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五十三章 机缘(22)
    王安风一路和百里封两人同行,直至山脚下面方才分开,百里封和颇为不愉的拓跋月去了剑阁当中,借阅青锋解功法剑术,王安风看着他二人离去,自行走向了左侧经阁。

    青锋解立派三百年,剑法称雄于天下,应当知道许多江湖隐秘。

    王安风心中思量着,轻轻敲了敲门,谁知经阁的门竟然只是虚掩,给他一敲倒是吱呀声中,直接打开,展露出了门内的景色来,这经阁并不如同风字楼那样地浩大,只有数层,里面有个青铜香炉,散出袅袅青烟,越显得清幽。

    少年抬眸去看,却没有看到青锋解弟子,心想自己为客,入经阁之前总要知会一声,否则一则失礼,二则……若出了诸如失窃之类的问题,也省得许多麻烦,便只站在门外,抱拳朗声开口道:

    “叨扰。”

    “在下扶风学宫王安风,来此借阅典籍。”

    声音传出,并无人回应,仿佛眼前这里是个无人的场所。

    王安风心中颇有疑惑。

    虽然说任由他们来借阅,但是连一个人都没有的话,也实在是过于放心了罢?

    正在此时,里面穿来了脚步声音,少年神色微动,抬眸去看。

    便看到了书架后头走出一位负剑女子,越有二十岁出头,旁边跟着个七八岁年纪的小姑娘,生地可爱,肩膀上蹲着个雪白小兽,一双眼珠子滴溜溜乱转,颇为讨喜。

    那女子出来,懒懒打了个哈欠,揉着眉头道:

    “好不容易睡个好觉,却又被你这斯搅合了清梦……”

    “你说,你要如何赔偿?!”

    说完狠狠地瞪了王安风一眼,少年看了下周围环境,道:

    “这里是……经阁罢?”

    那女子翻个白眼,理直气壮地道:

    “是经阁,那又如何?!”

    “你可知道这世上还有比这里更适合睡觉的地方,比书香更令人入梦的味道吗?”

    少年微皱眉头。

    他待人温和,却又不是传统意义上,那种没有半点脾气的老好人。

    闻言看了下那女子,认真回答道:

    “知道。”

    “迷迭香。”

    迷迭香是江湖蒙汗药的雅称,足量一包下去,就算是**品的武者,也会睡得如同死猪一般。

    岂不是比书香更容易让人入眠?

    那女子微微一愣,继而柳眉竖起,便要说话时候,那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迈步走到了两人中间,先是看了一眼那女子,道:

    “师姐,您再这样下去,我可要告诉师父了。”

    女子闻言,登时如同泄了气般,偏开头,嘴里咕哝着什么,小姑娘如同安抚孩子般,伸手拍了拍女子的手掌,才又转过身来,看着王安风,面上带着与年纪不符的成熟,微微裣衽一礼,脆声道:

    “青锋解林巧芙,见过少侠。”

    “少侠要过来的事情,宫玉师叔已经飞鹰传讯过,失礼之处还请勿怪。”

    “请进来罢。”

    王安风抱拳回了一礼,道:

    “叨扰。”

    走入门内,才发现自己刚刚竟然把这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当成了同辈人一般对待,心中不由有了三分失笑,复又看了一眼那依旧懒散的女子,便就知道这小姑娘为何能如此成熟,莫名地就想起了大凉村时候的离伯,颇有感同身受的心情。

    青锋解的典籍,分为‘隐’,‘秘’,‘杂’,‘游’四类,其中‘隐’者记载江湖隐世八门之事,‘秘’则记载不为人所知的江湖秘事,‘杂’者无所不包,‘游’则分为两类,一部分是江湖成书的游记,而一部分是与青锋解交好的侠客们,口述自己经历事情,乃是独此一份,极为难得。

    王安风直接掠过了‘隐’,走到了记载着江湖隐秘的书架前,自书架最左边抽出了一般,开始翻阅。

    这一本书是记载着一百多年前的江湖征战。

    彼时天下尚且未定,各大诸侯征战不休,大秦也是其一,一个名为‘星宫’的势力趁机出世,引得天下局势也变得更为混乱,当时候的天下十大高手,竟然有七个出自这‘星宫’当中。

    最后是天下隐世高手辈出,配合着大秦铁骑,方才勉强将这‘星宫’击溃。

    三百六十五位星宫高手与整个江湖死战,纵然只是一笔带过,却也能猜得出其中的残酷与精彩。

    正当此时,王安风突然察觉到了一丝丝淡而疯狂的杀机,瞳孔微缩。

    猛地转身过来,便看到了那七八岁的小姑娘坐在一侧地面上,双目微阖似乎有些困倦,而原本颇为乖巧的小兽竟然咧开嘴来,露出了满嘴的獠牙,可亲可爱的黑色眼珠看着小姑娘白皙的脖颈。

    此时却满是贪婪的杀机。

    根本来不及思考,王安风手腕一动,木剑应声而出,而在他的剑锋抵达之前,一道剑气已经砸在了那小兽额头,将其打了个趔趄,重重砸在了地面上,如有灵性般故意发出了一声呜咽惨叫,王安风微怔,继而手腕一动,将木剑收回了剑鞘。

    本就只是浅睡的小姑娘听得呜咽转醒过来,便发现了地上装可怜的小兽,脸上浮现担心的神色,将那小兽抱起来,一边低声安慰抚摸,一边转过头来,两道凛然目光落在了那弹出剑气的女子身上。

    虽未曾言语,后者却感受到了一股莫名寒意,脖子往肩膀里面缩了缩,开口想要解释,又说不出口,讪讪而笑。

    林巧芙瞪她一眼,颇为心疼地抱着那装可怜的小兽去了更远处。

    王安风手握着那本书卷,走到了那满脸挫败的女弟子身边,道:

    “这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方才王安风出剑,让那女子对他颇为改观,她叹息一声,愁眉苦脸地开口道:

    “这丫头……三日前,抓了只异兽幼崽回来,她自己没有父母,比起我们年纪又小太多……可能想要有一个自己的玩伴。”

    “问题这种异兽根本养不熟啊,以人血为食。”

    “因为这破异兽,我已经三夜不曾好睡了……”

    说到这里,她又打了个哈欠,显然是已经困得过头。

    王安风略有不解,迟疑了下,还是开口道:

    “为何不解释,巧芙看样子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啊……”

    “她就是太相信感情了,才会以为能够驯养地了那异兽。”

    女子有些头痛,摆了摆手道:

    “罢罢罢,我和你解释个甚么。”

    “现在还在掌握之中,唉……便先任由她胡来罢。”

    “实在不行,再将那东西打跑了便是。”

    女子说道这里的时候,眼神中浮现些无可奈何的溺爱神色来,王安风慢慢点了点头,心中却觉得这种行为并不是什么对的事情。

    养虎为患,只能悔之晚矣。

    之后的三日时间当中,王安风都在这经阁当中寻找自己想要的消息,那玉珠倒是已经有了些许眉目,而白虎堂却仍旧是一无所获。

    而这三日所见的另一件事情,便是真正确认了那小兽果然是‘养不熟’,而那女子也已经颇有些疲惫。

    轻轻将一本古籍放回了原位,少年右手搭在了腰间药囊之上,手指拨动,掀开了两个瓷瓶,淡淡的花香味道混合起来,并且无声息间朝着这经阁之中弥散出去。

    按照吴长青所教导的药理,两种九品药物混合起来,便是一种极厉害的迷药。

    名字恰好就叫做迷迭香。

    林巧芙武功很低,缓缓沉睡了过去,而那纯白可爱的小兽察觉机会到来,咧开了嘴巴,露出密集而且锋利的牙齿。

    它已被收拾了些许多次。

    但是作为兽类的本能仍在操控着它,身形极速掠动,如同闪电一般朝着那孩子而去,王安风左手抬起,挡在了那孩子脖颈之前,突然察觉一痛,金钟罩竟然被咬破,渗出鲜血来,周身混元体飞速运转,将毒素祛除,而那小兽似乎因为吸食了王安风的鲜血,脚步有些慌乱。

    少年右手握在了剑柄之上。

    雷霆剑光斩出,将那小兽击出了经楼,并在下一个瞬间,斩在了那小兽腰腹,雷劲暴起轰鸣,小兽原本灵动的眸子黯淡下去,如同一滩肉一般跌落在地,再无半点生息。

    王安风神色平静,收剑入鞘。

    那女弟子不知何时出现,抱肩靠在经阁门口,挑眉看他,道:

    “竟然用迷药让巧芙睡着,然后杀了这小家伙,看不出来,脑子挺好使。”

    “不过,你要如何交代?”

    王安风敛目,缓声道:“就说是她的朋友也想妈妈了罢……”

    “她还是个孩子,自己期望的朋友想要杀了自己这种事情太残忍,还是不要现在说的好。”

    说话的时候,右手上的毒素尚未消失,仍旧刺痛,微微颤抖。

    女子皱眉,叹道:“但是这样她又吃不了教训。”

    王安风沉默数息,呼出口气来,抬眸看着她,笑道:

    “林巧芙她还只是个孩子。”

    “既然是孩子,能够相信感情本就是件好事情,若是有一天这世道连这种性格都是祸根的话,那也不是孩子的错。”

    “我想,好的就是好的。”

    “世道有多坏,也不能改变这一点。”

    心念至此,却又想到了这数千年历史里面,多的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故事,心情也难免有些复杂,复又想到了姜夫子,想到了书中所载千年前那些位倔强巴巴的老人,精神一振。

    无论这个世道是怎么样的。

    王安风。

    绝不会随波而流。

    身后突然传来笑声。

    “小子说的不错!”

    …………………………………………

    山巅之上。

    一袭白衣的薛琴霜席地而坐。

    三日时间,不舍昼夜,已经阅尽了那一百三十一柄长剑风姿。

    却仍觉得少了什么。

    少女自心中沉思。

    剑招,或者凌厉,或者果决,或者阴毒,或者飘渺,不一而足。

    但是它们最核心的是什么呢?

    是什么呢?

    耳畔瀑布自千丈巨峰之上冲击而下,奔腾轰鸣,犹如雷震,少女茫然的目光落在这飞瀑之上,势如千钧,三日阅尽了灵剑石碑,在此时少女眼中,这飞瀑都似乎化为了一柄浩荡的剑光,脑海之中似有所悟,猛地站起。

    薛琴霜站在这山巅之上俯视着飞瀑自九天而下,双眸越发明亮。

    忽而拔出佩剑,弹剑作响,其音清越,曼声而吟。

    “剑者,剑者。”

    “当舍生而忘死,剑出而无悔。”

    少女眉宇飞扬,踏前一步,手持长剑,裹挟剑光寒芒,自天穹顺飞瀑而下,其速越发迅捷,只觉地仿佛周围激流包裹自己,三日所见剑法在此时,浩浩荡荡汇入了这如同天罚一般的剑势之中,越发凌冽。

    神识空明,鼓荡其中。

    无惧生,无惧死。

    飞瀑酣畅淋漓,竟也如同最为出色精彩的剑招一般,少女顺势而下,清啸出声。

    一抹璀璨剑光亮起。

    轰然间已经坠地。

    少女面色陡然间一阵苍白,身躯骨骼内脏皆有损伤,嘴角渗出了血迹。

    禁地之中有数道身影飞跃而出,立在了虚空,看着那半跪在地,咳出鲜血的少女,神色皆是剧变。

    “这便是扶风学宫之人?”

    “何等莽撞!”

    “经脉受损,周身骨骼也有断裂,纵然悟不得绝学,又何必如此。”

    虚空数人或是恼怒,或是叹息,终究准备下来替少女疗伤,便在此时,薛琴霜突然持剑斜斩。

    剑光凌冽,似有浩荡天瀑自下而上奔出,其势如奔雷。

    那千丈巨峰之上,突然有长剑齐鸣,三百年来存放此处的上百把佩剑,如同受到了某种牵引一般,吟啸着飞上苍穹,继而猛然倒转,铺天盖地朝着下方半跪于地的薛琴霜而去。

    峰顶之上,剑圣佩剑幽幽亮起。

    继而猛地爆射而出。

    凌厉的破空声音微顿,百柄长剑极速骤停,剑刃指向大地,微微悬浮,激起了一道道气浪。

    剑圣的佩剑正在薛琴霜身前不过三寸之处。

    上方众人面色激变。

    只要握着这把佩剑,就将能够感悟剑圣曾经走过的道路,在可见的二十年之间,必然会有一位新的剑圣,持拿三愚剑横出江湖。

    心念至此,一道道不可遏制有些艳羡的目光便落在了薛琴霜的面庞之上。

    那少女的面色苍白,黑发散乱如墨。

    拇指拭过唇角鲜血,随意一抹,原本苍白的唇色便有了鲜血般动人心魄的色泽,衬得少女看去越发地明艳不可方物。

    她看着那触手可及的江湖传说,一双褐瞳明亮而且骄傲:

    “薛琴霜。”

    “从不为他人附庸。”

    ps:今日第二更

    还有许多万赏的书友没有感谢出来,我都还记着,接下来就打算尝试慢慢加更来感谢各位的万赏了(抱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