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五十二章 夫子给的机缘(12)
    毕竟身位外客,在青锋解里妄言长辈事情实在不合于礼,众人收住了嘴,这个时候,晨练也已经结束,处处可见到负剑的白衣少女,英姿飒爽,气质果然过人,王安风突然有些明白过来。

    为何扶风学宫的那些好友,会如此执着地想要来这青锋解。

    下意识侧过头去看了薛琴霜一眼,却看到了少女眸子微微瞪大,褐瞳流光溢彩,似乎隐有战意。

    薛姑娘果然还是一如既往。

    少年心中不知为何有些无力。

    衣袂翻飞之音响起,凌空落下来一道身影,白裙劲装,玉簪束发,眉目清冷,右手握了一柄连鞘长剑,正是宫玉,抬眸看了一眼王安风等人,微微颔首:

    “还好,都还在。”

    “且跟我来。”

    …………………………………………

    青锋解有一处禁地。

    江湖传言,这里面能够找得到天下最为精妙绝伦的剑术,亦有种种传承,可却被许多的武者嗤之以鼻,不以为信。

    而更强些的江湖人,就知道这不是一个传闻,而是事实。

    说是禁地,其实是一座极高的山。

    山名叫万剑,可山上却没有万剑,至多只有个一百来柄,可能还要更少些。

    山巅最上面修了个木屋子,里面不住人,只是放了一把长剑。

    那剑横于桌上,那剑悲鸣长啸。

    剑名三愚。

    百年前剑圣所用。

    …………………………………………

    王安风等人到了那山峰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这处山脉之中,竟然还有如此高峰。

    更不敢置信的是,在此之前,他们竟丝毫未曾发现。

    宫玉带着四人落于山巅之上,虽是六月,在这山上竟然感觉到了许多冷意,一条瀑布从这千丈巨峰之上崩腾之下,声若雷鸣。

    宫玉转过身来,声音在雷鸣巨响中仍旧清晰。

    “夫子曾经与我说过,希望能让你们一入禁地,大长老和掌门也已允许。”

    “你们能在此处待三日时间。”

    众人神色皆有变化,宫玉却只是自顾自解释道:

    “此地山上,有三等机缘。”

    “第一等机缘为下,山下有经阁剑阁,其中藏有功法典籍,江湖难得隐秘,三日之内,你们能自行观看。”

    “第二等机缘为中,此山自下而上,有楼阁一百三十一处,有灵剑一百三十一柄,楼前各有石碑,其上自有灵韵传承,若能得一剑首肯,则四品可期,天下之大,无处不可以去。”

    声音停下,不再继续。

    百里封方才听得入神,下意识开口问道:

    “那第三等,上上机缘呢?”

    宫玉眸中略有波动,摇头道:

    “不可说。”

    袖袍一拂,似有剑气自袖中而出。

    山巅之上,有朝天一炷香,那道剑气扫过,极速擦过了香头,便散起了袅袅白烟。

    “每日自有禁地弟子送吃食过来。”

    “此烟燃尽之时,我再来接你们。”

    声音落下,宫玉已一步踏出,衣袂翻飞,如同姑射仙人一般,瞬息之间,已经是冲天而起,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四位少年少女立在这禁地山巅之上,对他们似是极为放心。

    目送宫玉的身影消失于远空,薛琴霜转过身来,眸子微亮,看着三人道:

    “青锋解外万剑峰,这里大约便是那座山外之山了罢。”

    “机缘难得,咱们三日后再见。”

    言罢抱拳,转身即走,模样似乎有些兴奋,连带着脚步都快了许多,最后干脆直接运起了轻功,脚步落处,如星丸弹射般,顺着山路笔直下去,只是片刻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剩下三人面面相觑。

    沉默之中,百里封抬手挠了挠头,随意笑道:

    “阿霜还真是心急。”

    “我的话,就去山下面的剑阁里面,看看里头有什么功法罢……”

    拓跋月微怔,下意识道:

    “你不想要去看那些剑碑传承吗?”

    毕竟,能得一灵剑传承,几乎必然成就四品高手,甚至于宗师可期。

    迎着拓跋月好奇的目光,百里封摇头,只是道:

    “因为我不喜欢啊。”

    神色坦然,显然所说的便是心里所想。

    拓跋月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心中对这粗蛮的少年有所改观,念头涌动,无声叹息道:

    能如此纯粹,我不如他。

    正当此时,却看到了兵家少年随手将身后那并残暴的陌刀拎在手里,顺手挥舞,发出了强烈的破空声音,嘴角咧开,大剌剌地笑道:

    “嘿嘿,用剑哪里有用刀舒服?”

    “我这陌刀,一百来斤,一砍一大片。”

    “我百里封就是拎着一大刀片子,也不会去学剑法。”

    拓跋月神色呆滞,以手抚额,方才心中升起的些许异样就如同被少年手中的‘大刀片子’给劈成了稀烂,只剩下了无可奈何和自我质疑。

    竟然以为这种脑子里都是肌肉的兵家会有追求和原则?

    少女轻声叹息。

    难不成愚蠢这种东西也可以传染?

    王安风无奈地看着故意耍宝的百里封,摇了摇头,复又看向拓跋月,开口问道:

    “拓跋姑娘,你准备去哪里?”

    拓跋月微微一怔,目中浮现出了一丝期冀渴望。

    她从家乡来到大秦,便是想要学习到一身的本领,自然渴望能够获得一柄灵剑的传承,但是当年那件事情,却教给她什么叫‘自知之明’的道理。

    家乡正是因为贪心这二字,方才被战火席卷。

    无数牛羊被敌寇牵走,阿哥战死,阿姐被远嫁,百姓生活困顿,都是因为当年阿爸的贪心不足。当年夜里的火焰似乎一直燃烧了七年,一直烧到了现在,烧出了性烈如火的外表和胆怯而易于满足的内心。

    微呼出口气,少女任由记忆散去,抬起头来,脸上笑得明媚。

    似毫不在意,随口道:

    “我啊,我也准备去剑阁当中,看看功法典籍。”

    声音微顿,复又开口道:

    “毕竟,以薛大哥的天赋,也只去了这山上下面的楼阁,我天赋差地远呢,与其白白浪费了这种来之不易的机缘,还不如胃口小一点。”

    “青锋解乃是隐世名门,若能背下一两本典籍,也算不枉此行啦。”

    王安风微微颔首,并没有发觉什么异状,他此行机缘也不准备去看那些甚么灵剑传承,在他眼中,师父们和赢先生教的武艺必然是要比这些传承更好的,况且有经阁开放,其中有种种不闻之秘。

    那么想必‘白虎堂’和‘玉珠’的消息当有些记载才是。

    想到此处,少年心中定下了选择,思绪却又有些纷乱,想到了褐瞳泛光的薛琴霜,想到了少女秉性,和拓跋月的评价,不由得在心中反驳道:

    她可不是因为担心自己悟不到什么灵剑剑韵。

    先从下面看起,恐怕也是担心自己看了上面这些厉害的剑碑,就没有心情去看下面的了。

    突然想起了当初离伯所说,吃饭的时候,要从不好吃的菜开始,慢慢吃,要不然一开始就吃最喜欢的,滋味过于浓厚,反倒吃不出其他菜的美味。

    薛姑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个老饕呢。

    少年心中隐有怅然。

    山下第一处楼阁之前。

    一身白衣的薛琴霜双手背负在身后,脚步轻盈愉快,双目之中,泛着异彩。

    ps:第一更奉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