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五十七章 柳暗花明,白虎堂的消息(2/2)
    王安风和薛琴霜终究没能够打起来。

    少女从万剑山上纵身跃下,就算是精通外功的武者,也免不了身受重伤。

    等王安风知道了薛琴霜那堪称疯狂的举动之后,被吓了一大跳,如何还敢和她动手。一番劝说,加上宫玉以未来的武道前程为‘恐吓’,掌门出手,才将不甘不愿的少女带回了青锋解的丹阁之中。

    那里有精擅疗伤的六品武者,足以替薛琴霜调理根基。

    这件事情,由不得青锋解不慎重,若是让扶风学宫的天才弟子在这青锋解中坏了根基,此事只要想想,便令青锋解的长老们一阵头痛。

    百里封和拓跋月担心薛琴霜伤势,随之而去。

    而王安风则是被留在了这万剑山上,旁边就是那名为酒自在的老者,瞪着一双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令少年心中一阵别扭,脖子往肩膀里面缩了缩,开口道:

    “前辈……您有什么事情吗?”

    酒自在目光收回,打了个哈哈,道:

    “有事?老夫能有什么事情?”

    话一出口,自觉失言,酒自在声音微微一顿,强行改口,道:

    “不过说来,方才还有一事未曾问出来……你小子武功不差,呆在青锋解经阁之中,可是有什么东西不解?”

    老人视线落在王安风脸上,对于这个小辈,他心中颇为欣赏,无论是心性,还是武功,并不介意为其解惑,咧嘴一笑,道:

    “不妨说出来。”

    “老夫行走天下数十年,或许知道。”

    王安风微怔,听出老者意思,略有犹豫,却也觉得这不是什么不能告人的事情,因此只是迟疑了一下,便抱拳一礼,开口道:

    “晚辈确实是有些困惑。”

    老者抬手饮酒,随意道:

    “尽管说出。”

    王安风沉默了下,脑海之中回忆起了赵正寿宴,入魔的倪天行,追杀自己的武者,神色微凝,开口道:

    “不知前辈可知道,白虎堂,这个组织?”

    酒自在生性潇洒不羁,脸上常常带笑,就算是神兵的诱惑也能够挣脱,可见其心性,但此时他脸上的笑容却微有僵硬,逐渐敛去,被缄默代替,握着酒葫芦的手掌放下来,视线落在王安风身上,沉默了下,道:

    “白虎堂……你是如何接触到这个组织的?”

    “晚辈路途曾被其追杀。”

    酒自在右手抬起,在少年额上轻拍,摇头道:

    “不老实。”

    “这个组织可不是甚么杀手堂,若是要杀你,自然是有其他的理由。”

    “而你还在这里好好坐着,想必你只是无意涉及了这件事情。他们没有动用真正的高手对付你。”

    王安风听老者语气,显然是颇为熟悉这个组织,心中浮现喜意,站起身来,看着酒自在,声音下意识微有提高,道:

    “前辈知道这白虎堂!”

    老人看他一眼,道:“我说了我行走天下数十年,自然会遇到这些江湖上的魑魅魍魉。”

    “白虎堂,自然知道。”

    少年面有喜色,却看得老者摇头,道:

    “但是我却不能告诉你。”

    王安风微怔,复又回想起方才老者说这白虎堂中真正高手时候,脸上浮现出的那丝丝忌惮,心中便又明白过来,低声道:

    “是因为,晚辈的实力还不够?”

    酒自在颇为诧异地看他一眼,微微颔首,道:

    “学宫出来的,脑子就是不一样,好使!”

    先是夸赞了一句,继而便干脆利落地道:

    “没错。”

    “你小子心性颇对老头子脾气,武功也好,人品也好,所以我断不能让你就这样白白去送死,你若早死,实在是这天下江湖的一个损失。”

    “我是断断不能做出这等事情的。”

    声音微顿,老者复又想到,如果此时不告诉这小子,按照他方才展现出的心性,那是必然会去寻找其他人问出这件事情,若还真给他打听出了消息,搞不好要坏了这条性命。

    不成,得保住这小子。

    心中念头急转。

    酒自在面上神色不变,抬手灌了一口浊酒,开口宽慰道:“但是你也不要着急,老头子知道那帮货色都是些什么人,你既然和他们有仇,我自然不会去拦你。”

    “可你的实力,却又实在太差。”

    “不说其他,就算是你现在知道了白虎堂中人所在,你又能做什么。”

    “屁事情你都搞不定。”

    老者遣词用语颇为粗蛮,说的道理却是清楚明白地很,王安风敛目,知道眼前老人是为了自己好,可是这幕后之人的消息便在眼前,却不能得知,心里面难免有些憋屈,酒自在看他模样,知道拖得差不多了,便悠哉开口道:

    “不过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嘛,有三个条件!”

    老人左手伸出了三根手指,在王安风身前晃悠了下,嘿然笑道:

    “只要你完成了这三件条件,那么我保证,你想要问的东西,老头子知无不言是言无不尽。”

    “我可夸下海口啊小子,若论武功,那么这天下确实有许多比老头子我要强,甚至强上不少,但是若论见识广博,江湖隐秘,嘿嘿,不是我吹,那些个整日里呆在自家门派里的祖师爷们,可不一定比我这走南闯北数十年的老江湖要懂得多。”

    “如何?”

    王安风看着眼前老者。

    三日来,连隐世名门都未曾找到白虎堂的消息,恐怕属于禁忌一类,不允许寻常弟子知道,若是这样来想,恐怕风字楼中也难以找到。

    不若先听听条件。

    心念至此,少年呼出一口浊气,抱拳问道:

    “敢问前辈,是……哪三个条件?!”

    酒自在嘿然一笑,上下扫了眼王安风,道:

    “这第一个条件嘛……很简单。”

    “老头子看你内功功体应当已有了九品火候,中三品龙门没有那么好跃,那就放低点要求,什么时候,你的内功到了七品境界,便当你满足了第一个条件。”

    声音微顿,复又解释道:

    “不是老头子为难你,唯独你的内功到了七品,你才有了知道这件事情的资格,要想参与其中,嘿……”

    老者不言,只是略有不屑地摇了摇头。

    出乎他的预料,少年几乎没有任何考虑便答应下来。

    王安风本就不打算此时去查。

    若是现在乱来,赢先生怕不是要将他的额头敲肿。

    想到这里,少年的额头似乎隐隐发痛。

    老者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却未曾表现出心中惊讶,晃了晃手中酒葫芦,开口道:

    “第二个条件,大秦星宿榜上,名列天罡地煞之数。”

    “天下间多的是蠢货,内功修为不错,手底下功夫却臭烘烘的,只能欺负些内功差的人,碰到真正的硬茬子,跟木头桩子没差,只有挨打的份儿。”

    “老头子丑话说在前头啊,若你成了这种货色,你小子,一句话也不要想在我这儿知道。”

    言罢还朝着一旁吐了口唾沫,脸上浮现厌恶之色,显然是对那种只修内功功体的武者极为不屑。

    王安风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眼前的老者是他现在能够抓到的唯一机会,他是绝不肯放过的。

    “敢问前辈,第三个条件是……”

    老者看他一眼,问道:

    “你小子,是扶风学宫的?”

    王安风点头,酒自在抚了抚短须,道:

    “那便成了!”

    “第三个条件,大秦扶风郡,扶字百层楼。”

    “你若能上到第三十层,我便答应你!”

    ps:第二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