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五十六章 剑中圣者名三愚(12)
    百里封和拓跋月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僵硬。

    似是躯壳失去了掌控,却能够感觉到血液在心脏的加速跳动之下朝着四肢百骸冲过去,朝着自己的大脑冲来,冲击地眼前有些发晕,冲击地大脑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他们自剑阁而出。

    那上百把灵剑此时就在他们前面数百米的地面上,铮然长鸣。

    他们看着那蓝衫少年踏步前行,却是从未曾想过,他竟然如此之强。

    “安风……”

    正在此时,王安风的脚步却突然一顿,不再向前,百里封和拓跋月有些困惑,便听到了一声悠长剑鸣声响起,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浪从王安风薛琴霜之间震荡而起,横扫四方,直震得长剑齐鸣。

    百里封心中不觉浮现一丝不安,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双眸瞪大,道:

    “这是……什么?”

    “三愚剑。”

    苍老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两人回身,便看到了位穿着破旧邋遢的老者,腰有蛇皮袋,一手拎着个硕大的酒葫芦,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前面,随口回答道:

    “也是这万剑山上,最高处的一柄剑。”

    “百余年前,剑圣所用。”

    言语落下,老者亦是心有不解。

    三愚剑,方才已经被那少女引动,然后被拒绝了剑圣之路,本应当就此结束,至多如方才那些灵剑一般,被气机引动,本能反击。

    此时,为何却又出现了如此异状。

    远空之处,有数道身影急掠而来,有神色清冷,身后负剑的宫玉,有雍容华贵,玉凰束发的掌门,也有那白衣墨发,神色安静的大长老。

    腾空的劲气冲撞了虚空,将那无形剑气搅动,飞瀑如雷轰鸣直下,三愚剑上,隐有流光收敛,继而抬起,如同施展寻常剑法一般,朝着王安风直刺而来。

    剑锋震荡了虚空。

    王安风后撤一步,抬剑上封,两柄长剑相触。

    八面汉剑微颤,两侧剑刃震动,发出了悠长剑吟。

    宫玉等人落在了那老者身旁,朝那老者见礼,唯独大长老只是看着下面逐渐交手的王安风和三愚剑,眸子黑白分明,神态安静。

    酒自在散人饮了一口酒,也一同看去,看着那双剑交击,无论王安风剑法如何凌厉迅捷,那三愚剑只是以朴素剑招相击,却能完全破去,周围百剑齐鸣,如同赞颂。

    看了许久,大长老突然开口,轻声道:

    “三愚剑,在找传承者。”

    “剑法的传承者。”

    下方又是一次交击,七十二手使破再度被破,王安风脚步后撤,三愚剑如同被人握在了手中一般,不紧不慢地逼迫,少年紧咬钢牙,内气自丹田开始,迅速朝着四肢百骸蔓延。

    清越钟鸣声起。

    隐隐有赤金色的佛文浮现在了王安风面庞之上,令少年面庞多出了三分庄重。

    那剑陡然长啸,猛地斜斩。

    王安风掌中的长剑被打得一偏,三愚剑在少年身上轻轻扫过,触及了数处大穴,凌厉气机没入了王安风身躯之中,方才鼓荡而起的金钟罩内力就如同被打到了七寸的蛇,登时在少年体内碎裂开来。

    面庞上浮现的异状散去,就连雷劲都被尽数打散。

    提起的内力散去,王安风脚步略有踉跄,朝着后面退去,动作略大,激荡起了身下的积水,跃起了一片清流,却被三愚剑一剑斩成了粉碎,化为了真正的雾气朝着王安风扑去,雾气之中,似有神龙探爪甩尾,剑锋凌厉,王安风咬了咬牙,长剑横栏在胸前。

    三愚剑剑锋点在木剑剑脊之上。

    王安风面色微白,整个人便被打得连连后退,十数米方止。

    那剑微抬,剑锋指着少年,似乎有剑客持剑,对其颇为不满,让他再来,王安风呼出口气,咬了咬牙,提剑再度踏前而斩。

    远处老者皱眉,看着这一幕,道:

    “剑法?传承?”

    大长老点了点头,双眸倒映着下面景致,安静开口: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剑圣的剑法,就是囊括天下,自成一天下。”

    “刚刚是道路的传承,现在是单纯剑法的传承,无有半分掺杂。”

    声音微顿,女子眼中浮现探寻之色,似在思索,复又开口道:

    “大抵是先前的孩子,有剑圣当年的秉性。”

    “而这个孩子的剑法,则有了少年时剑圣的味道。”

    酒自在瞳孔微缩,这等评价比他方才所给出的还要高上许多。

    上三品虽难,但是天下之大,几无穷尽,江湖中人,更是如同过江之鲫,每过十数年,就有数不清的少年入了这浩大江湖,故而上三品宗师,也总是有的,更有持拿神兵,以中三品匹敌上三品者。

    但是,那可是剑圣啊。

    老人看着下面的那在三愚剑下步步后退的蓝衫少年,复又看着已勉强起身,双眸之中流光溢彩的白衣少女,双目有些发直。

    “娘希匹……”

    突然又想起了另一个念头,猛地转身看着旁边的大长老,双眸瞪大,道:“等一下,若三愚剑能够自行辨别这些……那,那它岂不是……”

    酒自在的舌头不由得有些打结。

    大长老微微颔首,轻声道:

    “神兵有望。”

    老者嘶呼倒抽了一口冷气。

    再转过身,看向那柄长剑的神态便已经充满了郑重。

    神兵有灵。

    真正的神兵,几乎是可以当作道友来对待,而非是兵刃。

    但是,剑圣当真如此之强?

    老者心中满是震撼。

    强大到了他的佩剑,也已经拥有了成为神兵的资格?那在他生前,究竟是要多强?横压天下一切奇才吗?

    胸中思绪翻腾,却又摇头叹息道:

    “若是那小家伙,知道自己放弃了一柄神兵,会不会后悔?”

    大长老转头看了他一眼,老人眸子依旧清明,却隐有自嘲。

    便心里明白不是薛琴霜后悔,而是眼前的酒自在动心。

    他察觉了自己动了贪心,故意将心中的念头以这种方式说出来,让自己能够直面自己的**,不令其滋长,不受其污浊。

    大长老收回目光,轻声道:

    “会不会后悔我不知道,但是纵然她握住了三愚剑的剑柄,也只能够体悟到剑圣的道路,而无法带走这柄剑。”

    “剑圣纵横天下,只有这一柄剑。”

    “而这一柄剑,也只会有剑圣一个主人。”

    声音平静,只在两人之间响起,继而便被那飞瀑雷鸣掩去。

    下方王安风只觉得自己举步维艰,眼前虽然只有一柄剑,却带来了他难以想象的恐怖压迫力。

    他甚至于感觉不是自己在出剑。

    而是对面那柄三愚剑在操控着自己出剑,其每一招都将所有可以出手的选择封锁,只留下了一个破绽。

    兵法之道,围三缺一。

    少年心中明悟,但是此时却根本难以挣脱这令他难受的漩涡。

    每一息,每一刻,摆在他面前的唯有一种选择。

    应当够如此出剑。

    也只能够如此出剑。

    那些平实的剑招之下蕴含的劲气,让他整个人如同牵线木偶一般,极为难受,却也给他展现出了武道的新的世界。

    原来,剑法还可以如此模样。

    少年的双眸微微瞪大。

    令对手只能如牵线木偶一般出手。

    连出手都无法随心所欲,那么生死又怎么可能还在自己手中?

    正当他心中有所领悟的时候,那柄三愚剑突然震颤鸣啸,不再出剑,而是再虚空盘旋一周,似颇为满意地吟啸一声,继而便冲天而起,倒插在地的上百把灵剑震颤出声,一同跃起,朝着天穹之上飞去。

    瞬间似乎有上百位剑客一同出剑,耀眼而凌冽的剑光占据了整个天穹。

    青锋解外万剑山,如同在瞬间坠入了剑道仙境。

    在场众人皆神色震撼,眸中隐有失神。

    眼前是难言的璀璨明艳。

    王安风微呼出口气,那丝丝领悟淡去,沉入了心底。

    虽然心中对这件事情还有些疑惑,但是动作却丝毫不满,收剑入鞘,运起轻功,朝着前方薛琴霜急急奔去,于身后激起了一片水花。

    待得冲到了少女身边时,王安风的右手已经落在了腰间针囊之上,手指弹出了三根银针,薛琴霜抬手拦住他的动作,摇头道:

    “不用了……”

    “我也通些医术,服了丹药,并没有甚么大碍。”

    王安风此时方才想到了眼前少女那十三少的称呼,想来医术也为她所长,心中微松口气,收回了银针,便准备问她是如何弄出了这一身的伤势,可尚未曾开口,便看到了薛琴霜持剑起身,视线从少年的脸上掠过,落在了身后那柄状似寻常的木剑剑柄上。

    双眸明亮,有如星辰。

    “什么时候,和我打一场。”

    少年神色微微一呆。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