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六十章 薛琴霜逃狱事件 (1/2)
    宫玉看着眼前的少女,手掌长剑微抬。

    薛琴霜看着对方,行礼道:

    “晚辈见过宫玉前辈。”

    “为何出来?”

    少女抿了抿唇,坦然道:

    “在里面有些憋得慌。”

    宫玉敛目,道:

    “回去。”

    她自小在青锋解长大,早已经将这里当作了她的家,而薛琴霜一事无论其本心如何,都算是给青锋解带来了些麻烦。

    尤其还是这个时间点。

    她虽在江湖上行走过,却并不通晓人情事理,只是觉得不应让薛琴霜出去,否则怕是还要闯出事情来。

    她不愿意再让杂事打扰大长老的寿宴准备,因而便不打算让薛琴霜出来。

    心念至此,手中长剑微抬。

    右手拇指顶在剑柄上,弹出了些许寒芒。

    心中已经有了若眼前少女依旧执迷不悟,就要稍微惩戒的念头。

    薛琴霜褐瞳微微亮起,见状不退反进,一袭白衣,如同凌空仙人一般掠至了宫玉身前,左手负于身后,右手轻轻点出,衣袍漫卷,姿态闲散自在,手指自然而然落在了宫玉手中长剑剑柄之上。

    一道劲气闪过。

    略微挑起的剑锋被重新按回了剑鞘之中,发出了铮然轻啸,可薛琴霜内力逊色于宫玉许多,纵然后者未曾出全力,也将少女反击地朝后飞起,可在此时,薛琴霜身前空气一阵略微扭曲,那股力量被引入了身后,反助其身法运转,一步之间,已经落在了宫玉身旁。

    宫玉眼眸微张。

    “太虚经……”

    薛琴霜视线落在眼前女子面庞上,突然道:

    “前辈,不若和晚辈过上数招。”

    少女偏了偏头,褐瞳流光溢彩。

    “若是五招之内,前辈制得住我,我便乖乖回去,十日之内,不踏出丹阁半步。”

    “若是晚辈侥幸,赢得了一招半式,还请前辈,勿要拦我。”

    宫玉微怔,继而便微微颔首。

    右手长剑连鞘横挥。

    劲气搅动了虚空,却极凝重,薛琴霜脚下身法踩动,其速之快,甚至于拉出了数道残影,身在半空,双手十指之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枚枚银针,猛然交错挥手,道道银光爆射而出,如同夜空星辰,在空中不住交错碰撞,更迭轨迹,却又偏生极精准地朝着宫**道落下。

    宫玉神色微凝,持剑前刺,引动了前方数丈方圆虚空。

    这一手暗器极精妙,她却偏生以强横内力破去。

    劲气牵扯,将那银针撞得纷飞,前方少女如燕后掠,衣袂翻飞,此刻在青锋解上,宫玉虽神态清冷,不似凡人,可心中也隐有傲然之气,出手之间并没有用上中三品的手段,只以招式相击。

    第一招,被薛琴霜以轻功暗器,取巧避开,第二招,以一招风伴流云攻出,仪态潇洒大气,看似极慢舒雅,来得却是极快,锋锐之处,令薛琴霜眉心额角皆有刺痛感觉。

    少女双眸越发明亮。

    身形后仰,仅以左脚脚尖点在地面,身子朝后平平滑出,那剑锋虽快,却总是差她三寸之处,未能竟功,宫玉心中打定了主意只用招式克敌,却不想眼前少女招式亦是精纯,剑势微泻,不复原本凌厉。

    薛琴霜双眸微亮,右手并指,白皙如玉的手指上染上了一层星辉,清冷而坚硬,以左脚脚尖为支点,凭腰为轴,猛然旋转,右手手指便点在了那剑脊之上,但听得一声轻鸣,宫玉佩剑微有战栗,而薛琴霜已经凭借这力道跃起,翻身在半空之中。

    宫玉剑法极强,几如流水一般,化为了杀招逆势而斩。

    薛琴霜凌空变向,右手五指微向内收,一股内力流过,十数米外,丹阁伐木所用柴刀如被无形之力牵扯,旋转着朝这边砍砸过来,被少女握在手中,左手从腰间掠过,倒扣了那把折扇。

    这扇子是她和一位叔父赌酒赢来,极为坚硬,此时倒扣,便如同一柄无锋的匕首或是短刀似的,柴刀劈斩,行走阳刚浩大,掀出了道道刀影,而左手折扇则如游鱼入水,隐有杀机。

    一阴一阳,恰好将宫玉剑法劲气卸去。

    虽然后者未曾用上多少内力,可中三品高手的弟子在那里,薛琴霜面色浮现些许晕红,眸子却越发明亮,轻喝一声,手中攻势阴阳逆转,竟然抢先攻出了一招,斜向宫玉腹部穴道攻去,劲气纠缠,在虚空中勾勒出了种种异象,那把柴刀的刀锋上微微亮起,周围空气被引动,化为了丈长的气劲,堂皇正大。

    宫玉微弹剑刃,清越剑鸣声中,那刀气登时破碎。

    一道凌厉的破空声中,少女手中折扇甩出,带着一层墨色气劲旋转而出,周围竟然浮现出了一道肉眼可见的阴阳气场,宫玉脚下,剑气勾连,突而冲天而起,将那阴阳气场嚼碎,长剑抬起,磕在了折扇上面。

    气劲破碎,以两人为中心朝着外面逸散。

    宫玉右手扣剑背负在身后,左手溢满了内力,朝前面平平挥出。

    便有风吼声如雷。

    若以中三品内力变化加入其中,这一掌当有鸾凤齐鸣,风火涌动。

    此时却也已经足够,那柄柴刀片片碎裂,薛琴霜右手抛下刀柄,抬手接住了那折扇,啪地一声展开,身形朝后飘出。

    左手如同依依不舍,朝前探出,食指轻叩微弹,一道银针旋转而出,撞在了那有如实质的内气剑风之中,撞出了一道轨迹,朝着宫玉而去。

    后者手掌抬起,将那银针夹在了指尖。

    掌力如同分江划海,朝着两旁涌动而去,在地面上砸出了放射性的痕迹。

    少女落地,轻拍了下衣服,笑道:

    “那,这一局算是我胜了。”

    “宫玉前辈,你可不能拦我。”

    言语声中,少女脚步轻快地走出,这一番能与宫玉交手一番,她心中实已极为欢喜,不逊饱饮了美酒,可这个时候,却更想得要喝上些清酒。

    心中颇为酣畅,脑海中却又想起了王安风之前展现出的剑术,颇为动心。

    不若去寻他交一次手?

    宫玉并未回头,只垂首看着自己的手掌。

    白皙如玉的指腹上渗出了一丝殷红血珠,颇为刺眼。

    未到中三品。

    但,很强。

    考虑搏命手段,甚至可能以自身重伤的代价,将六品武者毙于掌下。

    女子将手掌垂下,却并不担心薛琴霜出去。

    因为这一次并不只有她一人过来。

    数息之后,一袭白衣,墨法垂肩的女子从后而来,眉宇间极是安静,方才展现出了远超同辈武学造诣的薛琴霜,已经被制住。

    无论再强的下三品,面对上三品宗师,都无有还手之力。

    薛琴霜再如何天才,也毕竟只有十五岁年纪。

    少女被无形气劲控制,乖乖回去了丹阁,坐在了桌旁,一袭白衣,眉眼如画卷一般。

    大长老安静地看着她,突然道:

    “想要和我喝一杯吗?”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