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六十四章 一如江湖,身不由己(上)12
    正文

    天山众人心,原本对于傅墨是略有些看轻的。

    他们都还是少年人,见惯了潇洒凌厉的剑客,看到过许多豪迈不羁的江湖大侠,对于动作有三分畏缩的老人自然是不大看得眼的,不至于轻慢,却也未曾当作值得敬重的长辈,可此时老人说出的一番话,却令他们心悚然一惊。

    初时还觉得不以为意,可稍做思考却感觉到了一种难言的可怖,那恐惧不可遏制地在心底里发酵滋长,竟是越想越怕。

    对于这个形貌三分邋遢的老人再不敢小看。

    白洌神色微凛,此时方知自己小觑了真人。

    这一个小插曲很快地过去,寿宴的气氛总地来看是很和睦的,舍去了许多的规矩,很是轻松。

    青锋解有用剑泉酿成的酒,清澈凌冽,入喉的时候和剑客手挥出的剑一样凌厉,这桌每人皆有,连拓跋月都很喜欢,连连饮了数杯,姿态豪迈不逊男儿,将数日苦修内功带来的疲惫扫除,脸神态渐渐飞扬。

    唯独王安风却因为师父们的教导,并没有去碰,只随意放在了手旁,注意力则是放在了桌的菜肴。

    做这一顿饭菜的可不是寻常店里的厨子。

    那是一位颇为厉害的武者,虽然说限于自己的天赋,没能跃过去三品龙门去,但是却毫不在意,在仗剑行侠的时候,机缘巧合认识了诸子,庖丁一脉的传人,学得了以武入厨的本事。

    用内力催动火力去烹饪,口感确实要更好吃,也更加入味。

    或许可以和二师父教的互为补益。

    王安风在心做出了评价。

    一旁的傅墨或许是吃得有些急噎着了,突然开始咳嗽起来,百里封无奈起身,手掌拍在老人背给他顺气,左手拎起来了酒壶,却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不由得求助看向了众人。

    王安风见状道:“我这里还有……”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拿旁边酒盏,他手的功夫不差,那酒盏拿起来,里头的酒液没有丝毫的晃荡,如在平地,正要抵给百里封的时候,两人的神色却都微微一凝。

    澄澈的酒液面无声荡起了涟漪,一圈一圈,极稳定地从心浮现。

    突然便有咔擦脆响,这酒盏在两人手登时破碎成了数片。

    等青锋酿洒落在地,醇厚清洌的酒香弥散在此地。

    如同是演奏时落下的第一个琴音,自房门处开始,桌酒盏一个个开始破碎,王安风右手猛然抬起,握在了背后木剑剑柄之,却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恶心感从心底浮现出来,大脑一阵晕眩,似是失去了掌控身体的力量,双腿一软,重又坐回了座位当。

    这是什么手段?!

    王安风牙齿咬在嘴唇,咬出了鲜血。

    可刺痛并不能够抵抗身体本能的反应。

    一股沮丧的情绪突如其来浮现在了少年心,混杂着恶心和昏胀的痛楚,令他心里面竟然升起了生无了趣,不如自杀的念头,正在此时,耳畔突然传来轻响,似有无形之力扫过,心的厌世和身躯的难受一齐消失不见,随即浮现而出的便是难言的惊怖。

    酒自在手指从酒盏放下。

    那酒盏登时湮灭成了齑粉,倾泻下来。

    而在同时,在此殿之外,演武场,空气突然传来了一连串的爆响声音,地面坚硬的石砖因而碎裂,空气化为了白色的气浪,一直朝着外面蔓延,气势越发暴烈,直至数百米之外,却又戛然而止。

    白色的气浪突然开始汹涌拨动起来,继而猛然朝着两旁分开,一道巨大的黑影正正朝着这大殿之处冲撞过来,发出了极沉闷厚重的破空声音,以王安风目力之强,甚至于捕捉不到其轨迹,突然一袭白衣自酒宴跃出,正是宫玉。

    衣袂翻飞,眉目清寒,双瞳之却已满是怒意。

    右手握在剑柄之,铮然拔剑出鞘,便有两道丈长剑气斜斩而出,炎炎六月,温度霎时间暴跌,那两道剑气斩在了袭来黑影之,将其劲气卸去,那黑影便在空显出了原本模样。

    约有两米来长,一人之宽,黝黑无光,阴气森森,正是个大好棺材。

    宫玉眉目越寒,右手扣剑负在身后,左手运起太阴决朝前平平挥出,前方空气霎时间凝聚,隐有鸾凤齐鸣之音,那黑棺在空停顿了一下,便裹挟了极强悍的劲气,朝着其来时的方向爆射而出,排开了层层空气,其威势毫不逊色于攻城巨弩。

    将前方尚未散尽的气浪直接撞地支离破碎。

    一只白皙的手掌伸出来,恰到好处地按在了那黑棺之前,似乎传来了一声闷哼,那人连连后退,手腕一翻,那黑棺猛烈旋转,继而被翻到了正面,重重砸在地,其残存劲气牵引入地,迸出了道道狰狞裂纹。

    一滴鲜血落下,滴在了黑棺,将那色泽晕染地更为昏沉。

    宫玉皱眉,飘身而出,持剑立在地,冷然喝到:

    “何方宵小?!”

    那人拭去了嘴角鲜血,缓步踏出,却是个四十岁下的书生。

    眉目清朗,双鬓微白,黑发只是以蓝色布条扎起,嘴角含着坦然轻笑,右手持着一柄玉箫,朝着前方行了一礼,道:

    “微末之辈,贱名不足挂齿。”

    宫玉闻言神色越寒,正要出手,却听得内室里一道雷霆也似的爆响,有黑影朝着外面爆射出来,几乎是瞬间便出现在了那男子身前,却不攻击,只是点在了其身前一侧,地面登时裂开,纹路恰好组成了一条线,将这男子和宫玉隔了开来。

    其展现出的劲力控制,堪称惊世骇俗,而那黑影竟然只是一根竹筷,此时倒插入地面,微微震颤,没有丝毫的破碎,令男子惊愕,酒自在自内一步而出,看着那先是惊愕,继而又平静下来的年男子,眼浮现果然如此的神色,怒道:

    “贺玉轩!”

    贺玉轩坦然行礼,道:

    “见过前辈。”

    酒自在看着这年男子,胸一时五味繁杂。

    他行走天下数十年,也曾经遇到过如王安风一般颇为喜欢的后辈,眼前男子便是其一,初见时与现在王安风一般年纪,心性也是相仿,数年前一别时,更是已经成家,带着妻儿隐居,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还做出这等事情!

    贺玉轩看着满脸惊诧怒意的酒自在,似乎知道老者心想法。

    收敛眉目,沉默了下,轻声道:

    “前辈,江湖,不是那般好退的……”

    “只可惜,当时我还不太明白。”

    酒自在闻言心震动,却见前面这曾经的少年自身后拔出了一柄连鞘长刀,重重插入地面,手那玉箫已经放回,一手搭在了刀柄,劲气微吐,那刀脱鞘而出,旋转一周,落于贺玉轩手掌握。

    刃长三尺,流淌着血液般的光,显见不凡。

    男子抱拳长施一礼,眉目低垂,朗声开口道:

    “晚辈贺玉轩,听闻青锋解慕容前辈过寿。”

    声音微顿,男子腰背一寸寸挺直,有浑厚气息如同潜伏之龙,自他身长啸而起,手长刀血光大放,转眼之间,黑发转白,气势却已经节节攀升,破入了三品之境界。

    “贺寿,敬酒。”

    “取命!”

    手掌长刀震颤,便有铮然鸣啸声音,冲天而起。

    ps:第一章

    感谢余清严的万赏。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