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五十八章 各自成长……(2/2)
    “扶字楼?”

    王安风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初入扶风郡城时候,看到的那座百丈高楼,冲天而起,飞檐虎首,檐角垂着金铃,随风微震,下面系着的红色绸布拂动,如同烈烈火焰一般,灼烧着来人的眼眸。

    扶字楼。

    酒自在颔首,看了少年一眼,道:

    “看你模样,竟是不曾知道这扶字楼的事情。”

    “此次寿宴回去,你自可前往。”

    复又饮了一口酒,老人随意问道:

    “对了,你小子功夫不差,拜得是哪一位夫子?竟然还不曾告诉你扶字楼的事情?”

    “……晚辈不是学子。”

    老者诧异侧目,看到了眼前的少年挠了挠头,道:

    “晚辈是藏书守。”

    …………………………………………

    青锋解·丹阁。

    薛琴霜躺在床上,右手伸出,一双褐瞳却在乱转,似是想要离开,却被旁边面色清冷的宫玉看着,不能妄动,在她身旁,一位面目慈和,满头银发的老妪坐在小板凳上,伸出手来,按在少女脉上,内力顺着经脉流淌入躯,哎呦一声,颇为吃惊道:

    “乱来,乱来。”

    “实在是太乱来了。”

    宫玉站在一侧,开口问道:

    “婆婆,当如何调理?”

    言语态度,都是极为尊重。

    眼前老妪少年时候曾有奇遇,曾经陪在药叟身边行走过天下,之后又数次拜师名医,虽然武功只勉强上了六品,但若论医术,青锋解中以她为最好,因此宫玉倒也不担心她没有办法。

    老妪闻言收回了右手,先是对宫玉道了一句不必担心,复又转头看着薛琴霜,笑眯眯地道:

    “小娃娃啊,你这伤伤的粗狂,办法,倒也是简单。”

    “你可要听话。”

    薛琴霜面目乖巧点头,便听得老妪继续开口道:

    “服药静养,以本身的内力根基,混合上药物,很快就能够恢复过来。”

    “只是这段时间,切勿动武,甚么酒肉,甜食,滋味浓厚者,一律不准碰,否则会延误伤势。”

    少女脸上笑容略有僵硬,一双漂亮的褐瞳瞪大。

    这一瞬间,她几乎有了整个世界都离自己而去的悲伤。

    而那边老妪已转过身来,和旁边弟子吩咐些事情,她年纪已经颇大,精力不如往昔,这几年开始已不常在丹阁之中,这次还是薛琴霜一事关系到了扶风学宫,方才亲自过来给她诊断。

    片刻之后,宫玉和老妪弟子将老人家送出了丹阁。

    宫玉颇有好奇地道:

    “婆婆,她的伤势,需要这许多禁忌吗?”

    老妪笑出声来,道:

    “自然不要,有内力在身,以她的武功,配合丹药静养数日就好,哪里要这许多禁忌?”

    “那……您这是。”

    老人脚步微顿,笑道:

    “小姑娘家的,整日里打打杀杀。”

    “你不知道,学医术的最头痛这些剑疯子,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便是一身的伤。”

    似乎想起了什么,老妪声音渐低,却又摇头失笑:

    “所以我便让她也尝尝苦头。”

    直到薛琴霜服下了丹药,被拦在丹阁前厅的拓跋月和百里封方才能进去探视,他们方才已经在外面听丹阁中弟子说过,知道了薛琴霜伤势并不是很要紧,一直悬着的心方才放了下来。

    安慰交谈了片刻,因为不想要打扰到薛琴霜静养,两人起身告辞。

    百里封背着把陌刀,神色大大咧咧,走出门外,拓跋月则是又说了几句,临别时候,脚步微顿,倚门回首,看着躺在床上,神色颇有些百无聊赖的薛琴霜,道:

    “薛霜公子……”

    薛琴霜微怔,看向前方。

    拓跋月抿了抿唇,轻声道:

    “是薛霜姑娘罢?”

    薛琴霜并没有什么遮掩,只是笑道:

    “看出来了啊。”

    拓跋月颔首。

    方才在飞瀑之下,虽然薛琴霜白衣上沾着的水被内力蒸腾,但是黑发披散,嘴唇染血,隐约透出的那一丝飒爽和不经意的妍丽,仍旧令身为女儿家的她都心中动容,甚至心动不已。

    就在这个时候,她本能地发觉了,眼前这位薛霜公子绝不可能是男子。

    此时确认了,心中浮现遗憾的时候,却也有一丝庆幸。

    心中百感交集,都不足为外人道也,轻轻道了一句好好休息,便转身出来了丹阁,看着远处的风景,那风景秀丽,少女脸上神色复杂,轻轻呼出口气来。

    有时候她真的有些怨恨天地不公。

    为什么,人和人之间要有这么大的差距。

    如果……

    念头方才浮现,拓跋月抬起双手,拍在了自己两颊上,借着刺痛,将心中的软弱压下,双眸再度明亮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眉宇飞扬。

    那本秘籍,尚且没能修会呢。

    心中给自己鼓了鼓劲,拓跋月加快了步伐,快步离开。

    红衣如火。

    而在这青锋解,一处临崖青石之上,背负着陌刀的百里封盘腿坐着,抬起头来,呆呆看着天空中翻腾的云雾,脸上没心没肺的笑容此时收敛,双眸幽深。

    薛琴霜一念引动百剑相随。

    王安风持剑破尽百门剑法。

    “额啊啊啊啊……”

    少年呼出一口浊气来,双手烦躁地在头上胡乱抓着,身子朝后仰倒,却没有摔在地上,右腿搭在青石上,便令身子和地面平行,展现出了颇为扎实的基础,双臂从身侧垂下,搭在地面上,仰头看着云聚云散,

    “真是,好厉害……”

    百里封叹息出声,身形发力,自空中旋转,调整了身姿,轻轻落在地面上,起身看着山下的风光,只感觉一股难言的压抑感觉笼罩在了他的心头上,纵然是洒脱如他,也难以挣脱出来。

    不甘,不愿。

    最重要的是,不愿意被抛下。

    年少的人总是骄傲,不愿意落后于人。

    眼中神色清明,百里封盘坐在了青石之上,背后那陌刀挥舞出了凌厉的光,架在膝盖之上,左手拂过了刀柄,右手轻弹刃锋,清越嗡鸣,双目微阖,精气神以这段时间在青锋解中找到的秘籍中所述,凝聚为一,尝试和那陌刀共鸣。

    他想得很清楚。

    剑和刀,并无差别,既然能够养剑,为何不能够养刀?

    刀剑都只是凡铁。

    因人而通灵。

    呼吸的声音逐渐变得悠长而沉静,和这山上风光似为一体。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