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四十六章 后续,逼问
    青锋解为隐世剑派。

    这三名白衣少女与王安风等人同行了一路,此时方才展现出了名门嫡传的实力,姿态潇洒柔美,却将一位刀口舔血的七品武者生生困杀,三把青伞点在了其周身三处大穴,气劲震荡,掀开了雨幕。

    那男子张了张嘴,却难以开口,身子晃了晃,径直倒在了泥泞之中。

    琴音断绝。

    王安风手掌搭在琴弦上,微微颤抖着。

    呼吸略显急促,有大难不死的感觉浮上了心头,一把青伞罩在了他的头顶,替他遮住了雨落如注。

    身着白衣的薛琴霜在其一侧,与他并肩,双目却不看他,只是看着前方被击打地昏倒的男子,看着三位青锋解少女手中青伞打开。

    少女心中有许多念头翻滚。

    想要斥责他,为什么如此地疯狂,几乎是在刀尖上起舞一般,又想要问他可有哪里受了伤,或是戏笑一句可曾害怕,将此事暂且揭过。

    却终究只是站在他身侧,替他遮着落雨,身距三步,不显亲昵,不曾远离,不曾开口。

    雨落如注。

    ………………………………………………

    以青锋解嫡传剑阵,破那野路子的七品武者,并没有花费了多长时间。

    在守将到来之前,宫玉等人便已入城。

    城中街道之上,没有一个行人,宛如空城,只是从那些微微打开的门缝和窗缝里面,能够看得到一双双好奇的眼睛,正小心地打量着几人。

    中三品的武者已经算是江湖高手,凌空虚度,出手之间有种种异象,在未曾习武的人眼中,与神仙无异,若在郡城州城之中,见识广阔,自然不算什么,但是定武城毕竟地处偏僻,城中百姓常年见不到什么武功高手。

    是以此时又是心中畏惧害怕,又想要见识高手风采。

    宫玉神色漠然,持剑在前。

    寻了一处客栈,即将入内时候,似乎察觉了什么,脚步微顿,侧身看去,双眸中似有冷光浮现,视线穿过了极远的距离,看到了一道灰衣身影负手而立,看到了他面庞温和,周围的雨幕,天地,空无一人的街道似乎化为了背景,黯淡下去,只有那男子为一切万物中心。

    男子神色温和,冲着宫玉点了点头。

    后者虽然武功极高,却毕竟身为隐门弟子,并不常在江湖走动,没有认出对方是谁,唯独知道对方实力不逊色于自己,微微颔首回礼,依旧眉目冷清,回身踏入了客栈当中,王安风抱着那买来的木琴,和其余人紧跟在后。

    远处阁楼之下,灰衣男子摸了摸鼻子,脸上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神色。

    方才他本是寻找那玉珠,可遁光之速,岂是轻功能够追地上去,方才追出数步就已经失了踪迹,之后寻遍了全城也没有找到丝毫线索,心里不由有些懊悔失落,正想着该如何和那玉怜儿交代,却不想看到了一出好戏。

    城下抚琴的少年。

    凌空虚度的女子。

    男子面上浮现欣赏神色,身后却传来幽幽的娇媚女声。

    “原来先生,喜欢那般冷冰冰的美人……”

    灰衣男子笑容微滞,突觉头痛。

    …………………………………………

    客栈当中。

    宫玉等人要了一间客房,那昏迷不醒的男子被随便扔在地上。

    对方虽然凶悍,但是刚刚交手的时候被三名青锋解弟子以剑术点破了丹田以及数处大穴,一身不差的内力已经泄了个干净,此时昏沉,真如死尸一般,宫玉坐在木椅之上,外面的落雨对她似乎没有丝毫的影响,眉目冷清,道:

    “发生了什么,详细说出。”

    少年点了点头,运转内力蒸干了身上雨水,定了定神,刚要开口,一旁薛琴霜递来一杯热茶,王安风低声道谢,接过喝了一口,初觉一股辛辣入喉,继而便感到身躯微暖,方才淋雨所受寒意有所驱散,微微一怔,低头就看到了茶水中间有切碎的生姜,正在浮沉。

    姜味,辛,性微温。归肺、脾、胃经,解表散寒。

    脑中想起了药经记载,少年心中微暖。

    抿了抿唇,双手环着那茶杯轻轻摩挲,王安风定神开口,不加多余修饰,只是将除去倪天行一事外,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平平讲述出来。

    如何找到了阿平的父亲。

    如何察觉到了有人追踪,至于如何将二人击杀的过程却只是一句带过,着重讲述了问出的情报。

    之后如何避开追踪,如何折返遁逃,发现无法逃脱之后,便决定破釜沉舟。

    全部细细讲出。

    虽然用语平实,却更见真实,在场都是武者,其中暗藏的危机,谁都能看得出来,堪称一句惊心动魄,而这少年此时却神色平缓,于袅袅茶香之中慢慢讲述,似乎平常。

    三名青锋解弟子看着这一袭蓝衫的少年藏书守。

    她们在山门之中,常听前辈们讲述山下江湖故事,时时畅想江湖少侠的风采,而眼前少年所讲,比他们听过的故事还要更加的危险精彩,而与其同行的自己也进入了这故事当中,他日也可能被人讲述。

    山上时是听故事的人,可是下山之后,自己就已经成了故事中的人物。

    尚未有所准备,转眼已是江湖。

    一时间心有恍然如梦之感,看向王安风的眼神有异,不觉减去了原本清冷孤傲,浮现出些许认可好奇。

    “………事情就是这样,之后的经过,前辈也知道。”

    少年最后一句话落下。

    上首木椅之上,宫玉那张本就已足够清冷的面庞之上寒意越盛。

    右手微抬,内力运处,于五指之上浮现微光,凝聚为了一柄柄半透明的微小长剑,整个屋子的温度瞬间降低,不见如何动作,那微小长剑便化为了一道道流光,贯入了那昏迷男子周身三十六道主穴之上。

    触体即散,融入了男子体内。

    隐约间似有长剑轻啸的声音响起,那男子痛苦惨呼出声,从昏迷当中苏醒,脸上先有迷茫,继而便明白了自己此时处境,面色数变。

    宫玉坐在木椅之上,漠然开口道:

    “说罢……”

    那人虽被擒拿,却还硬气,闻言只是冷笑,道:

    “说?愿赌服输,大爷认栽了。”

    “只求一死,若要我说什么,却是绝无可能。”

    宫玉神色不变,右手食指轻轻点了下桌面,发出一声轻响,那男子体内便有剑啸声音升起,仿佛周身血脉肌肉之中全部都有利刃切割,痛苦难捱,突然又气劲转为柔和,便如快刀削肉,先是微凉,数息后才有痛楚之意浮现,连绵不绝。

    男子神色骤变,脸上青筋爆出,身子因为剧痛而颤抖,面庞一阵扭曲,更见狰狞,伏在地上,以头连连撞击地面,片刻之后,终究再也忍耐不住那种几如凌迟的痛苦,低吼出声,声音凄厉,却被一层内力罩住,没法子传出去,却也因为只在这屋子里回荡,更觉得凄厉异常。

    王安风神色有些僵硬,而薛琴霜则是面色微白。

    等到剑啸声止,那男子已如同一滩烂泥般软倒在地。

    脸庞煞白,神色茫然,只是身躯还在不时痉挛颤抖,嘴中呢喃:

    “我……我说。”

    “只,只求速死。”

    宫玉神色不变,缓声开口询问,那人所知也是少得可怜,根本没有多少有用的消息,只知其隶属于一个唤作‘白虎堂’的江湖堂会,奉命追杀而已,复又询问了片刻,宫玉敛目,道:

    “你属下,现在何处?”

    那人脸上神色微滞,似是明白了宫玉的意思,惨笑出声。

    却终没有隐瞒,将他们所在的客栈讲出,闭阖双目,道:

    “只求……速……”

    声音尚未落地,体内突然传来剑啸声音,有三十六道剑光自其体内暴起,男子连惨叫都发不出来,便被那剑光笼罩,只一息时间,便化为了冰雕般的存在,生机尽散。

    ps:这两天上架,打赏的朋友们有很多,作者感言里面一次性放不下,慢慢来,还请包涵。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