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七十一章 机缘巧合(12)
    正文

    旁边薛琴霜见他神色变化,知道其颇为动心,轻敲了下杯盏,将王安风等人注意力吸引过来,笑盈盈地道:

    “想来傅墨夫子尚且还要些时间,我们在这里干等着也是无聊。 ”

    “那擂台离这里特不过十来步远,不如去看看?”

    “等夫子出来,再一同离开,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大家意下如何?”

    王安风闻言心微动。

    在此行之前,他对于自己和同辈人手段并没有太大在意,但此行之后,便有一根刺梗在喉,若想要知道白虎堂的事情,则必然是要和这大秦天下,那些最杰出的年轻武者放对,由不得便会有许多心。

    此时想着,算不能给和那位星宿榜少侠交手,看看其他武者的擂台,也大约可以猜得到寻常武者的武功高下,登时便有些意动。

    百里封神色大喜,将手茶盏一放,道:

    “这事情好啊,我早坐不住了。”

    拓跋月面则浮现出了三分犹豫之色。

    她面容娇丽,行为举止看着都大气地很,但是在这四人当,最为心细,性格保守,有些担心出了什么岔子,却又想着此为大秦州城之内,离三品的夫子也不过只有十数米之遥,应该也没什么事情。

    再说,身为外域之人,她对于大秦星宿榜,亦是有许多的兴趣,便也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有意见,只是忍不住又开口道:

    “勿要太沉迷了好。”

    眼见着这数人只是片刻便要出去看这场热闹,画心心里一个咯噔,面强笑着插口道:

    “既然诸位少侠有这个兴致,二楼窗台处看看也是了,有琴音香茶伴着,何故要和那些武人们挤在一起?”

    百里封起身笑道:

    “我等便是武人,自然应和武人挤在一起,多谢画心姑娘美意了。”

    “待会儿夫子出来,可要劳烦姑娘通报一声。”

    女子脸笑意微有僵硬,话已至此,也只好裣衽一礼,答应下来,目送着这四名少年离开,心颇为暗恨自己为何要提这么一件事情。

    却又觉得,这几名少年出身既然不凡,却又为何要不矜身份,偏生要和那些臭烘烘的武者们挤在一起,岂不是自掉了身价?

    ……………………………………

    珍阁建筑,在这北武城最是高大,号称其内有森罗万象,只要是人需要的东西,算是你要找个拎着顺手的青竹竿,不容易砸破的乞丐碗,里面都不会缺。

    北武客栈能在珍阁对面这寸土寸金的地方盘下了好大一块,开了客栈,自然是当得起财大气粗四字,擂台摆起来也是极为阔气,此时人虽然多,也不至于说围得满满当当,连条缝隙都没有。

    四人便从这缝隙里往里面钻去,若是寻常江湖人,修炼外家功夫,筋骨粗大,是进不去的,可这四人都还是少年年纪,不成问题,或有闲人看着拓跋月面容娇美,有些手痒,想要去吃吃豆腐,便会被守在拓跋月身后,背着把残暴兵刃的少年拿眼睛一瞪。

    登时便觉得似乎有一把亮莹莹的长剑卡在自己脖子后头,身子一个哆嗦,晓得这是硬骨头,惹不得,便哈哈一笑,方才抬起的手掌,顺手便搭在了自己的脖子,满脸憨厚的样子,混没有半点坏心。

    等四人挤到了擂台边,头已经有两人在交手。

    一个是个粗豪汉子,身只穿了件短褂,敞开胸怀露出黑熊一般浓密的胸毛,两手抓着个宣花大斧头,步法稳扎稳打,看似面目粗蛮,可手里的功夫竟然是大斧雕花的细腻路子。

    舞出来了一片寒芒,如同波涛般连绵,劲气不散,竟然隐有叠加之意,使得这路武功施展出来,虽细腻,却又不乏重型兵器独有的刚猛浑厚,极是难以对付,让王安风眼浮现出来一抹惊艳的神色。

    少林寺的武功便不是这样。

    刚猛者必然缺少了变化,变化繁复者,气势则不足,与其说是难得兼顾,倒像是有一种冥冥间的规则,非得要让这许多武功间有一个平衡似的,像眼前这大汉所用的斧法,倒是前所未见。

    少年心微动,提高了瞳力,打量着那男子动作,虽然核心劲气发力方法看不出来,却也能看的出,这男子斧法是行以细腻,逐渐积累气势,如同百川归海一样,形成了这浩大的气魄。

    不由得于心印证自身所学,觉得以自家的剑法技巧,形成这般凝重如海的气势也应当不难,只是此刻台交手你来我往,颇为精彩,来不及细细思考,便听得那大汉一声虎吼。

    似是操控不住这浩大的气劲,手宣花巨斧朝着擂台头砸去。

    那大汉的对手是个二十来岁的精壮青年,拿着个门拐杖当兵器,本来勉强还能支撑,却未曾想到对手还有这雷霆一击,虽说因着平时苦练,及时回防,却也被那斧头砸在了兵刃面,面色一下子苍白下去。

    武功想要练到收发如心的境界,本极难,何况是重型兵器,登时只听的咔擦声音,那浑铁拐杖碎成数截,青年惨叫一声,朝后飞出了数米,落在地,嘴里喷出鲜血来,双眼紧闭,身子微微颤抖,显然受伤不轻。

    而台大汉手宣花巨斧舞了一下,砸在地发出了雷霆般巨响,将众人视线吸引过来,粗声粗气地道:

    “还有谁敢来?!”

    他生地豪猛,借此得胜之威怒喝,一时间竟然无人敢应,其方才能以气劲叠加震荡,非九品武者不能做到,在场这许多人都难能做到,甚至于王安风听得到耳畔窃窃私语,说是此人如不是年岁大了些,可能也能那星宿榜。

    便在此时,突然听得了一声朗笑从众人响起。

    “小可不才,愿意领教一二。”

    言语声,便看到人群一道白影旋转射出,那大汉铜铃般眼瞳瞪大,手斧头抬起,和那白影一磕,面色一变,朝着后面连连退去,似是压力极大,而那白影也旋转而出,被人握在手,竟是一把折扇,啪地展开,露出清秀山水图卷来。

    持扇之人脚尖一点,飘然了擂台,生地面目俊秀,一双眸子狭长,身着黄衫,腰间悬了块好玉,虽然不是十分俊朗,在这些面目粗豪的武者间,也算得是清秀,这一出手,显露出的功夫更是令下面众人倒抽了口冷气。

    王安风眸子微张,方才那手法看似平淡,但是从持斧武者的反应来看,竟似是蕴含了难言巨力一般,不由得有些兴趣。

    面青年朝着四方抱了下拳,道:

    “家父开这擂台,小可本只想要见识下众位英雄风姿,可实在心痒难耐,故而场,还望诸位勿要怪罪。”

    言罢微微一礼,风姿气度,皆是过人,寻常江湖人最喜捧场,闻言自然高声叫好,那边持斧男子吐了口唾沫,眉头倒竖,粗声道:

    “嘿,想要踩着大爷我台?好胆气!”

    言罢怒喝一声,手斧头劈头盖脸朝着那青年砸去,气势过人,与方才击败对手所用不遑多让,引得下方武者惊呼,而王安风却微微皱了下眉,心微有不解。

    方才之所以有那种威势,全然是凭借着连绵蓄势的作用,现在这一斧头看似是平地杀招,却远不如方才那招高明。

    那青年脚步一偏,如同未卜先知一般避开了那斧头,任由巨斧擦着身子落下,手折扇合起,敲在粗豪男子手腕,后者身子一颤,似是遭受了重击一般,险些半跪在地。

    青年手腕一动,折扇展开,遮蔽了对手视线,右脚抬起,踢击在了男子膝盖,令其连连后退,不过数招功夫,便已是占了风,风姿气度更是丝毫不乱,和那一边气急败坏的持斧武者截然相反,引来了下面众人连连喝彩,王安风看着却越觉得心古怪。

    若他看得不差,这青年武功怕是稀松平常,演技却是很好。

    起戏台子的武旦都要好不少。

    最起码,连百里封和拓跋月都未曾看出来。

    那青年之后又和数人交手,都是干脆利落地解决了战斗,引来阵阵喝彩声音,王安风却觉得颇为无趣,他先前所见武者,大多都性情豪迈,未曾想过这江湖里头竟也有这种弄虚作假的事情在。

    本已有了离去之意,可碍于百里封两人,还是未曾表露异状。

    心胡思乱想,颇有疑惑。

    这人演这一出戏是为了什么?

    无论是告知各地帮派,还是在这珍阁前摆出来了擂台,都是要花大价钱的,其父既然是城豪商,应该不至于只是为了出个风头,便大把地往外撒银子罢……

    那青年见无人敢于台来,嘴角微微勾勒出了笑容,探手入怀取出了个玉盒,朗声道:

    “今日擂台,以武功争下,只要了这擂台,便都是对手。”

    “现众位英雄既不出手,那这准备的遗珍之物,便落在了小可手,便借花献佛,赠予飞云剑客,诸位为证!”

    言语声,竟似那飞云剑客此刻便在此地,众人先是微微一呆,继而便兴奋出声叫好,王安风瞳孔微微收缩,视线瞬间落在了那玉盒之。

    遗珍!

    这东西便是赢先生要他注意之物,其价值大小,全凭功用,有的千金不易,也有的只沾了遗珍的名头,并无异之处,稍寻常玉石贵重些,可无论价值如何,都颇为难寻。

    天下之大,其数目虽非少数,可要搜寻也不是易事,堪称全凭缘法。

    刚刚在珍阁都没有线索,却不想在这里遇到。

    早知方才便应该出手。

    念头至此,王安风心竟然升起了些微的懊悔。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