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五十九章 等待寿宴(2/2)
    正文

    自薛琴霜受伤,至大长老寿宴当日,尚且还有五天的时间。

    而答应的三日机缘,已经结束。

    之后数日,百里封每日里盘坐在山崖那块青石之,尝试以剑客养剑之法,去增强自己和陌刀的联系,可那柄陌刀只是寻常兵刃,自然做不到生出灵性,和武者产生共鸣,只是兵家少年的眉宇之间,却逐渐生出了些许属于剑客的凌冽刚直。

    宫玉曾看他盘坐于此,看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

    随即便令青锋解弟子暂时不可以来此处练剑。

    而拓跋月则只是呆在房,练习着从经阁寻来的内功心法。

    青锋解虽是剑派,但是其内功心法在整个江湖之,也属之选,但是少女却未曾去选择那些颇有盛名的神功典籍,而是选择了一种虽不甚强,对于天资却没有太苛刻要求的内功。

    修成之后,能以朽木为利刃,破三千甲。

    掌门书房之。

    宫玉低语将百里封和拓跋月近日来行为说出,掌门祝灵左手扶着额角,放下笔来,颇有兴趣地笑道:

    “一个心性勇猛,一个却能克制自己**,懂得知足的道理,如履薄冰。”

    “这两个孩子都很不错。”

    “只要初心不改,应当是能够凭借自己的修行,越过三品龙门,但是要再进一步,要看他们机缘了。”

    宫玉点头。

    天下武者众多,能获此评价者却寥寥。

    三品能凌空御虚,能入三品者,必然有其过人之处。

    百里封能够做到这一步,在她的预料之,从扶风学宫出行,一直到山下八卦迷踪阵,都能够看得出这位兵家少年虽然莽撞,却有两分兵家勇猛精进的气质,而拓跋月的选择则令她颇为诧异。

    祝灵右手放下,却又问道:

    “那个唤作王安风的孩子,他这几日,在做些什么?”

    宫玉闻言略作回想,便将王安风的行为开口讲出。

    青锋解外万剑山。

    经阁之前。

    一堆鹅卵石垒在了一起,弄了个火炉模样,里面塞了些树枝苦柴,酒自在随手挥出了一道火焰劲气,将其点燃,两边各自插了根树枝,树枝有分叉,一根树枝穿了条颇大的鱼,架在了这两根树枝分叉固定住,王安风坐在溪旁青石之,双眸微亮,嘴唇微抿。

    少年的神态认真,如同出剑的剑客一般从容而冷静。

    一手转动着鱼,一手从腰间的包囊里面弹出一个个小瓷瓶,将其粉末洒在鱼肉,伴随着火焰的烤灼,鱼肉渐渐散发出了极其诱人的香气,弥散在这空气。

    少年对面排排坐着个衣着邋遢的老者,身着白衣的女子以及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全部都眼巴巴看着那逐渐变成金黄色,散发香气的烤鱼。

    酒自在狠狠地吞咽了口口水。

    自从数日前,偶然发现眼前这小家伙还做得一手好厨艺,他便黏在了这里。

    后来更是发现,这小子竟能够以药材代替香料,做出的吃食非但没有药毒,还有两三分补益,起丹药而言,这等药膳更易于吸收,心越发惊异,此时他面一幅馋相,眸子却依旧清明。

    看着少年手法,看着他将数种药物洒在了鱼肉面,脑海之回想这两三日所见。

    已经是超过了二十种不同药物。

    而王安风出手的时候,竟然看都不看一眼,显然是对于这些药物药性极为熟悉。

    武者懂得些药理这是正常,但是王安风既通药理,又懂得针法,若说他只是如寻常武者那般懂个皮毛,酒自在是绝对不信的。

    究竟是哪个隐居的高手,教出的学生?

    老者心困惑。

    “烤好了。”

    少年将烤鱼拿起,手取来旁边的匕首,倒扣在手掌,他虽然没有学过怎么使这匕首,可是在铜仁巷已经见识过了百家武学。

    初始只是少林弟子,后来不知怎么得,又多出了许多其他门派的武者。

    其有个浑身穿着蓝紫色衣裳,气质阴诡,蒙面使毒的门派,颇为擅长匕首鞭法,极为阴毒,王安风和他们交手不知道有多少次,虽然不知道其招式的核心劲气变化,但是外在动作却是看了个十成十的熟悉。

    此时扣着匕首,倒也似模似样,随手一抖,匕首如同牡丹盛开般抖出了一串的寒芒,将烤好的鱼肉切出,一片片落入了准备好的盘子里面。

    这里除去了他和酒自在之外,也只有经阁之的那一对师姐妹,一条鱼虽然吃不太饱,也不算很少,每人都分得了小半盘子。

    酒自在夹了一块烤鱼塞入嘴里,双眼微眯,只觉得入口酥脆,鱼肉却是鲜嫩,他行走天下几十年,这鱼算不绝顶的味道,但是因为特殊的手法,倒是颇有一番风味。

    咽下肚去,恰好看到了王安风顺手将那柄借来的匕首收入鞘,放在一旁,动作颇为凌厉狠辣,双眼微眯,脑海又浮现出了数个名字。

    究竟是谁?

    自知道了王安风并非是学宫学子,而是个藏书守之后,他便对少年的师承,表现出了极大的乐趣。

    这等武功造诣,若是没有名师教导,他绝对不信。

    剑术,医术,内功。

    还有这颇为凌厉的匕法,看那模样,应该是一门颇为凌厉的匕法收匕式,既能收回兵刃,其后也还蕴藏有数种变化,可攻可守。

    王安风自然不知道老者心所想。

    他现在在青锋解,不能回去少林寺,是以这数日来,除去每日里修行内功,倒是颇为放松,只是脑海之不时在回想那柄三愚剑展现出的剑术,每每若有所得,可真的拿起剑来,却又是一片茫然,不知从何而起。

    那种若有若无的感觉,真的令人心难受地厉害。

    王安风看着手的烤鱼,脑海又浮现了那种感觉,双眼之略有茫然,那一枚枚鱼肉在他眼都如同剑光,阻隔出了一小片世界,并以此为开始,逐渐衍化剑术,越发失神,王安风手握着筷子,不自觉地在空滑动。

    酒自在见状翻了个白眼。

    “又开始了。”

    筷子落在自己盘子,却夹了个空,却是方才出神思考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将烤鱼吃完,老者砸了砸嘴,颇有些意犹未尽之感,视线落在旁边小姑娘和那女子身,两人警觉地护住了自己的烤鱼,往后微缩,眸子里面满是警惕神色。

    酒自在颇为尴尬地收回视线,却又看向了王安风,嘴里嘀咕道。

    “小子,你现在也不吃,凉了的话,浪费了。”

    言语声,手筷子似慢实快地朝着少年手里盘子落去。

    他武功极高,出身于微末小派,一身所学大多是寻常的武功,而非常之人是能令寻常武功展现出精彩至极的一面,武功到了他这一境界,早已经不拘泥于派别之分,随手使出便是一招,每一招,却又有七八门武功影子。

    这一落筷,其速有夜叉棍法发追星赶月之迹象,而诡之处,更甚泼墨披麻剑稚凤归巢三分,纵然是王安风清醒时候,也不要想能够避地过去。

    这是打定了主意,要打打王安风的秋风。

    可在此时,少年手筷子后发而先至,恰恰好将酒自在的筷子弹开,并且自然而然递出一剑,直往破绽而来,酒自在轻咦了一声,眸亮起光来,看那少年双目依旧茫然,似乎还在走神之,可手招数,以筷子施展剑法,却展现出了不一样的精彩。

    老者一连变了数招,都被拦住,虽说未曾使出真本事,可这也足以令他侧目,虽然年老,却能够见得后辈如此,不由得心生欢喜之感,长笑出声,以手筷子做兵器,使出了些真功夫。

    以气控兵,一者施展九曲剑,川流不息一招,一者则以三阴蜈蚣枪,勾魂夺魄一招为骨,施展了盘山剑法第八式。

    毒辣与浩大两招并行,本以为王安风能够拦住,却不想轻易地将少年手筷子打落在地,微怔时候,便看到了王安风眼已恢复了清明之色,正无辜地看着自己,不由得干笑出声:

    “那什么……快要凉了。”

    “凉了,不好吃,吃饭吃饭,哈哈哈……”

    ……………………………

    青锋解·丹阁。

    薛琴霜看着旁边送来的午饭,感觉到了自己的世界开始变得灰暗。

    白饭粥里面,飘着两根绿油油的油麦菜,面看不到一丝丝油星子,一旁还有个小圆碟,里头是用醋腌好的白萝卜红萝卜青萝卜。

    手掌微颤,两根筷子跌落在盘子。

    门外的丹阁弟子听得声音,推门进来,却不见了那床少女,微微一怔,紧走了两步,赶前去,便在此时,一道身影从天花板轻轻落下,如流云舒展,未曾发出丝毫的声音。

    落下的瞬间,手指伸出,在那弟子脖颈处穴道轻轻点了一下,内力运处,那修为已经九品,以青锋解秘传内功为根本武学的清秀少女未曾有丝毫的反抗,双眼一阵茫然,身子便软倒下去,被薛琴霜抱在了怀。

    “抱歉……”

    薛琴霜在丹阁弟子耳边轻喃一声,将那少女抱床铺,小心地给盖好了被子,转身便朝着门外跃出,步伐轻快,一双褐瞳似在放着明光一般。

    才踏出门口,便看到了身着白衣,神色清冷的宫玉。

    “你想要做什么?”

    ps:第二更。

    感谢说不完的小时候万赏,以及先前诸位书友的万赏……这段时间正在想办法攒稿子,之后加更的时候,再一位位正式感谢哈,包涵包涵(抱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