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六十九章 离别时刻(1/2)
    正文

    忘仙郡分有五洲,而扶风郡则要较之于忘仙更大些,共分成了大大小小七个州城,其下有县,村落则是依附在县城附近,因矿藏丰富,郡内既有高山密林,也有些湖泊大江,物产丰盛。

    傅墨骑在从青锋解借来的白马,觉得自己的屁股有些痛了。

    一次骑马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

    老者挪了挪身子,思绪有些发散。

    三十年?还是四十年?

    忘了……

    以他的性情,出来是不愿意出来的,可没奈何夫子那老杂毛,连哄带骗让他签了契,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出来不乐意,可这出来了一趟吧,不买些材料回去,总感觉吃了亏。

    傅墨以内力控制骏马,挠了挠自己的脖子,陷入了沉思。

    西山那边的凤凰金不错。

    轩竹也可以……自己买的总要好些。

    学宫那些采买的全都是蠢货,总被人骗。

    想了片刻,却也只能够把这些想法收住,傅墨抬眼去看,旁边青骢马,阿平脸已经有了三分苍白,眼神略有茫然,心叹息,知道算这个孩子心性坚韧,可连续数日奔波,身子也已经疲惫到了极限。

    只得按捺下想法来,只打算先把两人送到最近的州城去,便要好好规划一下路线。

    太平村地处偏僻,离地最近的州城是北武城。要是王安风他们放开了马力,不过一天左右能到,但是因为顾忌阿平两人的身子,放慢了速度,用了差不多四五天才到了城。

    这座北武州城并非那种大城,也无甚特产,在扶风郡是那种不不下的地位,但是今日进来了城,王安风等人却见到许多背刀负剑的江湖人,一连找了三家客栈,才找到了足够的客房。

    阿平父子没有武功,这数日奔波幸苦,早已疲惫,便先去了二楼客房休息,而傅墨虽然武功深厚,却似乎许久没有骑马,说道自己胸恶心,也回了客房当。

    王安风等人寻了处空桌子坐下,自有小二跑来招待,殷勤地抹桌倒茶。

    一楼有十七八张木桌子,大半都坐满了江湖豪客,正大声谈笑饮酒,神态与其说是豪迈,倒更像是粗俗,言谈之少不了青楼姑娘,赌坊输赢,他们的存在令王安风心颇为好。

    江湖和朝廷间有一条隐隐约约的线存在。

    除了城帮派以及学宫人外,一般的江湖人是不大乐意进入州城郡城这类地方的,纵然是那些城帮派,背有也隐隐有官府人。

    而王安风今日所见,却都是那些小门小派的武者,有背刀的,有用剑的,桌子横着门兵器的也有不少,王安风曾与许多‘武者’交手,从一些细节地方看得出这些武者的武功都不甚高,最多也是九品左右。

    事出反常必有妖,聚集了这么多的武者,不知道这城又要有什么风雨。

    王安风心有些走神,却又想到。

    下四方为江湖,江湖这么大,恐怕无时无刻都有或精彩或阴暗的事情发生。

    平淡无波,便也不是江湖了。

    徐徐呼出口气,王安风收回目光,并不打算搅这浑水,也实在不认为这些武者能够在这州城惹出什么乱子来。

    自青锋解一行之后,他对于高品武者和普通武者之间的差距越发了解。

    在藏书阁看了不少书籍,他也知道,以大秦的风格,镇守在这州城的必然有至少一个三品武者,以及超过三十个七品武者,三千武卒。

    固若金汤。

    他曾直面白虎堂的七品武者,知道眼前这些九品武者,只需要两三个七品武者,便能在顷刻之间全部制服,如果官府下令不留活口的话,需要的时间大约还能够再少一些。

    便如同天降大雨,寻常人要急急找屋檐避雨,下三品武者能以内力蒸干水分。

    而三品的高人,却能够踏步间直九霄,算是一头撞进了这落雨来源的黑云,也只担心落雷劈坏了衣裳。

    摇了摇头,少年的面庞复又变得严肃。

    此时在他面前,尚还有更为艰难之事情。

    深吸口气,凝重的视线落在了手青竹菜谱之,只觉得每一道菜名都在放着光一般,难以抉择,在旁边小二哥殷勤的眼神之,缓缓开口道。

    “我要……”

    ……………………………………

    第二日一早,众人便去了官府,占地虽小,却五脏俱全,六部衙门都有,因为有傅墨这位扶风夫子在场,王安风等人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很畅快地将阿平父子两人的户籍转在了这州城当。

    复又去了牙市,找了租卖房子的商户,州城虽然地价不低,但好在阿平并不是开什么商户,对地段没有太大要求,王安风也未曾打算给他买什么等的宅邸,只是寻了个颇为偏僻的老房子。

    在开价之前,百里封和拓跋月借故将那卖房的老爷子邀出牙市,略作了解释,那老者先是诧异,继而便乐呵呵地同意下来,开口时,那原本一百多两银子的宅邸,写出来的契子成了七两。

    差价则由拓跋月等人一起补偿给了那老者。

    阿平将那写了‘王安风借阿平七两银,年利三厘’,盖了官府印记的契子小心叠好,和回家的钥匙一起放在了贴近心脏的位置。

    而现在他手已经有了一把新的钥匙。

    少年抬起手来,将钥匙插入了铜锁里面,这锁子和老家的不一样,没有半点锈迹,握惯了斧子的右手却有点颤抖,深深吸了口气,咔擦轻响,铜锁打开来,木门吱呀轻响声被推开来,露出了个小宅子。

    这屋子很小,只够遮风避雨。

    这院子也很小,但是左边角落里能够堆着木柴黑炭,一小块空地收拾收拾,也能种下些白菜豆角,剩下的地方有点狭窄了,可还勉强放得下个桌子,头摆得油盐酱醋。

    阿平咬了咬唇,眼角有些雾气。

    左邻右舍听得了这门锁打开的声音,按着这城里习惯,都带着些时新蔬菜过来拜访,虽然被阿平脸伤痕吓了一跳,但是知道了缘由之后,眼却只剩了些怜悯,而没有丝毫鄙夷。

    一边安慰阿平,一边操着一口俚语,痛骂那该死的人贩子。

    王安风靠在门口,嘴角噙着一抹微笑。

    他第一次觉得连骂人的话听起来都会感觉心里舒坦。

    薛琴霜看了他一眼,道:

    “你在想什么?”

    王安风侧头看了下少女,此时他虽未曾得到了什么,却感觉要武功又所进展,心里还要畅快了许多,笑道:

    “我在想啊,要是天下每个人都能这样,多好?”

    薛琴霜微怔,心觉得这简直起小孩的呓语还要天方夜谭,却看到少年的嘴角微挑,一双黑瞳在阳光下流光溢彩,竟不忍心打断他此时的幻想,移开了目光,和他并肩,轻声道:

    “嗯啊……”

    “确实很好很好,和梦一般。”

    王安风等人婉拒了阿平的挽留,打算趁着今日天色还亮,直接离开,可才走了不过十几米,傅墨便突然拍了下自己额头,讪笑道自己还落下了个东西,转身又回去了阿平的小宅子。

    王安风等人正有些生疑,傅墨却花了短短十来个呼吸又走了出来,脚不沾地,如同飞仙一般飘然赶了众人。

    面神色很是舒爽痛快,似乎解决了某个心结一般。

    那有些老旧的屋子里,阿平看着手,那老夫子给他留下的机关玩偶,面容古怪,他虽然年纪小,但是心性远远要同辈人更成熟,对于玩耍之物,并不太心,只是随便放在了一旁,然后去收拾这屋子。

    这是新的家了。

    少年的眸子里面几乎是在放着光一样。

    一直忙到了晚,和父亲吃过了饭,阿平躺在床,一个人翻来覆去睡不着,才有心思去管这机关人,只随便玩弄了两下,却不料那机关人竟骤然变动,木质手掌灵活握在了身后剑柄之,如同剑客般拔剑出鞘,猛然前刺挥斩,气势过人。

    阿平心脏险些停跳,眸子微微瞪大,看着眼前的机关人。

    夏夜炎热,所以没有关窗户,此时有月光倾泻进来,将那还有些粗糙毛边儿的机关人笼罩其,正持剑挥斩,姿态有力,身有七十八处穴道以红点点出,连成线条,如百川汇于丹田之。

    “这,这是……”

    ps:第一章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