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七十八章 微有波澜(2/2)
    正文

    车辕黑衣青年笑了一声,道:“老伯,往后走神儿,可勿要停在这大道央了。 ”

    “驾!”

    右手一扬马鞭,那鞭梢在空划过了一道曲线,在骏马身轻轻扫过,后者吃这一惊,迈开步子,拉着马车朝前面走去。

    “定松?方才怎么了?”

    车厢里面传来温柔女声,一只纤白如玉的手掌撩起了月白色绸布,露出了半张面颊,眉目含情,一身青碧长裙,气质殊绝,竟不似凡尘人,那黑衣青年朗笑出声,并不回头,只是道:

    “无事,只是一老伯似在想些事情,站在道路央,是以停下。”

    “外头风大,主母还请放下门帘来。”

    那女子点了点头,将那月白绸布放下,隐约一瞥,另一只眸子竟如绝世美玉,闪动青翠光色,全部面目则如雾里看花,根本看不真切,隐约看到的轮廓却则颇为柔和,想来极美。

    那青年再度扬起马鞭,轻喝出声。

    骏马长嘶,马蹄之下隐有云雾升腾,速度再度提高了数筹,可那马车却是极稳,一路绝尘而去,消失在了偌大的扶风郡城当。

    ……………………………………

    王安风等人自不知道那青年和女子交流,好不容易回来了扶风郡城,众人心都有一种放松的心情,即便是如薛琴霜,面神色都明显有些懈怠,一路乘马往扶风学宫的方向而去。

    自扶风郡城出发的时候,方才是六月初,天气正热,可这个时候已经迈入了七月。

    《诗》云:七月流火。

    大火星西行,夏去秋来,天气转凉。

    可任由四季轮转,扶风郡城一如既往,扶风学宫亦是一如既往,安静伫立在原本的位置,看着那世事变幻。

    在踏入学宫之前,王安风回身西望。

    那一座百丈高楼在他的视野之,依旧高高伫立,飞檐之下悬挂金铃红绸,随风而动,此刻因为方向问题看不到另一面的那个墨字,可依旧不减其浩大磅礴。

    大秦扶风,扶字楼。

    王安风双眸微眯,脑海当,复又想起了尚在青锋解时候,酒自在前辈一手拎着那硕大酒壶,另一只手张开,伸出三根手指在他身前摇晃,神态颇为认真。

    ‘第三个条件,大秦扶风郡,扶字百层楼。’

    ‘你若能到第三十层,我便答应你!’

    扶风郡有扶风二楼,皆高百丈,冲天而起。

    风字楼,取乘风而起之意。

    而扶字楼,取的是匡扶天下之理。

    这段时间他在路也曾经时时思索,风字楼有天下藏书第十,以助广大学子乘风而起,直九霄,那扶字楼有些什么?

    又是什么,可以匡扶这大秦的天下?

    那边百里封已经在叫他,王安风敛目,收起了心杂念,转身进了扶风学宫当,不再看那坐扶字楼,步伐平静,未曾有丝毫的心动。

    武道盛世当,能有什么可以匡扶天下?

    少年叩问自己。

    唯武之一字。

    结合酒自在前辈所说的话,显而易见,在扶字楼有关于武者方面的考量。

    能够直入三十层,应该是代表着对于武者实力的一种肯定。

    若是在青锋解一行之前,他或许还有有些好,想要去看看自己现在的实力,想要见识见识大秦扶风的底蕴之一,看看自己究竟达到了怎样的程度,但现在却已没有了这个念头。

    在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曾千里奔袭,死里逃生。

    曾直面七品武者追杀,心惶恐。

    也曾感受了剑圣剑法的玄奥莫测,见到了那白衣少女弹剑清啸,引动了百剑长鸣,其音清越。

    看到了三品宗师酒自在随手便是一招,一身武学修为,难以测度。

    更看到了书生抬棺持血刀,大长老挥袖饮酒,随手一指。

    便碎了三千里的天色云光。

    他在一年之前,在大凉村时候,刚刚开始修行,盘坐吞服丹药,打坐内功,背负千斤重担,以拳断树,每日勤修不辍,自以为算是勤奋,以为能把少林长拳修炼到了循环无端,将内功修行到气行百脉已经很是厉害。

    这些在当时自己眼,如同高峰伫立。

    可当自己费劲了千辛万苦,爬了山顶之后,看到的却是极目的崇山峻岭,雪峰高原,云蒸霞蔚,气象万千,真真正正磅礴大气的新世界,而自己原本以为的高山,不过是矮峰一座。

    江湖风波恶。

    任重,而道远。

    王安风抿了抿唇,在心里头打定了主意,非要修行到了七品武功,再去那扶字楼。

    众人进了学宫,复又同行了约有七八分钟,傅墨夫子便停下脚步,说了几句话,让几人以后常去他那里走动,急不可耐,拉着骏马往东而去。

    那匹来自于青锋解的骏马本来气宇不凡,浑身无有一根杂毛,如天山积雪一般,寻常青锋解弟子行走天下,美人异马,彼此增色,可谓是相得益彰。

    可此时左右两侧都用粗大麻绳捆缚了许多材料,被个邋遢老者拽着马缰往前走。从背影看去,倒和寻常人家用来背柴的驽马没甚么差别。

    王安风数人目送着傅墨远去,也此分别,拓跋月和薛琴霜自回去了学宫住处,百里封则要去他那位夫子那边一趟。

    王安风则是先将青骢马带回了自己的小木屋,给马槽里放了些好草料,黄豆鸡蛋,方才前往了风字楼,准备向任老回禀藏书已经送到。

    看着周围风景,竟然也有一种怀念放松之感。

    回来了啊……

    …………………………………

    扶风郡城·大将军府。

    秦皇麾下,镇压扶风郡的七十二国柱,宇则便在此处居所,此时正手持兵刃,随意演练一路长兵套路,武功修到他这般层次,早已经不在乎招法规矩,只是随心所欲,威能便已经不下于那些江湖等武功。

    突然有一覆甲男子大步而来,在院落之外便止步,半跪在地,抱拳行礼,垂目不敢看宇则,只是高声道:

    “回禀将军,扶风学宫一行,已回了郡城。”

    “无有损伤。”

    宇则闻言,眸子微眯。

    ps:今日第二更奉

    感谢fisher慢渔夫的万赏……

    加更,我一定会还的(呐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