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五十四章 江湖散人(12)
    万剑山下,经阁之前。

    在王安风说完沉思的时候,突然传来大笑赞叹,一位白发老者大步而出,穿着衣服都是破破烂烂,但是却面庞红润,眼角眉梢无有一根皱纹,白发散乱,一手拎着个大葫芦,几有小儿头颅大小,右手随意一招,王安风脚下死掉的小兽便腾空而起,落入了老者五指之中。

    顺手掂了掂分量,老人一双眼睛微眯,喜滋滋地道:

    “这通明貂可是个好滋味,若以宽油爆炒,正好下酒。”

    “嘿嘿,两位小友若不介意,便舍给老头子罢?”

    言罢尚不等两人说话,便已经将其顺手放在了腰间蛇皮袋里,王安风道:“前辈拿去了便是。”

    又想到了混元功极为剧烈的反应,声音微顿,复又提醒道:

    “这小兽毒性不浅,前辈还要小心些。”

    那老者打个哈哈,道:“孩子话。”

    “老头子吃了不知道多少这通明貂,岂会怕那么一点点毒性?”

    方才他在旁边就已经看到了王安风左手上咬痕,这通明貂就算只是个幼崽,毒性也已经逼近八品之烈,看到王安风在中毒之后,依旧还能够一剑将之击杀,面色不改,本就心中好奇,复又听到他所说的话极为对自己的脾性,心生好感,便准备出来一见。

    此时少年所说,倒让他觉得越发顺眼。

    那边女子也反应过来,抱拳行礼,道:

    “青锋解吕白萍,见过前辈。”

    老人颔首,复又看向王安风,上上下下打量了下,咧嘴笑道: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抱拳,道:“晚辈扶风学宫王安风,见过前辈。”

    老者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了然之色,抚须道:“难怪难怪。”

    “能带晚辈来着青锋解的,除去世代交好的天山派,也就只有你们扶风学宫啦。”

    复又皱眉,略有不解地道:

    “你能在这里,估计是任长歌那老杂毛给说了话。”

    “不过这万剑山上机缘众多,那一百来把剑也就算了,那剑阁里头有许多的秘籍典藏,你为何只是钻进了这鸟不拉屎的经阁里头?”

    王安风微怔,心中反应过来‘任长歌’应该便是坐镇于扶风学宫风字楼的任老。

    却不想面容严肃,一丝不苟的任老竟有这样一个颇为潇洒的名字。

    这老者言语中对于宫玉眼中的第二等机缘颇为不屑一顾,吕白萍心中不忿,可眼前老人的辈分实在是有些高地可怕,也不敢说些什么,老者行走江湖数十年,看她脸上神色变化便知道了三五分,登时哈哈大笑道:

    “怎么的,你自己有些不好处,难道还不让人说了?”

    “那一百来把剑,能得其一,自然是前方一片坦途,足以令你轻松破入中三品境界,傲笑一方,算地上是高手,甚至于在中三品的修行都颇为轻易,二十年内,必然可以破入第四品武道。”

    吕白萍略有不服,道:

    “那不是很好吗?”

    老人长笑出声,伸出手来毫不客气给了吕白萍一个爆栗,哂笑道:

    “好?好个屁啊好!”

    “那是跟在别人屁股后头,拾人牙慧!”

    “重走前人道路,顺则顺也,但是却也会被限制在那些道路之中,难以踏足更强的地步,对于这天下武道则无丝毫益处,死后佩剑被重新送回这万剑山,老头子且问你。”

    “是人使剑耶?还是剑使人?”

    “是剑客耶,还是剑奴?”

    一连两个问题,振聋发聩,令吕白萍无话可说,本以为能够参透一两门剑术便可以成就江湖高手,可此时却觉得无法反驳老人,觉得以前所坚持的东西似乎正在破碎。

    正在此时,王安风突然开口,道:

    “但并非每个人,都能成为上三品,能保证直入宗师之下,四品武者,被称之为是江湖一流高手,纵横天下,何尝又不是机缘?”

    “前辈以宗师之身所言,心境不同,眼光也不一样,未免有失偏颇。”

    “再说,武功也只是一种手段,而非人生。”

    “就算一生困顿于武,又能够如何?”

    老者闻言侧目,定定地看了看王安风,突然摇头道:

    “嘿,困顿?”

    “道不同,不相与为谋。”

    “你竟非武者,老夫又和你说这个作甚,唉,老夫只是可惜啊……”

    “当年青锋解的祖师为了保留下那些精彩的剑术,以防流失于人间,设下了这万剑峰。可这些剑术留了下来,却又要令这江湖,失去了多少同样精彩的剑术啊。”

    “诚可叹乎……”

    谈及此事,老者突然叹息,王安风也明白他意思,若是那些弟子不曾去领悟这些长剑剑碑上面剑法武功,行走江湖,必然是能够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剑法,并不会逊色于这些剑碑所载,甚至于更为精彩,也未可知。

    是福是祸,机缘祸根,实在难以分辨地清楚。

    夫子让他们来这里,怕是因为担心被‘白虎堂’一类江湖组织暗害,是以期望他们能成长为江湖高手,足以自保罢。

    上三品宗师难成,四品武者也已经颇为难得。

    想到这里,心中突然悚然一惊,想到了去研究碑文的薛琴霜,突然便有些慌乱,对方在他眼中必然能抵达上三品之境,若是如此,这机缘对她而言,实则祸根。

    那老者则收拾了心情,笑道:

    “说来,你还未曾回答老头子,你自个儿待在这里,是要寻什么……”

    突有铮然剑啸声起,距此不远处的一处剑阁当中,一柄清幽长剑似有灵性,自行鸣啸跃起,旋转一圈,便朝着远处激射而去,显然是被某种气机引动。

    王安风神色骤变。

    老者声音微顿,抬眸看了眼那边方向,复又转头看向王安风,道:

    “你认得?”

    “灵剑已动,应是已经迟了。”

    声音颇为遗憾,却未曾打算出手。

    他行走江湖许久,渐渐明白了各自机缘天命,不好强求的道理,以此心境游戏人间,方能逍遥,不坠泥潭,再说就如王安风所言,是福是祸,唯独自己能知,成四品武者,也算得机缘。

    正当此时,剑啸声音陡然大作,一柄柄长剑鸣啸不止,冲天而起,那老者神色一呆,险些把自己胡子拽下来。

    双目瞪大,看着一柄柄长剑飞出,自一而十至百,长剑之音汇集在一起,有如雷鸣,自然知道引动之人天资非常,乃是真正有望上三品的天纵之才,未来的武道脊梁,对于自己的限制登时抛到了脑后,陡然间一声暴喝,叫道:

    “不成!”

    “给老头子停下,你们不能去!”

    一声怪叫,便要冲天而起,却被王安风一手抓住了右臂,回身一看,便见着了少年满脸担忧,也不着恼,长啸一声,踏步冲天而起,瞬息间已经是数百米之外,凌驾于虚空之上。

    俯身看去,便看到了飞瀑之下,白衣少女黑发散乱,半跪在水中,看到了少女唇角一抹嫣红,明艳不可方物,看到了那浩荡凌厉的剑光自下而上暴起。

    看到了她骄傲的拒绝。

    老者微怔,继而便长笑出声,满是欢欣之色,踏足虚空,手舞足蹈,口中连连长呼:

    “好好好!”

    而王安风却看到了薛琴霜苍白的面庞和嘴角鲜血,心中微有急促,松开了握着老者手笔的右手,人在半空,腾身而落,便在此时,下方那一柄柄长剑似是为气机所牵引,各自鸣啸,朝着少年激射而去。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