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八十章 熟悉之人(22)
    正文

    王安风看着眼前干笑的好友,无奈叹息一声。

    右手一撑地面,腾身站起,挥手拍打身的灰尘落叶。

    方才任老出手直接锁定了他们两人,所以王安风也得了个和苏昌一般无二的下场,如同个蹴鞠一样翻滚下来,混没有半点还手之力,此时身沾了不少灰尘。

    随手将黑发粘的一枚绿叶摘下,叶片的边缘已经隐隐有些许鹅黄色,但是却依旧水润,并不曾干枯。

    虽然进了秋天,但是还远没到天下枯的程度。

    松开手来,任由那绿叶飘落在地,王安风看着旁边捂着自己额头,呲牙咧嘴的苏昌,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道:“好了,昌,说吧,你来寻我究竟是有何事情?”

    “总不至于只是为了惹怒任老,赚得个肿包回去?”

    苏昌闻言身子微僵,放下来捂着额头的手掌,挺直了身躯。

    目不斜视,义正言辞地道:

    “你真是……好不容易回来,身为朋友,自然是要给你接风洗尘。”

    “何况,你还了星宿榜,不也值得庆贺一番?”

    一边说着,俊秀少年拿自己肩膀轻轻撞了撞王安风肩膀,挤眉弄眼,压低了声音,道:

    “然后……嘿嘿,安风你这番去了青锋解,可曾见到了那青锋解的弟子?”

    “是不是,都是寻常地方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王安风张了张嘴,无奈看着眼前的俊秀少年,竟颇有些恍然隔世的感觉。

    知慕少艾的少年。

    一不小心说错了话,被长辈惩处的学子。

    这与他之前死里逃生,与前辈论武的经历相差实在是太大,一时间竟然未能够调整过来心态,微有失神,突然肩膀传来一股力道,却是苏昌见他迟迟不回答,右臂直接勾在了他肩膀,用力晃动了下,腆着脸凑到他身边,再度问道:

    “啊呀,安风你说话啊……”

    “到底有没有?”

    “我猜,肯定是有许多许多出色的美人儿,和当日来咱们学宫的那四位一样,再不济……”

    “再不济也应该是要咱们学宫的那群母老虎们好看的!”

    声音微顿,苏昌左右探视了下,再度开口嘟囔道:

    “我跟你讲啊安风,我这问题又开了个盘口。”

    “你可千万别打击我……我大半的身家都压去了的。”

    王安风闻言面神色微呆,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少年,见其五官俊秀,双瞳微微发亮,却又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加额头哪块凸起的红肿,以及所谈及的话题,不知为何,竟然给王安风一种……一种猥琐之感。

    我刚刚竟然会以为这个家伙在知慕少艾?

    王安风呼出口气来,抬头看向天空。

    知慕少艾,执手偕老。

    我真是污蔑了这一句诗。

    叹息一声,王安风看着苏昌,也不挣脱他勾在自己肩膀的手臂,开口道:

    “果然果然,向来只有起错的名字,而没有叫错的外号。”

    “苏赌徒,名不虚传。”

    苏昌眯了眯眼睛,并不着恼,嘿然笑道:

    “过奖,过奖。”

    “走吧,安风……严令师兄,还有古兄他们,还在等着你。”

    在旁观者眼,便看到了方才滚落风字楼的两个少年人,勾肩搭背朝着风字楼远处而去,身的灰尘也还没有拍打干净,看去多多少少有些狼狈和邋遢,可在这血色夕阳之下,却又有着那些成熟之人难以拟的朝气。

    “到底青锋解的师姐们长得如何哇……”

    “……”

    “你倒是说啊。”

    “……风华绝代。”

    “嘿,那便是最好。”

    苏昌嘴角挑起,满足地低声咕哝。

    他的面貌俊秀,一双黑瞳澄澈如湖,若是和人对视,往往便能够让对方感觉到诚挚和宁静,此时天边云霞似血鎏金,倒映在那眸子里头,却分明是银钱的模样。

    那便最好。

    又能赚一笔。

    少年心雀跃出声。

    …………………………………………

    三月之前,王安风刚刚来了这扶风学宫的时候,和苏昌等人第一次正式见面,是在郡城当的天风酒楼,苏大赌徒刚刚做了笔大买卖,挣得了许多银钱,大方请客。

    可今日这等情况,一来这赌徒才刚刚开了盘口,荷包几乎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二来……时间也不允许。

    天色渐晚,若是去城酒馆客栈,回来时候极不方便,而且,有那位法家少女在,严令师兄是决计不可能在夜间前往城酒楼林立的地方。

    学宫附近一处幽静院落外头。

    王安风看着那位神色颇为木讷的青年,以及他旁边身着青碧长裙的娇俏少女,明白了苏昌所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面神色不变,抱拳见礼,笑道:

    “严师兄,赵师姐。”

    “许久不见了。”

    那赵姓少女笑着点了点头,答应下来,而严令却看着王安风,颇为认真地道:“安风你此言差矣,算算时间,你们离了学宫前往那青锋解,也只不过花了一个月而已,算不得多久。”

    “《论语·述而》曾云,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

    “这才只有一个月时间,哪里能算地是许久?何况平常时候,你我也没有办法日日相见……”

    苏昌习以为常地叹息一声,王安风见得这久违一幕,倒也有些怀念,唯独那赵姓少女似乎忍无可忍,抬脚在严令小腿不轻不重地踹了一脚,咬牙切齿道:

    “你够了……你是法家学子,为何名家那帮诡辩之徒都能说?”

    “还有,我法家典籍众多,你身为法家大师兄,能不能不要总用儒家经典来辩驳别人观点?!”

    严令挨了这一脚,吃痛道:

    “赵师妹,我是师兄,你要……”

    那少女跺了跺脚,抬起双手捂住耳朵,重重摇头,转身边走:

    “我不晓得,我不晓得!”

    严令微微一呆,继而便堪称本能般,拔腿便追,他们本来是出来迎王安风两人,现在却把两人扔在了外头,自顾自而去,看得少年目瞪口呆。

    苏昌抬手搭在王安风肩膀拍了拍,摇头叹息道:

    “他们总是这样……”

    “习惯好,习惯好。”

    说着眉头微微皱起,道:

    “只是不知道,为何古大哥总喜欢让他们出来招呼客人。”

    “莫不是读书读傻了?”

    便在此时,这宅邸里头传来了一声朗笑,身着月白色儒衫的青年推门而出,眉目含笑,看着苏昌,道:

    “昌你可是又在安风面前说我的坏话?”

    “我可是听着了。”

    苏昌翻个白眼,不客气地道:

    “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而且,‘又’之一字,从何而来?”

    古建章见状笑出声来,可即便是这大笑时候,其一举一动,也都符合《礼》种种要求,儒雅从容,这一点,自王安风初来扶风学宫,在学宫门口见到他捧卷诵读星宿榜排名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未曾变过。

    王安风有时都会怀疑,眼前的青年在何等的情况之下才会失态。

    便在此时,古建章侧身看向他,嘴角含笑,刚要开口,视线却落在了少年腰际,那一块月白色弯玉之,视线微凝,神色微有惊异,道:

    “飞龙缠月……”

    “这是,胧月配?”

    ps:第二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