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七十七章 回归学宫(12)
    正文

    少林寺。

    感知到北武城那年男子异状,赢先生嘴角略有弧度掠起,躺在竹椅之,右手五指当,却只剩下了一枚玉珠,随意抛动。

    另一枚玉珠,被他在昨天夜里弹出了王安风手腕佛珠,落在了那少女身,继而接机将公孙靖拉入了这个世界。

    圆慈在一旁双目微阖,口低声诵经,念完了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之后,未曾继续,而是睁开眼来看着颇为懒散的好友。

    虽然其面目依旧冷峻如常,可他二人相知许久,已是知道了后者此刻的心情颇为不错,皱了下眉头,放下双手,颇为郑重地开口问询道: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玉珠抛弃,被拈在两指之间,士并未抬头,只随意道:

    “你猜。”

    圆慈微微皱眉,心对于士这等毫不在意的态度颇为恼怒,他二人性情一个刚直温醇,一个却傲慢不羁,能有如此交情只能说是缘分使然,可纵然已成了好友,也常常恼怒其性情,若争执不下,每每便会动手。

    一旁吴长青察觉气氛不对,笑着插口道:

    “哈哈,圆慈大师何必动怒?这赢先生的想法,老头子都能猜得到两分,你岂会猜不出来?”

    声音微顿,见将两人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自己身,老人心微松口气。

    想不到这一把年纪,竟然要做这等和稀泥的功夫。

    这两人,不能让老头子消停一会儿。

    心叹息,若此时还是十六七岁的少年医者,恐怕早已经狂翻白眼,自点了自己耳朵穴位,任由他们去吵,可此时却做不出这等事情,面依旧温和,抚了抚须,笑道:

    “圆慈大师,可是忘了安风所求者为何?”

    圆慈微怔,若有所悟,便听得老者复又开口道:

    “这等事情,自古以来便不是一人之力能够做得到的。”

    “这是其一,第二嘛……安风之后应当有数年时间得要在扶风学宫,好生修行武功,哪里还有时间去搜集这些名唤遗珍的小珠子,可没这个遗珍,便无法学得神偷门绝学。'

    “等到日子过几年,安风的修为日渐精进,便是真的无法去学那江湖数一数二的轻功绝学啦。”

    “是以我猜先生此举,一则是为了日后安风行为方便,二来,也是为了能尽快发动人力,搜集那些遗珍珠子”

    言罢,吴长青抚须看着士,含笑道:

    “不知,老夫说的可对?”

    那士冷笑一声,并不答话,脸满是讥诮之色,可圆慈和吴长青早已经摸清了他的性子,知道这起码是说对了不少,士方才会有这种反应,圆慈面神色微霁,可心却还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吴长青已靠在自己躺椅面,突然又笑道:

    “不过,昨夜里,那叫做公孙靖的后辈,估计是给吓得不轻。”

    “龙骧骑的杨老太公,嘿,算是吾等前,怕也不是对手。”

    圆慈微微颔首。

    士懒得搭理他们,右手手掌一翻,将那颗圆珠收好,双目狭长,微眯着望向这虚假的世界。

    右手食指屈起,轻轻敲击在了竹椅负手之。

    一下,两下。

    眸子里面浮现出的,有着异样的光。

    大秦。

    真正的江湖和世界。

    真正的……

    手指最后敲在了竹椅扶手,发出了清脆的声音,远远荡开。

    他和圆慈,吴长青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

    吴长青所说,确是一部分理由,但是却并非是全部。

    骄傲如他。

    又怎会永为他人幕后?

    嘴角挑起嘲弄弧度,却又想起了那少年模样,神色微微一滞,突然便有些底气不足。

    嗯……最多,偶尔,可能顺手帮一下。

    手掌摊开,抚在竹椅扶手之,士阖目,不再乱想,悠然低语出声。

    “江湖啊……”

    ……………………………………………

    北武城。

    在饮下了解酒的药物之后,傅墨清醒了许多,能自我运功,那美酒后劲虽然大,可是他一身的纯阳内功也不可以小觑,不过半个时辰不到,已经将酒劲全部驱散,恢复了清醒。

    本来说好是今日便走,却因为自己的缘故,在这北武城又盘亘了一日光景,傅墨心颇有羞愧之情,于是便将那位珍阁阁主的邀请,推辞了个干干净净,第二日早,便起身出发。

    这北武州城,距离扶风郡城,有超过七百里距离。

    若是纵马疾驰,不过是两日时间,便绰绰有余,可傅墨要顺路搜集些材料,一路绕来绕去,倒是去了不少县城,对于其他事情面颇为迷糊的老者,在寻找材料这方面,堪称是老辣,每每便有斩获。

    因为心有歉意,傅墨在途,给王安风等人各自做了个墨家机关。

    限于材料以及王安风等人修为,未能有什么特殊的效用,但是毕竟是出于三品高人之手,于细节处值得称道。

    五日之后。

    以青锋解为心,方圆七百余里,压抑了许久的矛盾终于凸显,各地县城,明面依旧是一如往日的模样,未曾显现丝毫异状,但是在暗地里,却已经进行了不知多少次的明争暗斗。

    因为畏惧于青锋解名头,未曾用出了出格的手段,但是也已经出现死伤,众多帮派之,以巨鹏帮最为出彩。

    其帮主公孙靖,据说当年是军行伍出身,在周围帮派当,向来是以通于谋略设计而为人忌惮,却不想其心计也是颇深,竟然一直隐藏了真正实力。

    此次出手,一手战阵枪法当,竟然蕴藏着百战残还,孤勇惨烈的气魄,前所未见,以雷霆之势出手,硬生生将另一帮派的帮主击成了重伤,继而趁着众人不备,许多个后手一同发难,生生吞下了这次的五六成地盘。

    纵然在这青锋解影响范围之内,指不定何时便会被除去,但是其风头确实是一时无二。

    半月之后,扶风郡城。

    一位老者带着三男一女,四位少年人,走过了那长达九十九米的甬道,看到了那巍峨伫立,气势磅礴大气的两座百丈高楼,几乎有潸然泪下的冲动,昂首长呼出一口浊气,道:

    “终于……回来了。”

    “扶风郡城!”

    心一时间五味具杂,难以言说,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地熟悉,令人心欢喜,想到这段时间行走四方的幸苦,心更是下定了决心,往后无论说什么,都再也不离开这扶风郡城了。

    绝不!

    心念至此,便不由得在心升起了一股刚硬之感,觉得那老杂毛夫子也不算如何,自己若要拒绝,想来他也无能为力……

    若要再算计我,我……我罢课!

    再联合众位好友,好好质问一番……

    正在心想到要如何和那老杂毛分说时候,耳畔突然传来一道青年嗓音。

    “喂喂,老伯,回神儿了啊!”

    马车一黑衣青年颇为无奈,翻了个白眼,扬鞭指了指路,道:

    “你挡着路了……”

    “啊……额,抱歉抱歉。”

    方才在脑海拎着夫子暴揍的傅墨身子一颤,连忙牵马侧在一旁。

    面神色一如既往地和善。

    ps:第一更……

    感谢白光岩的万赏,嗯,像是之前说的,每一周起码都会有一次加更的,以咸鱼之名起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