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四十四章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这县城地处扶风郡边境,远离郡城,本应荒凉,但是却有一条长街,富丽堂皇,每一寸的土地都要用金子去衡量,在这长街上,地段最好的位子并非什么亭台楼阁,却只是一处青石院子。

    这院子很小,但是处处可见细微处的功夫。

    一步一景,移步换景,尽得了江南道的风姿。

    其风景独好,而此刻竟只是陪衬。

    一位约有二十出头的女子慵懒坐在石桌一侧,眉目雍容,迤逦红裙拖在地上,露出一双赤足,脚趾白皙小巧,轻点在青石溪流之上,右臂撑在石桌,手拖着下巴,眼角绘了渐变红妆,妖娆艳丽,一双明眸含雾,看着对面的男人。

    那男人穿着件灰色的旧衣裳,旁边靠着把青伞,眉眼温和。

    手持修长干净。

    只是垂首,对于一旁婀娜多姿的美人却看都不看一眼,女子手掌轻轻搭在那男人手臂,后者似乎从沉思中惊醒,眸子微抬,看向了那娇媚女子,微微一笑,左手抬起,朝着那女子脸颊抚去。

    后者微有惊讶,随即心中便浮现喜悦之意。

    心念想出,双眸微阖,如玉面庞微微抬起,一副任君采撷之态,眉头却微蹙,惹人怜惜。

    那灰衣男子手指却未曾落在那诱人红唇之上,而是点在其眉心,眉头微皱,拨动了两下,方才颇为舒服地呼出口气,眉目舒展开来,道:

    “如此才对。”

    女子不解,睁开眼来,抚了抚额头,抬眸看向院中引来溪流看去,水面映照出一张如花娇颜,只是眉心处花钿原本是散慢红梅,此时却被拨动地左三瓣右三瓣,明明白白,齐齐整整地排在眉心正中间,混没有半点美感,不由竟有些哭笑不得,不依道:

    “先生……”

    那中年男子抬起头来,手中握着一枚似玉非玉的圆珠,神色诚恳道:

    “这样,比较好看。”

    女子咬了咬下唇,站起身来,纤白双足不依地跺了下,却只踩在虚空一寸,背过身来,道:

    “先生实在过分。”

    “你来要看我的珍藏,怜儿可曾有半句推辞?”

    “不曾有半句夸赞也罢了,何故还要如此作弄?”

    灰衣男子摇头,失笑道:

    “在下所言,句句都是出自肺腑,绝无戏言。”

    “还望姑娘勿要责怪。”

    那女子本就未曾生气,闻言推诿两次,转身回来,复又坐下,两人不时交谈两句,女子眸光流转,落在了那圆珠之上,道:

    “先生前来,研究了这许久。”

    “可曾有所收获?”

    男子轻叹声气,笑道:

    “哪有这般容易。”

    “不过,若是真的有那么容易,这东西也称不上是‘遗珍’,也不值得在下专门来上一次。”

    女子点了点头,道:

    “先生说的确实,‘遗珍’之美,正在于其难以测度。”

    “若是寻常手段就能破解,这‘遗珍’呐,便也就少了七八分趣味。”

    那灰衣男子深以为然地颔首,手掌把玩着那圆珠,突然道:

    “那么,怜儿姑娘,在下能否试试内力灌输?”

    女子抬手虚引,轻笑道:

    “自然。”

    男子笑道了声多谢,右手握住那圆珠,神色微敛,极精纯的内力贯入其中。

    那女子眉目含笑,看着男子施为。

    这东西是她专门求来,内力绝难以使其有所反应。

    正在此时,一抹莹莹光华突然从那圆珠之上闪过,女子神色微怔,而那男子则是显出了三分喜色,内力再入,却只看到那圆珠光辉越发明亮,竟化为了一道流光,倏忽便冲向了天际,再难以寻到。

    男子长笑一声,循着那踪迹,冲天而起。

    ………………………………………………

    据此一街之隔处。

    身着蓝衫的王安风缓步而行,心中思量着自己计划。

    将那七品武者引动至此,然后便回到少林寺中。

    其必然在此地蹲守,这段时间,想必足够宫玉前辈赶过来。

    少年呼出口气,心脏跳动逐渐放缓,危险的感觉仍旧伴随左右,却又同时自心底浮现出了一种奇异的从容和自信来。

    就仿佛是在铜人巷中,对手露出破绽,而自己手中木剑微颤。

    即将给予对方最后一击的从容。

    很像,却又决然不同。

    似乎更为真实。

    正在此时,右手手腕处那串念珠突然发出了极为强烈的热量,少年神色微怔,似乎看到了一道流光闪过,双瞳瞬间有所茫然,而在此时,手腕处的佛珠那股热量骤然收敛。

    少年站在原地呆了数息时间,视线才逐渐恢复,心中不安,抬起右手,尝试回归少林寺。

    耳畔却传来了许久未曾听过的清脆女声。

    “嘀——察觉未知……未知……”

    “系统开始重新整合。”

    “游戏进入维护状态……维护时间十二小时。”

    王安风瞳孔骤然收缩,心中浮现出了极为强烈的不适感觉,仿佛是失去了极重要的东西,整个人都感觉有些轻飘飘的,脚下毫不着力,心境慌乱异常。

    原地呆呆站了许久。

    少年重重呼吸了几下,才勉强将心中慌乱压下,心中安慰自己道。

    只是十二个小时而已。

    在最开始的时候,不也是需要中间间隔一天时间,才能重新回到少林寺吗?

    心念至此,心境微定,只是依旧还担心着师父们是否遇到了什么麻烦,终究难安,而胡思乱想了许久之后,方才惊觉自己也还陷身于危机当中。

    方才为了引诱对方,此时仍旧穿了一身蓝衫。

    那能够遮蔽气味的黑衣和面具都放在了少林寺中。

    而离了青骢马,以少林健步功,必不能脱。

    少年瞳孔骤缩,额上渗出冷汗。

    死局。

    少林寺中。

    一枚玉珠放出光华来,苍天厚土尽数变得虚幻,可那玉珠光耀,竟将丝丝奇异力量引入了这半透明的天地之中。

    原本虚幻的世界逐渐开始有了一丝微不足道的真实。

    非常的细微,非常地渺小。

    但是对于机缘巧合之下诞生的虚幻世界,这已经是难言的机缘。

    真正成为一个世界,拥有灵韵,能够称之为洞天福地,诞生生灵万物的大机缘。整个世界的山河湖海,都在为之而本能地雀跃欢呼。

    天有祥云,地生奇珍。

    洛水有玄龟上岸,背有祥瑞。

    阴数九,阳数九,九九八十一数,数通乎道。

    岐山有凤凰齐鸣,曼舞呈祥。

    雄鸣六,雌鸣六,六六三十六声,声闻于天。

    整个虚幻的江湖世界都是一派欢庆喜悦,却有一袭青衫持剑立在天地之间。

    黑发狂舞,双目之中,已经满是血丝。

    剑鸣之音凄厉疯狂。

    毫无半点犹豫,劈斩向了那所谓机缘。

    “给老子,滚!!!”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