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五十章 青锋解(12)
    虽然已经看到了青锋解所在青山,但是从阵法处到山脚下面仍有一段相当不短的距离,就算道路颇为平缓,众人骑马也走了近乎半个时辰才到。

    到了山下去看,那山虽然不高,却颇为挺秀,山脚下修了一间宅院,里面有一名负剑女子值守,一身白色劲装,面色颇为冷峻,嘴唇薄而发白,越显得漠然不近人情,本在房内打坐,听到了马蹄声音,方才收了内功,踱步出来。

    手掌已经握在了剑柄之上。

    当看到来人是宫玉时候,面上神色方才松懈下去。

    先是浮现喜色,继而便看到了其后跟着的拓跋月,眉头微蹙,却不曾有什么表示,当看到了王安风,百里封等人时候,眉目之上已经浮现了一层寒霜。直到宫玉开口解释了一二,方才和缓下来,却仍皱着眉头,道:

    “既然是任老前辈的意思,那我自然不敢阻拦。”

    “但是,管好你们的眼睛!”

    “否则,纵然是被大长老责罚,我也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言辞锋利,颇不客气,令王安风和百里封两人心中憋闷。

    众人将坐骑骏马全部都暂且寄放在此处,就跟在宫玉身后,上了山阶,不知道这台阶是用何种材料铺成,脚步落下之处,山阶就会浮现一层玉光,阵阵涟漪荡开,旋即散灭,颇为神妙。

    可百里封却无心看这美景。

    方才给人当贼一样防备,少年心里正憋着一股子火气,他生性虽然豪迈,却绝不愿意吃亏,方才险些就忍不住,拎着陌刀架在那女人鼻子上头,破口大骂回上一句‘之乎者也,扯你娘乎’。

    因为顾忌到扶风学宫的面子,终究不曾发作,却还是心里面憋着难受,走了两步,放慢了脚步,蹭到王安风身边。

    先是抬眸悄悄看了看宫玉。

    这数日同行,百里封已经知道这位前辈虽然看上去冷冰冰不近人情,却是一个面冷心善的大好人,他虽明白自己现在说话有些不合乎礼数,但是实在心里不舒坦,不吐不快,又素来不是能够按捺性子的人,便在少年旁边,低声抱怨道:

    “安风……方才那位前辈,也太过分了。”

    王安风侧目看他,便看到好友皱着眉头,咕哝道:

    “咱们好歹也是来贺寿的客人。”

    “不好好招待也就算了,还将咱们当成了贼一样忌惮。”

    “你说说,天底下,哪里还有这样的道理。”

    王安风失笑,抬眸看宫玉未曾有丝毫异状,知道后者并不在意这一点,抬手示意百里封噤声,兵家少年不由有些郁郁,王安风摇头,却又想起了圆慈当日所说,轻笑出声,半带玩笑调侃,低声道:

    “毕竟,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啊……”

    “你们男人还都是大猪蹄子哩。”

    冷不防一道清脆的声音插入,王安风和百里封都是吃了一惊。

    侧过身子看去,便看到了一袭白衣的少女,不知何时走到了他们身旁,玉簪束发,一双眼睛黑白分明,不笑时候神情冷清,笑起来却有两个浅浅酒窝,颇为可亲,正是与他们同行的青锋解弟子,名唤纪谷,这数日来却是第一次和两人搭话。

    虽说是事出有因,但是终究算是背后嚼人舌根,王安风和百里封一时都有些尴尬,而那少女却是坦然大方,一双眸子根本不管百里封,只是落在王安风的身上,其中满是好奇。

    自数日前亲眼所见蓝衫少年于城下抚琴的模样,她便对王安风颇为好奇。

    只是一来常在山中,不曾接触过什么外人,二来王安风等人的氛围也让她插不上话。

    这是回来了山门,心情放松之下,又发现了自己能够说得上的话题,来不及思量便已经开口,此时反应了过来,略有羞意,脸上浮现丝丝红晕,一双眸子却越亮,索性和两人并肩而行,道:

    “萱师叔她本来不是这般模样的,她人就很好。”

    “就是出山入江湖之后,遇到了些事情,便对男子抱有了极大的戒心。”

    王安风两人只是听到这里,便知道了故事接下来的走向,但是数日来第一次能与这隐门弟子说上话,便干脆借此攀谈,双方都有意相交,是以相谈颇为愉快,一路上了这青山时候,已经是颇为熟络。

    踏上了山峰上面,迎面便能够看得到一柄巨大石剑立于演武场中央,剑脊上刻有青锋解三字,凌厉恣意,呼之欲出,此时夜色已经颇深,演武场上也已经没了弟子,偌大的青锋解剑派因为大长老过寿,处处装点了红烛灯笼,放眼望去,一片喜气。

    而在此时,前方已经走出了两位迎客弟子,各自负剑,右手却挑着个红灯笼,驱散了周围黑暗,方才山下已经有飞燕传讯,知有客来,是以在此等候,看到众人上来,便上前见礼,朝着宫玉一礼,口称师叔。

    宫玉微微颔首,转过身来,道:

    “今日天色已晚,你们先去客房休息一夜。”

    “明日早上,再去拜会我派掌门人。”

    虽然王安风四人实力颇为低微,但是毕竟是来自于扶风学宫,并且有着任老前辈和那位夫子的嘱托,手中更有藏书,也应当拜会一番掌门。

    只不知道,大长老会不会出来。

    向到那位几如自己祖母一般的大长老,宫玉面容微有柔和之意。

    王安风等人长途跋涉,就算是有内功在身,也都感到有些乏了,自然没有异议,朝着宫玉抱拳一礼之后,便跟在了那两位提着灯笼的迎客弟子身后,从左而走,片刻已不见身影。

    宫玉转身看着三位同行弟子,淡淡道:

    “你们也自回去罢。”

    “这段时日行走江湖,将所思所想记于笔下。明日我会考校。每一次经历,都将可能在未来保住你们的性命,勿要轻慢了。”

    “是,师叔。”

    宫玉颔首,转身欲走,却在此时想到了一件事情,脚步微顿,重又转身,开口唤道:

    “纪谷。”

    方才和王安风两人攀谈的少女微怔,抱拳道:

    “弟子在。”

    “你方才妄议长辈私事,罚你誊写门规……”

    纪谷心中微松口气,方才她开口时候,便已经做好了准备。

    不过,区区三十遍门规。

    少女心中略有不在意,宫玉总是冷淡的嘴角却似乎微微挑了下。

    声音却依旧淡然。

    “三百遍。”

    此时没了外人在场,青锋解三位少女也敛去了原本的清冷,只如同寻常十五六岁的女儿家一般。

    纪谷闻言脸上神色微微一呆,尚来不及开口求饶,宫玉已持剑转身而去。

    嘴角微有挑起,轻描淡写地道:

    “今夜,勿要睡了。”

    …………………………………………

    青锋解,掌门书房。

    夜色虽深,却依旧有一盏红烛幽幽亮起,将这书房内部照亮。

    一位女子坐在书桌前,聚精会神地翻看着桌上信件。

    青锋解衣着重素简,但是这名女子身穿的白衣却和寻常弟子不同,袖口衣领镶有蓝色丝绸,上以金线绘制了繁杂纹路,衣有三重交叠,更添了几分威严,玉凰振翅欲飞,将其如墨长发扎起。

    不时提笔写些东西,不时皱眉沉思,其眼角已经有了许多细纹,鬓角也有了些许白发,却依旧有一种从容不迫的雍容风姿。

    毕竟是大长老的七十大寿。

    上三品宗师。

    纵然青锋解是隐世门派,但是也有许多好友在,扶风学宫,天山派,还有一些江湖侠客,散人名宿,都会在八日之后,齐聚青锋解,身为掌门,她实在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

    又处理了几件小事,放下了手中毛笔。

    女子揉了揉自己眉心,罕见地感觉到了一丝疲惫。

    毕竟已经五十余岁,拔剑而战自然没有问题,但是处理这些门派事务,精力终究不如往昔。

    女子轻声叹息,取来浓茶啜饮。

    方才才煮沸冲好的茶水已凉。

    深夜,孤身,红烛残照,茶水微凉。

    此间种种难免令人心境寂寥,女子突然就又回想起了当年,自己尚未执掌神兵五凤的时候。

    依旧还能够纵马江湖,任着性子胡来。

    怎么地,一下子就已经五十多岁了?

    好像昨日还在江湖驰骋,今日竟已经坐在了书房之中,处理师门俗务。

    想到这些俗务,女子心中颇有怨念。

    再熬下去,又要脱发了。

    心中嗟叹一声,女子抬手饮尽了茶盏中冷茶,便要继续翻看。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了轻轻敲门声音。

    “师尊,弟子宫玉拜见。”

    ps:第一更奉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