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八十一章 胧月(12)
    正文

    王安风注意到了古建章神色的惊讶,索性主动将这枚白玉解下,递给后者,道:

    “古大哥方才说‘胧月配’……”

    “想来是认得这东西?”

    古建章眸闪过一丝诧异,点了点头,接过了这枚白玉弯月,手指摩挲,当察觉龙首之处隐有吸纳内力感觉的时候,面浮现了然之色,道:

    “果然如此,果然是那胧月配。 ”

    “一直只是听闻此玉传说,却不曾想能在今日得见真容。”

    言罢轻笑,手掌在玉佩身摩挲了下,触及那精巧难言的飞龙浮雕时候,眼浮现了明显的惊叹神色,摩挲了两下,将这显然是不凡之物的玉佩递还给王安风。

    复又抬头看了一眼方才严令两人离开的方向,笑了一下,双眸之隐有些许乐见其成的笑意,右手折扇合起,在左掌掌心处轻轻敲打了下,道:

    “严兄和赵师妹……呵,算了,不管他们。”

    “想来待会儿肠肚饿了,自然会回来。”

    摇了摇头,朝着这宅邸之抬手虚引,笑道:

    “安风,昌,且先进来罢……”

    “我也和你说说,这胧月配的事情。”

    这宅院有三进三出,颇有曲径通幽的妙处,苏昌方才从王安风这里得了消息,有些按捺不住性子,便先去了内室,要和好友炫耀得瑟,古建章则和王安风并肩徐行,看着天际隐隐浮现的弯月,悠然道:

    “龙首吞月华。”

    “前朝夫子刘昼著有《新论》七篇,里面兵术一章曾言,列宿满天,不及胧月,形不一,光不同也。”

    “你这玉佩便以胧月为名,若是那篇经记载不错,应当是位列于三品的异宝,至于这胧月配有何等妙用,或是其来历,我亦是不知。”

    古建章脚步微顿,侧身看着王安风。

    面浮现些许歉意,复又道:

    “这些东西,恐怕需要你自己来研究,可以在风字楼查些典籍。”

    “毕竟这等三品异宝,不同于下三品的利器兵刃,大多都有其来历,如同武者只凭借内力深厚,无缘得入三品一样,天下宝物,若单纯只有材质的优异,是无法越过七品龙门的。”

    王安风点了点头。

    他在风字楼呆了数月,又在隐世名门青锋解的藏书阁呆了足足三天时间,对于江湖许多事情也有了基本的认识,不像是在大凉村时候,对于武道常识一片茫然。

    下三品和三品之间关隘,并非是如同七**品时候,积蓄内力可以突破,但是一旦突破,则有翻天覆地之变化。

    《三秦记》云:龙门山在河东界,禹凿山断门,阔一里余,河自流下。两岸不通车马。每暮春之际,有黄鲤鱼逆流而,得者便化为龙。即有**随之,天火自后烧其尾,乃化为龙矣。

    因为这一关隘极其特殊,因而称之为龙门。

    古建章轻推开了虚掩的木门,侧身看向沉思的少年。

    “进来罢……”

    ……………………………………

    这间宅邸是古建章父母为他在学宫附近置办,今日来此也只有数位相熟好友,自请了酒楼大厨过来,为王安风接风洗尘。

    而这一顿家宴吃下来,严令和那少女也未曾回来。

    按照苏昌的说法,那便是赵师姐怕是给气得不轻。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俊秀少年已经满脸的红晕,显然已有了三五分醉意。

    家宴之,众人都是年少轻狂的时候,谈天说地自然不提,那酒楼大厨掌勺已经有十余年的火候,拿了大把银钱,将自家的功夫施展了个十成十,做出的饭菜香气扑鼻,滋味浓厚,众人从晚霞初生一直吃到了月天时候,方才酒足饭饱。

    只因为天色已迟,苏昌等人索性直接住在了古建章的这处宅院里头,而王安风则是因为还得回风字楼洒扫,故而只得独自起身告辞。

    苏昌抱着一坛美酒看着王安风,眉目间满是醉意,打了个酒嗝儿,道:

    “安风,你真的不要留下来吗?”

    “反正,反正往日里,风字楼没有藏书守的时候,不也一样这样过来了?”

    “也未曾听那任老头儿说些什么……”

    王安风失笑,道:

    “职责所在,哪里能够推脱?”

    复又看向古建章,抱拳道:

    “古大哥,那我便先走了。”

    古建章点头,将他送出了门外,道:

    “路小心。”

    王安风点了点头,并不大在意地笑道:

    “这里离学宫也只有片刻路程,又能出什么事情?”

    “古大哥还是先回去照顾昌他们罢。”

    “他酒量一般,方才却喝了许多,怕是已经醉得厉害了。”

    古建章点了点头,方才要说些什么,突然听得了一阵干呕声音从宅院里面传出来,青年神色骤变,只和王安风急急说了两句话,转身便朝着宅邸里头冲去,脚步匆匆,神色颇有惊惶。

    王安风微怔,随即便意识到这怕是哪一位学子喝大了,继而便自心升起了侥幸之感。

    果然,师父说的不错。

    酒不可沾。

    颇有感触地摇了摇头,王安风含笑看了一眼院子当手忙脚乱,没有了君子风度的古建章,转身朝着学宫方向离去。

    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子时,若是在那花红柳绿,笙歌不绝的烟花之地,现在可正是一整天最热闹的时候,往来恩客络绎不绝,身着薄纱裙衫的美人女子往来迎送,纸醉金迷,丝竹之音数里可闻。

    可这学宫附近,却是一片安静,唯独有星月在天,银光泄地。

    古建章这一处宅邸所处的地方颇为幽静,此时道路唯有王安风一人独行,少年将腰间白玉取下,抬手举在眼前,正好对着天明月。

    月光皎洁,这胧月配似乎越发晶莹剔透,飞龙浮雕其,隐隐似在游动,龙首之处,丝丝缕缕若有若无的烟霞逐渐汇聚。

    王安风呼出口气来,轻声道:

    “龙首吞月华。”

    正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了细微轻响,混杂在了王安风脚步声,如同幽影一般,缓缓靠近。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