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七十九章 欢迎回来……来自好友的欢迎(12)
    正文

    这一结果,在宇则的预料之。

    这也代表着,潜藏在这件事情背后的势力,并未曾真的把这件事情,起码是没有把王安风等人看的太重,未曾出动真正的高手。

    换言之,也是以这几个晚辈为诱饵,已经钓不出多大的鱼了。

    心转念,宇则挥手让那属下退去,随手一抛,手三尖两刃刀斜向后飞,落在了兵器架,用力均匀,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转身大步朝着书房而去。

    提笔蘸墨,在浅金色信笺之,一如既往地写着询问和弹劾的字,笔触刚硬,一如其人,他是个单纯的军人,十四岁从军至此,生死磨练,已经有三十四载,固执而死板,毫无半点政治敏锐。

    五月初那件事情发生,据此已经过去了两月有余。

    但凡是个不甚愚蠢的官吏,都能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但是他却写了一封又一封。

    将这一封奏折写好,宇则陷入沉默,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片刻之后,起身去了内室,将房门锁好,方才取出了一份新的白纸,蘸墨凝神,将事情大略写了一遍。

    微微一顿,在最后写道:

    “臣,宇则三叩首。”

    “皇……”

    “陛下。”

    神色郑重,笔触认真,一丝不苟,如同当年。

    ……………………………

    扶风学宫·风字楼

    这巍峨风字楼,与王安风离开之前相,未曾发生丝毫的变化。

    少年放轻了自己的动作,悄声推门进去,扑面而来便是一股久违的笔墨清香,直通百丈高的楼梯之,有一位位身着儒衣或是道袍的少年少女捧卷默读,神态认真。

    在这风字楼底,有阴阳太极,和天穹众星相对,阴阳相交之处,卦象汇聚之所,平放一案几,青袍老者端坐在后,神色认真,翻看着手竹简。

    未曾抬头,便有苍老的声音在王安风耳畔响起:

    “回来了?”

    王安风微微一怔,将心那重回故地的怅然按捺住,稍微加快了些脚步,走到了那老者身前三步之处,抱拳行了晚辈之礼,道:

    “晚辈见过任老。”

    青衫老者抬起头来,不知是否是王安风错觉,他只觉得不过一月未见,眼前老者面竟然多出了些许萧瑟苍老,不复原本的清矍,嘴唇未张,便有声音在少年耳边响起:

    “经历……如何?”

    王安风闻言略作回想,放低了声音,将这一次青锋解之行原原本本给老者讲述出来,因为在第一次拜会掌门和大长老时候,大长老的异常反应,少年下意识地详说了大长老的事情。

    说她依旧如同二八年华,说她武功越发深不可测,说她气质清冷安静,如同是从玉虚宫踏步下来的瑶池飞仙,一指点出,天地变色。

    任长歌沉默了许久,王安风垂首站在身前,并未异动。

    虽然他还不到能够了解这些前辈们爱恨情仇的年纪,可也能够感受到身前老者身无法抹去的悲怆。

    如同那年冬至时候,负手站立在落雪之的赢先生。

    王安风心略有明悟。

    “可以了……足够了……”

    “你自去吧。”

    任长歌双眸之恢复了原本的神光,自觉失态,却已经懒得遮掩,挥手让王安风退下。

    后者再度抱拳一礼,转身离开。

    便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并不激励的破空声音,少年下意识抬手,将射来东西握在手,只觉入手一片温热,触手滑腻,竟然是一块好的美玉,呈弯月模样,面以极精巧的手法,雕琢了飞龙缠绕的图案。

    王安风站在原地,侧身看向老者。

    任长歌已经自顾自低头看着书卷内容,不去管他,王安风手指摩挲了一下那玉珏,心里明白过来。

    这应该是任老给自己的……酬劳?

    少年摇头轻笑。

    这玉既然是出自任老这种武道前辈之手,应当并不是寻常的饰物,想来还有其他神妙用处,只是自己不好去问任老,只好想办法查些资料。

    王安风将那玉珏随手挂在腰。

    抬目微扫,发现自己常去的那一处角落此时正好无人,索性过去盘坐于书架一侧,顺手抽出一本书来,正是次未曾看完的游记,心里面甚是舒服。

    少年突然便有些明白过来。

    为什么傅墨夫子那般不喜欢离开扶风学宫。

    换我在这种环境生活四五十年,我恐怕也不会愿意离开了吧。

    王安风在心感慨一句,便将注意力放在了手那卷游记当。

    因为这一月来,行走过了扶风郡许多县城,纵然每每一两日便会再度离开,但是也看到了许多前所未见的生活风俗,此时和书字印证,便会在心升起原来如此的恍然之感。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便是如此。

    读书很容易让人沉迷进去,等到王安风觉得自己的脖子有些酸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被如同血液一般的色泽占据,落日熔金,云蒸霞蔚,艳丽的色泽在远空此地铺展开来,一个少年正站在了自己身前。

    身着浅蓝色衣裳,唯独双袖月白,面目俊秀,颇有两分吊儿郎当的浪子模样,此时正双臂环抱在胸,满脸无奈地看着自己。

    看模样,已不知来了多久。

    王安风眨了眨眼。

    此时他还沉浸在书世界,不能自拔,看去如刚刚睡醒过来,神态茫然,还颇有两分无辜,看着前方少年,似在回忆,呆了约莫有三四息时间,方才回过了神,道:

    “苏兄?”

    那俊秀少年翻了个白眼,一手重重拍在王安风肩膀,后者手掌微颤,克制住身体本能的反击,以使得自己不会下意识一拳反击回去,尚有两分茫然的思维倒是因之而清醒过来,便听到了那少年压低声音,道:

    “早跟你说了多少次,叫我昌便是。”

    其正是王安风初来扶风学宫时候,拿他开了赌局,在兵家学子身狠狠赚了一笔的阴阳家学子苏昌,亦是他在学宫当,为数不多的朋友,此时正眉目微挑,装出了不愉的神色。

    王安风失笑,从善如流,低声道:

    “那……昌,过来找我有事吗?”

    苏昌狂翻白眼,道:

    “怎么的,意思是我无事便不能来寻你了?”

    “你们出去了一个月,好不容易回来竟然不去找兄弟们喝酒,而是躲在这里看书……,若非是有人看到了拓跋月,我们还不知道你回来了。”

    说道这里,似乎是有些恼意,伸手从王安风手夺过书来,嘴里嘟囔道:

    “看书看书看书。”

    “整天知道看书,这书里面是有美人儿还是有黄金啊,我看你再看下去,要未老先衰,和那任老爷子一个模样了。”

    他虽生地俊秀,可却颇有游侠疏狂之气,否则也不可能被人以‘苏赌徒’之名称呼,此时见到了久违相见的好友,一时得意竟然说出了相当大胆的话。

    方才说出口,便察觉自己失言,身形微有僵硬。

    悄悄抬眸看向风字楼下案几,看到了那青衫老者依旧如常,正神色平淡地看书,似乎未曾察觉他所说的话,也没有恼怒,心不由得便微松口气。

    还好还好……

    下一刻,尚不等他有什么反应,便被一股大力席卷,如同滚球一般,直接翻滚出了风字楼,一路不停,从那九级台阶滚了下来,身沾满了灰尘和落叶,重重砸在地面,引来了行在路的学子轻笑。

    足足数息之后,苏昌方才缓过劲来,撑着地面爬起身来,抬手捂住了自己发青的额头,触及那肿起的部分,不由嘴角一咧,倒抽了两口冷气。

    好痛好痛……好辣的手。

    对了,安风怎么样了?

    才一转头,便看见了旁边的王安风,身同样有着落叶灰尘,似乎未曾想到自己也遭遇了这种待遇,脸尚且还有两三分的茫然无辜,呆滞了数息之后,目光闪烁,落在了苏昌身。

    后者干笑,道:

    “欢迎,欢迎回来……”

    ps:今日第一更,稍微迟了些,但是放心,不会少的。(抱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