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四十七章 抵达关城,余波渐平
    定武城外。

    天穹之上。

    王安风终于明白薛琴霜等人为何来得如此之快。

    一身白色裙装的宫玉立在最前方,只淡然向前迈步,每一步落下,便已经是里许距离过去,而王安风几人则在其身后,被一股无形而平和的力量拉拽,跟着前行。

    山川大地宛如微尘,只在身下而过。

    之前七品武者每每踏出一步,都气势惊人,能够越过数百米距离,凭借那两只银羽飞鹰,更是可以不必落地,持续提气纵身,横掠极远的距离,手段之强,已经令人惊叹。

    但和此时宫玉相比却显得小家子气。

    动静越大,反倒令人感觉越是外强中干。

    少年抿了抿唇,心有惊叹,却又想到了数日前经历,嘴角微微挑起。

    是很厉害。

    却还是不如赢先生。

    思绪微顿,继而便更为肯定,仿佛是要强调自己的想法一般微微点了点头,于心中再度给出了判断。

    还差地远呐。

    心念至此,嘴角略有上扬,却又想到了那个突如其来的‘维护’,眉头微微皱起。

    虽然说那位‘姑娘’明言需要十二个小时,但是在尚未回到少林寺前,他心中还是颇有不安。

    刚刚是有面临强敌,盘问俘虏许多事情接踵而来,分散了思绪,现在闲散下来,便有一个个混乱的念头从心底里面升起,明明只是一丝丝的不安,却因为过度的在乎而逐渐放大。

    一时间只觉得纷乱如麻,越想越乱。

    十二个小时,十二个小时……能够发生太多事情了。

    维护……是指少林寺要修缮一下吗?但是少林建筑根本没有问题啊。

    初时这心中杂念尚算正常,仍旧还记得那‘十二个小时’就可以回去的事情,可思绪逐渐延伸,胡思乱想,涌出的念头越发地没有根由。

    会不会有东西砸在赢先生头上?

    师父会不睡生病了……二师父会不会不小心扭到腰?

    一个个可笑荒诞的念头在少年心中沸腾,一个接着一个地冒出来。

    少年面容依旧平和,依旧镇定,眉眼干净温和,是一如既往的模样,是青锋解弟子眼中沉稳而大胆的少侠,是中三品高手眼中潜力无限的后辈,薛琴霜所期许的未来对手,令一郡山匪心惊肉跳的杀星。

    却几乎要在心里叫出声来。

    十二个小时,六个时辰。

    还有多久?!

    扶风关城距离定武城约有数百里的距离,若如百里封坐骑那样的黄马,需要从晨时出发,奔波上一日光景才能抵达,而只是在王安风心中胡思乱想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了那颇为雄壮豪伟的城池,可见其速度之快。

    入得关城,片刻之后,王安风等人到了宫玉定下的客栈,百里封和拓跋月正坐在客房中干等,两人性格俱是直爽刚烈,在这里等了许久时间,心中早已经焦躁难安,正当再也坐不住的时候,见得众人推门而入,王安风安然归来,方才松了口气。

    而宫玉却不曾入内,而是在放下王安风等人之后,重又折返出去。

    片刻之后回来,依旧眉目冷清,而王安风却在这位前辈身上感受到了丝丝尚未完全收敛的杀气,混杂其太阴内功本身的效果,激地少年脊背上现出了一层鸡皮疙瘩,身躯隐有战栗。

    脑中想到了宫玉之前询问贼匪的最后一个问题,心中明悟。

    那些追踪他们的其余武者应当已经殒命,下三品对上了中三品,绝无幸免的道理。

    宫玉似乎并未发现少年目光变化,随手将长剑放在桌上,敛目淡然道:

    “今日休息一夜,明日早上出发。”

    众人齐声答应,因见宫玉似乎没有了继续说下去的心情,便各自告退,青锋解众人径直回了客房打坐修行,而扶风学宫的四人却又去了百里封房间,交谈了一段时间,才各自分散,回去了自己房间。

    王安风坐在客房床上,左手将手腕上佛珠取下,手掌摩挲那颗颗念珠,这个时候才过去了三四个小时,远远不到能够回到少林寺的时候,可少年却似乎仍有不甘,仍有侥幸,如同那些赌徒一般,明知道不会有任何的结果,却似乎还是抱着那一丝丝侥幸,轻声道:

    “回归少林……”

    声音落下,却没有任何的回应,少年叹息一声,低声道一句果不其然,便要将佛珠套回手腕上,便在此时,佛珠之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丝幽光,少年微怔,黑瞳皱缩,澄澈的眸子映照之下,那幽光流转,继而大放光芒,将少年直接吞噬其中。

    定武城中。

    灰衣男子坐在木椅之上,身前半跪着一道消瘦身影,身着黑衣,右肩钢铠,固定了一条灰色披风搭在身后,面目线条柔和,却横纵切割了十九道割痕,使其看去异常狰狞,双目黑白分明,满是戾气。

    男子手指轻轻敲在桌面,略显诧异地道:

    “你是说……那个少年人,就是坏了咱们一条规矩的人?”

    身前女子沉默点头。

    想到了今日隐于男子周身时所见的一幕幕,心中有所忌惮。

    复又低垂眉目,冷声开口道:

    “先生,是否需要属下将其处理掉?”

    那男子闻言摆了摆手,失笑道:

    “处理?处理什么?”

    “没有那个必要。”

    声音微顿,面上浮现出温和的神态来,双手交叉,慢条斯理地道:

    “江湖这么大,又不是咱们自己家的,旁人厉害,干我们何事?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在江湖上走,没有必要去招惹仇家。”

    “须知,冤冤相报何时了?”

    “不要总是打打杀杀的。”

    “夏先生所说,倒是大度地很。”

    门外有娇媚声音传来,玉怜儿敲门进来,面庞依旧含着浅笑,心中却有些古怪。

    这等话若是学宫夫子所说自然合情合理,可由眼前男子说出却有种难言的嘲讽,不由略感好笑,后者看得出来却不甚在意,洒然轻笑,随口回道:

    “夏某行走江湖,素来以和为贵。”

    ps:算是昨天第二更……

    因为状态不好,发得有些迟了,诸位包涵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