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五十五章 七十二手使破(22)
    事出突然,那老者神色微变,正要出手将王安风拉住,却又微微一顿,眸中所见,那少年竟无半点畏惧惊怖,身形在半空舒展,右手已经自然落在了身后的木剑剑柄之上。

    神色气度,皆如同捕食的猛虎一般。

    老人本已经伸出的右手重又收回,落在腰间,将那硕大的酒葫芦拿起,仰脖灌入口中,视线落在了王安风身上,当察觉到一股气韵浮现的时候,双目微亮,嘴角不可遏制微微挑起,于心中略带不敢置信以及难言的欣喜低喃。

    喂喂喂……不是吧……

    才来一个悟出了剑意的武者。

    今天这是怎么了?

    听到了声响从经阁之中奔出的百里封和拓跋月才跑过来,便看到了那冲天而起的长剑,看到了半跪在地的少女和凌空落下的王安风,神色微变,百里封心中焦急,忍不出踏前一步,呼喊出声:

    “安风!!”

    少年双眸似有寒光闪过,握在剑柄之上的手掌猛然发力。

    八面汉剑于铮然剑啸之中出鞘,瞬间斜斩前方,与凌空而来的两柄长剑左右交错一次,爆出了刺目的火星。

    长剑无人操控,被击打后退。

    王安风趁势落在水中,身形半蹲卸力,激荡起了一片水花,涟漪挡开,少年身躯之上,蓝色雷霆如龙纠缠,一闪而过。

    此时他已落入了上百柄灵剑包围之中。

    激荡而起的水花落在水面,原本冲天而起的灵剑为气机所触,再度逆转,剑柄朝上,剑刃直指地面,蕴藏数十上百年的锋锐气机浮现,令水面上浮现了道道涟漪。

    半空之中,有数道身影急掠而至,想要出手阻拦,那老者仰脖饮了一口浊酒,左手随意挥洒,并无半点招法,只是一掌横击,便有浑厚气魄扫过半空,远处层云尽散,柔弱的空气压缩成了天底下最难以逾越的坚壁,阻隔在那数人身前。

    那三道身影极速骤停,现出面貌来,皆是一身白衣,背负长剑的女子。虽然看得出年纪都已经不小,却仍旧风韵不减,足称得上风华过人。其背后长剑各自不同,却皆有异状,显然非同凡响。

    老者将手中葫芦取下,随意摇晃,平声道。

    “着急什么?看戏看戏。”

    三人中为首的女子踏前一步,虚空中裣衽一礼,沉声道:

    “酒自在前辈,灵剑虽然只会本能反击,所出招法与对手相仿,但是毕竟有上百之数目,若是旁观,恐要生出祸乱。”

    声音微顿,复又加重了些语气强调道。

    “毕竟,这是扶风学宫的学子。”

    老者毫不在意,看向下方那因为气机而动的灵剑,神色专注,仿佛山岩之上扎根数十年的老松,牢不可破,无有丝毫的动摇,道:

    “无妨,有老夫在。”

    灵剑失其主,又并没有能够成为神兵,只能够根据出手之人的实力进行本能的反击,这下方灵剑一百三十一柄,纵然是剑圣的那柄三愚剑,残存之力也非他对手。

    老者视线看着下方少年。

    复又饮酒一口,右手握着酒葫芦猛地一扬,清澈的酒液从葫芦口洒出,空气中氤氲着刺鼻的香气,显然是那种刮喉咙的烈酒,酒液从天而坠,如同雨水一般恰恰好落在了中央,那剑气机牵扯,如成剑阵,无形气机将那酒液尽数切碎成了细密的水滴,落入了瀑布积出的水面上。

    如同有万千条飞鱼甩尾,水面浮现出细密的涟漪。

    剑鸣声音汇合在了一起。

    王安风右脚脚尖深深踩在浅滩卵石之上,突然用力,暴起了一圈水浪,少年如奔袭的猛虎,朝着前方数百米外的薛琴霜而去,一柄柄灵剑亮起,随即按照它们在过去数十年甚至于上百年间所怀念的方式,或劈或斩,朝着王安风撕扯而去。

    少年的双目微微睁大,他的心脏跳动地很快,他的眼眸很亮。

    他想要去替薛琴霜疗伤,便要冲破这百剑阻拦。

    脑海当中,七十二手使破的招法飞速地流过。

    然而在他的脑海浮现出对策之前,他手中的木剑已经做出了反应,身形极速骤停,猛然回身,精气神凝聚为一,木剑笔直刺出。

    有清越的剑鸣声音爆响。

    八面汉剑和一柄纤长玉剑以剑刃相撞,稳稳地撞击在了一起。

    一圈气浪从剑锋所触之处震荡,继而便横扫四方,掀起了一层水幕,将周围长剑震得微微一顿,王安风手腕一转,长剑微挑,将对面之剑挑开,身形趁势而起。

    有长剑从身下而过,有长剑自凌空斩击。

    有剑列于虚空,有剑悲鸣长啸。

    那些灵剑似并无伤他之意,每次出招灵剑不过三柄,彼此却以剑意联结,忽而刚猛,忽而凌厉,几无穷尽,将那些剑客曾经年少时候仗之以横行天下的剑法尽数展现出来。

    少年的瞳孔微微收缩,手中长剑剑招更迭,越发迅捷凌厉,几乎本能般将那一门门剑术破去。

    薛琴霜因舍生忘死,除剑之外别无他物,而悟出了浩荡剑意,而王安风因为欲要救人,手中长剑越来越急,招法凌厉,七十二手使破在这一柄柄长剑的攻势之下,渐趋于炉火纯青之境。

    一身苦修外功,少林醇厚内力,是为根本。

    七十二手使破,观云望气的瞳术,二十八势劲气之法,是为剑胚。

    铜人巷中磨练,数度生死挣扎,是为炉火纯青,是为千锤百炼。

    若武者争锋于天下,今日当有新剑淬火,斩露锋芒。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

    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天际之上,女子动容,老者双眸瞪大,面上浮现不敢置信之色,终跌坐云端,白发乱舞,抚掌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好好好!”

    “一者以弃,我自行于我道,一者以破,持剑破尽天下法!”

    “都很好,都很好!”

    “吾道不孤!吾道不孤!”

    千丈高峰,有飞瀑轰鸣直下。

    少年踏步向前。

    长剑斜持。

    身后,一柄柄长剑铮然长啸,旋转落地,倒插于水面之中,震颤不止。

    顷刻间,已成为了一条坦途。

    ps:第二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