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四十五章 师与徒,突破!
    剑啸升起,那珠子竟然似有灵智,自己朝后而退。

    天有雷霆劈下,狂风呼啸,巨石挪移,挡在了文士剑光之前,一点一点将那道剑光磨灭。

    狂风似鬼哭,雷霆轰鸣,则如天神震怒。

    风雨之中,青衫孓然独立,神态冰冷。

    圆慈与吴长青仍旧陷于世界之内,位格在他之下,此时根本难以出手。

    仿佛是因为怨恨文士挡了它们的道路,雷霆轰鸣,山河起陆,天地万物将赢先生和那珠子隔开,似乎在朝他怒吼,似乎在朝他祈求,似乎在朝着他劝说,让他安心下来,接受这力量。

    因为那珠子的缘故,已经有最初的灵韵产生。

    此乃机缘……

    此乃机缘!

    文士身形僵硬,感受到了心中几乎不可遏制的诱惑,面容浮现挣扎之色。

    他本就是这个世界最核心的部分,和其他部分不分彼此,它们能够感受到的,他感受地越发强烈。

    成为一个真正生灵的渴望。

    文士脸上神色挣扎,却不受控制地沉沦,他可以影响这个世界,反过来,这世界也可以影响到他。

    因为他们本就一体。

    神态逐渐昏沉,脑海之中,记忆在不断地朝着后面飞速倒退。

    如同要将他的存在也倒退回这个世界的本身一般。

    圆慈,吴长青,过去所经历的‘剧情’。

    一道道记忆倒退,面色越发死寂,突然又看到了那个蠢笨到不可救药的稚嫩少年。

    在自己身边慢慢地成长,跌打滚爬,一点点变得厉害。

    和自己并肩而行,前往前方道路。

    可不知为何,那少年却渐行渐远,最终和一个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站在了一起,那里一片漆黑,中有深渊阻隔,密密麻麻的剑客,僧人,道士当中,那少年转身,朝着他恭敬一礼。

    一如初见。

    “赢先生,晚辈告辞。”

    少年抬眸看着他,声音微顿,轻声道:

    “再见。”

    轰擦声中,血海翻滚,将那少年卷入其中,熟悉的干净面庞登时被血色掩盖。

    赢先生瞳孔骤然收缩,周身似乎响起了咔擦轻响。

    神态恍然了一瞬,文士缓缓抬眸,其中已没了半点迷茫。

    看着前方天地异象,嘴角缓缓勾起。

    化为了桀骜的冷笑。

    愤怒的杀机,冰冷的理智,在这一刻全然出现,因受到了诱惑而感到屈辱的自傲和王安风陷入死局中的焦躁,混杂在一起。

    此时他突然想起了那秃驴所说的一段经文。

    犹如青莲花,红赤白莲花,水生水长,出水上不着于水。

    如是如来,世间生世间长,出世间行,不着世间法。

    我出此世,不在此世。

    面容森锐,持剑踏前。

    天地倾倒,挡在了文士的身前。

    因为有风雷,山岳,江河,天地挡于身前。

    是以有风灭,雷陨,劈山,断岳,斩江,截浪。

    天崩!

    地裂!

    万物归墟!

    剑光凌冽,自那机缘之上,毫不犹豫,斜斩而过。

    顺带斩碎了原本那动意的山河。

    青衫磊落,文士面色苍白,眸中神光凌厉。

    斩吾,见我。

    我非我。

    ……………………………………………………

    定武城中。

    王安风面色微白,心中杂念纷乱。

    生死间有大恐怖。

    以中三品武者凌空踏虚的本事,自己只要能够支撑片刻时间便能够等得到宫玉的到来。

    但是以九品之身,在处于激怒的七品武者手下,能够支撑多久?

    少年几乎可以想得到,自己必然会被百般折磨。

    脚步不由有些发虚,心脏加速,呼吸急促,仿佛有巨大阴影投落在了少年身上,断绝了一切希望。

    与当时化名意难平,甚至于被将锋偷袭时都截然不同。

    那个时候,他起码还有最后一条路。

    回到少林。

    此时这等真正的死局令他心中颤栗,而在此时,平素的心境失守,有阴暗的念头如同恶鬼一般从人类本性之中渗出。

    还有一条路。

    少年双目微阖。

    并不是要让他直面那七品武者,只要拖延时间就可以。

    此城中有士卒数百,守将为八品武者,县尊九品之上,未到八品。

    将其激怒,再以一城护身。

    在那武者杀光全部人之前,宫玉肯定能来。

    彼时便说是他发狂,将其他全部推脱开来。

    心中将念头思考详细,睁开眼睛来,便看到了阳光落在街道上,看到了玩耍着从街道上跑过的孩子,彼此打着招呼的行人,家长里短,絮絮叨叨的邻居,看到了这个熟悉的世界。

    少年心中便柔软了下来。

    抬手轻轻敲了下自己额头,低声道。

    “怎么能够想到这些东西?”

    “回山之后,要受罚啊。”

    如果活下来的话。

    少年洒然笑了下,选择了另一个方法。

    ……………………………………………………

    定武城外,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天,此时临近了黄昏,却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天空突然传来鹰隼清啸,两只银羽飞鹰自远空而来,而更为令人惊异的却是其上竟然有一道身影,每每踏出一步,便能跃出近乎百米,即将落下之时,往往提气起身,足尖轻点在飞鹰背上,便再度腾身跃起,几如神仙中人。

    正要冲入城中,飞鹰清啸,那人身法微顿,视线横扫下方,便骤然急转直下,猛地落在地面之上。

    劲气鼓荡,掀起了一阵气浪,衣袂翻飞之音,却被一阵清幽琴韵压下。

    那人身着黑衣,面容古拙,额上一点靛蓝,形同恶鬼。

    双目浑浊,此刻却惊疑不定地看着城门一侧。

    青石之上,少年着蓝衫,神色平和。

    膝上放着一架古琴,手指轻抚琴弦,便激荡起了清越琴音。

    怎么回事?

    看着那神色坦然的少年,来人心中杀气突然一滞,原本他打算直入城中,将王安风捉拿,此时后者坦荡荡地出现在他面前,竟似是在主动相迎一般,倒是令他心中惊疑不定起来。

    方才老三老四遇到的事情经历再度浮现脑海之中,则更加三分疑虑。

    这等心计者,可能会傻乎乎送上门来吗?

    绝无可能。

    其视线从少年身上扫过,因为并不知王安风此时已经将讯息传递了出去,是以心中并不感到急迫,倒是因为方才两名手下的经历,心中警惕非常。

    听其琴音,极为舒缓,甚至颇有三分大家气象。

    纵然寻常木琴,依旧不减其色。

    可除此之外,竟然看不出丝毫的异常。

    男子心中惊疑越重,看着那少年神采,实不像是愚蠢送死之人。

    莫不是疑兵之计?

    绕着王安风缓缓踱步,突然神色一厉,合身扑上,腰间长刀拔出,朝着王安风喉咙凶狠地撕扯过去,身法迅猛,掀起了雨帘,却在少年喉前撕扯而过,而那少年却神色依旧从容不迫,眉头微皱,转身急退回了原本位置。

    王安风心脏险些跳出了胸口。

    却只能赌其背后之人,是要抓他活口,询问与倪夫子的关系。

    赌对了。

    心中微松,手掌不由颤了下,却趁势弹出泛音,琴音越发飘渺悠远,而那男子心中惊疑不定逐渐变得急躁,暴躁凶悍的秉性逐渐占据上风,便在此时,少年敛目。

    脑海中回想其属下对其狠辣自负的性格描述,轻呼口气,竭力稳住了自己的声音,开口道:

    “今日雨落,赠你一曲琴音。”

    “为你送终。”

    男子神色微怔,继而长笑出声,哈哈大笑道:

    “我倒是如何,原来是缓兵之计,还以为有多高明,不过如此!”

    “你以为我会任你拖延时间不成?”

    王安风眼眸微抬,神色平和。

    “你不敢?”

    男子神色一滞,他天生下来一副鬼脸,自小自卑,习武之后却变得更为自负,但凡有谁挑衅,便忍不住回应,想到一阕琴音不过片刻,而这小子便在自己身边,纵有谁来,也休想要能夺得下来。

    登时狞笑,大步走到了王安风身边,右手长刀直接架在少年脖颈处。

    “来,让我见识一下,你如何以琴音杀我!”

    少年眸子微敛,琴音依旧悠扬。

    疑兵之计,缓兵之计。

    自己已做到了此时的极致。

    接下来的,便是尽人事,听天命。

    却又想到,自己此次选择在赢先生看来是否依旧愚钝,是否错漏百出?

    明明方才极为惊怖,此时却变得神态平和,琴音便越发悠扬,那男子听来越发觉得王安风有所依仗,心中不安,方才弹奏半阙琴音,瞳孔中浮现杀气,长刀斜斩,便要将少年弹琴的手掌剁下。

    刀锋笔直落下。

    继而如同薄冰,片片碎裂。

    男子神色微微呆滞,继而便化为了惊怖之色。

    “宫玉?!”

    怪叫一声,便起身纵起,腾身而去,此地荒凉,他从不曾想会有中三品高手出现,何况是原本以为在关城的宫玉,心中惊怖非常,便要冲入城中,可不曾想,宫玉竟然是从这定武城中踏步虚空而出,面色一白。

    便听得几声清啸,三道一身白衣的十六七岁少女从城中跃出。

    宫玉踏足虚空,看了一眼面色煞白的王安风,眼中已经满是赞赏之意。

    轻轻颔首,开口道:

    “何不奏琴,为其送终?”

    少年心脏依旧跳动飞快,闻言抱拳一礼,手掌落在了古琴琴弦之上。

    虽不曾有曲谱,可他此时心境连番剧烈变化,岂不正是最好的曲谱,手指落在琴弦之上,呼出口气,猛地一拉,琴音高昂而起。

    雨势渐急,三位少女以青伞代剑,雨落如织,将天地晕染成层次分明的清寒,借雨水湿滑之力,以舞姿入武,极阴柔之法,转阳刚之武,三位八品的武者,将那男子困入包围当中。

    以琴相奏,以剑相击,音行惊诧杀伐,剑招则以凌厉为上。

    曲终剑毕,城下所立者三人。

    ps:第五更,这么迟了真是抱歉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