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六十六章 太平村(感谢此世之锅·时辰盟主)13
    正文

    青锋解已经在扶风郡外。

    因为没有了时间的限制,王安风等人回去的时候并没有特别着急,自青锋解处,到了初次见到阿平的那一处官驿用了差不多五天时间,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早吃过了早饭,循着小路徐行,只花了约莫半个多时辰时间,看到了那一处偏僻的村落。

    几乎和半月前,王安风离开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变化。

    百里封看着那低矮的屋子,麻木的村民,只觉得这村子泛着一股令人反感的死气沉沉,砸了砸舌头,道:

    “这是那小子的村子?”

    “嘿,蔫不拉及的地方,竟然养出了那么个有个性的崽子。”

    他又想起了当日,他明明是想要去安抚那孩子,却反被咬出了个血痕的事情,不由地咧了下嘴,视线偏移,落在村口处石碑,石碑已经有一小半没入了黄土里头,剩下的部分也因为风吹日晒而有些模糊,可还能看得到面的头两个字。

    哂笑出声:“这种地方,也能叫做太平村?”

    他生性豪迈,并不喜欢这些村民如行尸走肉般的神态和那种警惕敌视的目光,也懒得遮掩,声音满是反感,身后骑着赤血马的拓跋月眸光却略有闪烁,看着那些警惕的村民,看着孩童追逐土狗,一把抓起土狗砸在地,发出呜咽。

    百里封看到了精神的麻木。

    她看到的却是到的那些村民正常健康的脸色,和孩子胖滚滚的手掌。

    如何不能够称之为太平。

    少女的眸光收敛低垂。

    如何不是太平。

    王安风抬手在百里封肩膀轻轻一拍,摇头示意他收敛些,后者点头停下了轻笑,可眸子里却仍旧毫不客气,那些人对他警惕,他百里大爷可不是那般好的脾气。

    你对我不客气,我为什么还要对你和和气气?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

    卯足了劲气,揍回去!

    一行人朝着村子里骑马行去,若按照百里封脾性,看你不顺眼,那是要骑着马进去的,可耐不住王安风平静的眼神,终究还是下了马来。

    这村子里的村民对于外人本有许多警惕,更何况百里封背着把陌刀,眼神桀骜,因而尚未走了几步,便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拄着木杖,挡在了他们身前,身后有村民拿这些农具壮威,这老人双目微张,气十足地道:

    “外乡人,回去吧。”

    “咱们的村子小,不欢迎你们!”

    太平村虽然偏僻,可毕竟属于大秦治下,扶风郡城之内,纵然是强如丹枫谷那种邪道势力,也只能想办法钻大秦律法的漏洞,何况于是寻常武者?

    根本不会随意和村子里的长老起冲突。

    是以他虽然没有什么武功,说起话来却是底气十足。

    王安风微怔,看着情形,心感觉了几分棘手,抱拳行了一礼,温声道:

    “老丈,我们不是歹人,只想要去找个故人而已。”

    那老人模样威严,闻言只是摇头,不为所动。

    王安风颇感头痛,正在此时,身后百里封突然越身而出,双手随意一叉,行了个吊儿郎当的军礼,起身时候,笑着问道:

    “老丈不让我等进村?”

    老者目光落在他脸,道:“你们外乡人,不老实。”

    “我们太平村小地方,容不下你们。”

    百里封踏前一步,突然提高了声音,冷笑呵斥:

    “外乡人?!”

    “我乃是大秦子民,这天下是大秦的天下,我哪里去不得?!”

    “老丈这村子,可不是大秦的天下?”

    一连数声诘问,如长河泄地,硬要说来,不过是强词夺理,可他一双粗眉倒竖,厉声冷呼,气势便极为骇人,那村民也未曾见过什么世面,心一乱,那股子底气登时去了七八分,朝后退了一步,道:

    “我,我可不曾如此说。”

    “你,你含血喷人!”

    百里封冷笑,朝着众人使个眼色,自己已牵了那黄马向前,冷着一双眉眼,众人耳畔还回荡着少年方才喝问,哪里敢挡他,朝着后面退去,让出了一条道路,任由众人进去了村子。

    一路朝着阿平家方向行去,那些村民看向众人的眼神已经不只是警惕,落在他们身,便如同一根根无形的箭矢,令王安风心颇为不适,而百里封则是毫不客气反瞪回去,薛琴霜更是直接将之视如无物,轻声和拓跋月谈笑。

    傅墨夫子大约是最为不自在的,如坐针毡一般。

    行过了一处拐角时候,一个颇为富态的年女子端个盆儿站在门口,不敢挑衅百里封,只在众人走过去的时候,朝着最后泼了过去,险些把傅墨给泼了个满头满脸。

    盆的不知是什么液体,倒在地面一股子臭味,那女子操着一口方言俚语臭骂了两句,转身逃命般回去了屋子,咔擦数声,不知了几把锁,百里封心有怒气,可为了这种事情要他对一个女人出手,他也做不到,只能恨恨地瞪了一眼,转身看着傅墨,道:

    “老头儿,你没事吧。”

    傅墨似乎是刚刚吃了一惊,面色有些白,抚着自己的胸口,道:

    “没……没事。”

    声音微顿,似乎想起了什么,复又感慨道:

    “这种人,我也只在书看到过。”

    “真长见识,长见识……”

    百里封闻言嘿然轻笑,摇头道:

    “这是你见识少了。”

    “乡村之地,民风淳朴,但淳朴可不一定都是好人,穷山恶水出刁民,虽然这句话实在是难听地厉害,可也有一点道理。”

    “在有些人眼里,和善可能等于可以欺负。”

    “对付他们,得要硬,得要刚。”

    “大秦还好些,有些国家偏远的地方,简直跟土匪窝子一样。”

    傅墨点头,颇为感慨的模样,王安风心却突然想到了姜守一夫子,忍不住低声道:“若是能有书院夫子,来这些地方教化民智,会不会能改变这些……”

    傅墨闻言颇为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他虽然不大擅长和人交流,可毕竟年已六十余岁,又是个夫子,知道的起这些少年都多出许多,抚了抚须,道:

    “你这想法,倒也有些人有过,如当年的守一夫子。”

    “可读书明智是需要时间的……那时间放在村子里面,可能等同于钱和粮食,少一个劳力,可能一家子人都只能吃个半饱,所以穷困之家读书便很难。”

    “因而现在诸子许多人是打算先使民富足,然后开智便从容许多。”

    “但也有人认为,能开智,方可以富足,这谁对谁错嘛,咱们也不知道,只是有很多人都想要改变这天下,不要看那些夫子们吵起来粗俗地很,可是其实他们想的大约是差不多的。”

    “都希望能把这世道掉个个儿,往后要是有一天,没读过书的反而不正常,他们进了棺材都能乐出声来。”

    想到那一幕,傅墨笑了下,脸那种呆滞的神色倒是散了不少。

    却又觉得不大可能实现,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抛开,道:

    “不过,如同安风所说,这村子实在不是个适合孩子成长的地方。”

    “起码现在不是。”

    “将那孩子带出来较好。”

    王安风点了点头,前面已经看得到阿平家的屋子。

    ps:感谢此世之锅·时辰盟主……慢慢还(咸鱼喷血),今日三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