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六十七章 选择(23)
    正文

    等到王安风他们看到阿平的时候,这个小小的少年正在砍柴。

    或许是这经历的作用,他看去越发地成熟,眼角眉梢已褪去了稚嫩,脸纵横切割了十九道伤疤,已经结了血痂,越发可怖,但是他却没有把这张恶鬼也似的面庞遮住,眸子里倒是坦然。

    见到王安风之后,先是不敢置信,然后便浮现出了惊喜的神色,手里的柴也不劈了,扔下斧头,跑到了众人跟前,略有些手足无措地道:

    “王大哥,你怎么来了?”

    王安风并未说出来意,伸手在阿平头摸了摸,笑道:

    “没什么,来看看你而已。”

    百里封站在一旁,看着阿平做了个鬼脸,道:

    “嘿,臭小子,还记得我吗?”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右手来,在阿平眼前晃悠了下,面还勉强看得到一点浅浅的伤疤,阿平脸浮现出不好意思的神色,退后一步,朝着百里封深深鞠了一躬,却被后者一手拉住,拜不下去。

    百里封咧嘴一笑,道:

    “不整那些虚的,我们走了一路,让我们进去歇歇脚好。”

    阿平这才意识到自己正一直让王安风等人站在了外面,这才慌忙将几人迎进门去,这屋子相较于王安风次过来,整洁了些,想来也是时时打扫,他父亲正在里面坐着。

    看到有陌生人进来,面先是浮现出了警惕的神色,随即似乎是认出了王安风来,那警惕便化为了善意,嘴巴张开,右手五指挥动,啊啊地喊了两声。

    “他在谢谢你。”

    耳旁传来了阿平的声音,他搬来了些木桩,放在地,权当作了板凳,继而过去给自己的父亲擦了擦脸粘的灰尘,那有些痴傻的男子笑了下,低下头去做自己的事情,两只手抓着些干草,手指竟是极为灵活,达到了常人无法做到的程度。

    他是何时痴傻的,王安风并不知道,但是这个痴傻的男人很清楚地知道,这样可以去换来粮食和孩子喜欢的糖葫芦,所以即便是王安风也能看得出来,他干得很高兴,也很痛快。

    远他见过这江湖,江湖外的大多数人都要痛快许多。

    众人随意聊些事情,主要还是较关心阿平的经历,百里封对于这个咬了他一口的倔强小子很有好感,怎么看怎么顺眼,连那脸的伤疤都透着一股子兵家铁血的味道。

    好苗子啊……

    兵家少年心喟叹。

    在他看来,这小子天生应该去进他们兵家的门,尤其之前王安风曾经说过,他之所以能发现阿平,是后者在被下了迷药的情况下,依旧能挣扎着敲击板车,发出声响来。

    这种坚韧的意志力,是大秦军人们最喜欢的特质。

    换做任何一处地方的兵将坐在这里,此时都不作第二种想法,那一个一个憨厚的面皮下面,肯定是想着怎么才把眼前的小小少年拐到自己手下面当兵,或许眼神交错之,已经是混杂了威胁,让步,许诺,讨价还价的好话本。

    这是大秦兵家血脉里根深蒂固的陋习。

    因为这个陋习,大秦将军的名库里面有一小半的异族姓氏,名字写起来真的是又长又臭,还很容易记错,而将这个习惯发扬光大的正是当年的天策将,如今的皇帝陛下。

    他把人家东突厥处罗可汗的儿子拐到了自己麾下,当了左骁卫大将军,忠心耿耿,骁勇善战,立下了赫赫战功,最苦的是他老子,儿子跟人跑了,打还打不过,又舍不得儿子,只得举众部依附大秦,称为臣下。

    而此时,十五岁的百里封正开始觉醒大秦军人这种根深蒂固的‘陋习’。

    看向阿平的眼神有点放光。

    拓跋月狠狠地瞪了百里封一眼,警告意味颇为浓重,有力的手掌似有意似无意地拍了下腰间弯刀,发出铮然鸣响,令百里封后脊微凉,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少女下巴微抬,不屑地横了百里封一眼。

    转而看向阿平的目光却颇为怜惜。

    在她的家乡,战败部落的人脸要刻下痕迹,这孩子总让她回想起一些不愿意想起来的记忆,尤其是经历了这种折磨的孩子却依旧如此懂事,更让她有些心疼。

    她或许是唯一明白王安风为何不愿让这孩子学武的人。

    时间朝着不紧不慢地晃悠,正午时候,百里封以客人来时应该带礼物的理由,去买了食材回来,这村子里没有人愿意卖给他,便骑马去其他县城,一来一回也没有花了多少时间。

    王安风亲自下厨,做了一顿饭食,正在做最后一顿饭的时候,却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一连串的声响,清脆连绵,似乎是某种机关的声音,正略有诧异,耳畔便传来了傅墨夫子颇为认真的声音。

    “阿平,你要不要拜我为师?”

    王安风神色微有变化,转身出去,可薛琴霜却不知何时来到了门口,拦在了王安风身前,冲他微微摇头,少年根本不管,身形一晃,准备越过去,却在踏过的瞬间,被薛琴霜一抓按在肩膀。

    后者本身武功招法不逊色于他,内功功体则是远远超过,王安风心没有防备,以有意对无意,竟被一招制住,浑厚内力压制来,一时间动弹不得,薛琴霜看着他,低声道:

    “你不想让他学武,但是选择总要交给他自己来做。否则,纵然这一次他未曾习武,往后总会有其他人看他的天赋。”

    “安风,你再如何看重他,总不能替他决定他的人生……”

    声音微顿,复又道: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王安风闻言神色略有变化,呼出浊气,不再运功挣扎,薛琴霜松开了手掌,两人并肩看着外头发展。

    傅墨夫子看着阿平,脸神色颇为怜惜。

    墨家兼爱非攻,他武功虽高,却本性单纯,见到阿平遭遇,如何还能够坐得下去,更何况,这孩子竟然能够解得开‘玲珑’,岂不正适合修行墨家的内功?

    阿平手握着那解开的圆球。

    心的渴望一瞬间被放大,遭遇不幸的绝望,王安风引开杀手时候的无力,都在这个时候一齐地涌动了心里,他知道,眼前的老者恐怕要拯救了他的王大哥更厉害,如果跟着他,自己也许也能够那么强。

    也能去救其他人。

    阿平闭住了眼睛,握着机关球的手掌用了下力,似乎在感受面的纹路,以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然后他将圆球放在了掉了漆的木桌,很认真地叉手行礼。

    “我不能。”

    ps:今日第二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