    大约,是巧合罢……

    …………………………………………

    王安风一路不停,运起健步功朝着学宫疾奔过去,因为距离也不十分远,只用了片刻时间便已经回去,直到踏过了学宫大门,少年心方才松了口气,一边平复内气,一边朝着风字楼而去。

    少林寺。

    直至此时,士才将外界的感知收回,他刚刚跨界指点王安风,精神难免感到些许疲惫,面却强撑着没有表现出半点异样,只是慵懒躺在了竹椅之,冷笑着看了一眼圆慈,道:

    “这便是你传给他的武功?”

    “我记得,那一招叫做‘反身断肘’?虽然未能全部施展出来,但是以金钟罩内功驱动,竟然只是打断了区区九品武者的架势,连轻伤都算不得。”

    “少林七十二绝技,难道都是这些糟粕东西?呵……烧了算了。”

    此言轻蔑师承,纵然圆慈心境颇高,此时也有些坐不住,诵经的声音微顿,睁开眼来看向士,沉声道:

    “毕竟只是奠基所用的少林长拳,能有如斯威力,已算不错。”

    士不去看他,只抬起眼来望着天穹,慢悠悠地道:

    “少林啊,武道正宗,七十二绝技……呵,好大的名头。”

    “我说了,这只是少林长拳……”

    士似乎未曾听闻,只是自顾自呢喃道:

    “七十二绝技……原来,只是七十二本垃圾吗?”

    “当年秦皇怎么没给你们烧了,啊呀,忘了,那时候你们的祖宗都还没出生罢?是我失言了,勿怪勿怪……”

    圆慈额角隐隐迸出青筋。

    赢先生收回目光,看向了圆慈,面竟不再是冷笑,而是温和儒雅,如同谦谦君子般的和善笑容,一字一顿,道:

    “七十二绝技呢……”

    圆慈两道浓眉剧烈抖动,猛然起身,有气劲如龙自双足处轮转而生,寒声道:

    “许久未动手,你怕不是是皮痒了!”

    面对隐隐发怒的‘忿怒明王’,士只是背负了双手,皮笑肉不笑地挑了挑嘴角:

    “呵……”

    声音未落,那边坐着看戏的吴长青神色微变,右手抬起放在唇前,重重咳嗽了两声,自个儿则以惊人的身法速度,靠在了躺椅之,抬手拎起来一本看过了的医术挡在身前。

    在这孤峰之,伴随着异样的波动,现出了身着蓝衫的少年。

    王安风适应了眼前环境的变化,看到了在这孤峰之,师父盘腿诵经,士神色淡然,看向远方天穹,而二师父则依旧沉迷在了医术里面,突然感觉无论外界动荡,这里依然如故,不由得在心叹息出声。

    少林寺,今日也很宁静呢……

    ps:第一更奉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