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六十二章 墨家夫子(1/2)
    正文

    那老者听到百里封的怒骂,抬起头来,看着他思考了会儿,才记起来自己的机关鸟出问题时,前面似乎还有一个少年。

    好像是眼前这个。

    脑海思绪转动有些僵硬,苍老的脸,此时才现出了抱歉的神采来,看去也很古怪,像是一个木头人脸挂了名为‘歉意’的表情,整个人的反应似乎都慢了数拍,因而显得很不真诚。

    如果他面前的是王安风,大抵不会有事情,王安风总是习惯性地考虑到其他人,但他面前的是一个最不像谋士的谋士,百里封完全没有准备给对方半点道歉的机会,咬牙切齿,身子猛地踏前,手的陌刀在五指间一转,反架在了背后,以腰部为轴,陌刀刀身横着,裹挟了浑厚的劲风,猛然朝着老人的臀部拍过去。

    百里封的想法很简单。

    或者说,少年有着整个大秦军方很朴素的价值观。

    我要面子的。

    你要是道了歉,我再出手难免有些过于纠缠。

    所以要赶在你道歉之前,一鼓作气揍回去。

    最好揍到你丫没办法道歉。

    当年二十七岁的破虏将军,是这样寻了个苗头,带着七百大秦铁骑,劈砍了一路,当那模样年轻的将军大马金刀地坐在单于金帐里面,面容和善,诚恳认真地表示,自己是为了边关被洗劫了的三只肥羊讨个公道时,不知那位匈奴首领心是个怎么样的心情。

    陌刀横扫,在少年要复仇成功的时候,那老者动作僵硬地冲着旁边走了一步,险险地避开了这一招,可兵家的武功最擅长是蓄势攻坚。

    百里封向前进步,手陌刀再度转个方向,朝着那位老者横拍过去,气势再涨了三分。

    那老者再避,一老一少,便在这青锋解开始纠缠,旁人眼,那老者的动作僵硬,满脸着急似乎想要解释什么,可那少年却完全不听,浓眉倒竖,气急败坏,一手陌刀刀法颇为凶暴,只是身法似乎有些问题,略有些瘸拐,令人惋惜。

    转眼间已攻了十七八招,百里封刀锋再落,那老人往后退去,却不小心绊了一跤,正在此时,一股浑厚内气以那老者为心,极为蛮横不讲理地朝着外面涌动。

    百里封毫无半点还手之力,整个人朝着后面飞去。

    继而重重坐在了地面。

    少年面庞一阵扭曲,前面那老人先是愣了愣,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恍然明白过来,才又屁颠屁颠跑了过来,试探着问道:

    “小兄弟……你还好吧?”

    好个球。

    百里封咧了下嘴,心暗骂一句,抬眼看那老者,入眼便是一双被黑眼圈包裹住的眼睛,颇为浑浊呆滞,一身衣袍颇为老气,面还沾着些油污,看去邋里邋遢。

    老者伸手将百里封拉起来,抬手替少年拍去身的浮土,嘴则是连连抱歉,累得一个老人如此,算是心里还憋着一股子火气,百里封也不好纠缠,熄了‘复仇’的心思,叹息道:

    “好了好了……我认栽了。”

    “小爷百里封,老头儿你叫什么名字?”

    一边说着,一边隐蔽地揉着自己摔痛了的地方,脸颊略有抽动,他此时心头火气还未曾消下去,言辞颇有些不客气。那老者却无有半点恼怒,只笑呵呵地开口道:

    “我,我叫傅墨,扶风学宫的。”

    百里封听得扶风学宫二字,先是愣了一下,继而神色便骤然僵硬。

    脑海当,突又想起了临行时候,自己老师所言。

    彼时那浑身肌肉的壮汉几乎是指着自己的额头在开口,两根手指粗糙而坚硬。

    “此次前往,你们应当与傅墨夫子同行。”

    “他老人家对大爷我多有扶持,你见了面之后,定要恭恭敬敬,执晚辈之礼,否则,棍棒伺候!”

    兵家少年脸的肌肉抖动,看着前面的老者。

    突然感觉,似有阴影笼罩在了自己的心头。

    “贼老天……”

    “你他妈玩儿我是吧……”

    ……………………………………

    一阵兵荒马乱般的相遇之后,通过了王安风等人的解释,那老人也明白了百里封的身份,明白了少年为何之后颇为束手束脚,可他却仍旧不以为意。

    只是认为,既然是自己的机关鸟出了差池,险些撞到了人,那被人家斥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必说斥责,是真的手,他也得要老老实实,站着那儿挨着才是。

    身份是身份,关对错何干?

    解开误会之后,众人好他那赖以成名,能效飞鹰千里的机关鸟如何会出了岔子,那老人不大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白发,道:

    “遇到了雨云,因为想要避雨,所以干脆冲了云层。”

    “却不想是个雷暴云。”

    老人叹息,似乎是想到了先前经历,脖子缩了缩,百里封正要安慰,便听到了老者又道:

    “险些劈坏了我的衣裳。”

    “若是来拜寿,穿了件破破烂烂的衣服,也太过掉面子啦。”

    百里封神色微僵,喉咙处一口气险些没能来,突然明白过来,这老头儿呆是呆了些,可三品武功高手的身份也是实打实地结实,和自己心里面担心的事情大抵是不一样的。

    视线复又落在了老人身油污所在,不由地心嘀咕。

    这起被雷劈过的衣服,怕也好不了多少。

    傅墨身为扶风学宫的夫子,且武道成三品,有盛名在外,来了这青锋解,自然需要正式拜访一番掌门祝灵,而这种一辈分的老前辈们会晤,本不应该带那些小辈,可当青锋解弟子前来相邀的时候,傅墨面却显出了些许犹豫之色。

    视线从百里封,王安风等四人面巡视而过,最后还是落在了百里封身,咳嗽两声,道:

    “百里,跟我来。”

    百里封便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被跟着老人身后远去。

    好不容易能出来放放风的薛琴霜看着远去的两人,看着似乎本能躲在了百里封身后两步位置,以使兵家少年算是宽阔的肩膀挡住青锋解的弟子,眸浮现若有所思的神色,侧过身来看着王安风,道:

    “这位夫子,似乎有点……怕生?”

    王安风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旁边破碎的机关鸟,这机关先是淋着雨,升了两三千丈高的雷云,被劈了个惨,然后又撞击在了青锋解的崖顶,纵然是材质非凡,也已经碎地不成样子。

    常人早要弃之不顾,可傅墨却将这机关鸟的每一处残骸都极认真地找出,摆在原本的位置,使得这机关鸟像是个殒命了的武者,被亲人好友收拾了仪容,静待下葬。

    再看看那似乎有些怕生的老人,少年眸便有些古怪,道:

    “或许……在傅夫子眼,这机关人要来得亲切地多。”

    ps:感谢起手三条龙的万赏……会有加更,从下周开始,每周都会起码有一次加更的。(手残的发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