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八章 寻亲之旅
    少年和城门口和宫玉一行人分离,将孩子抱起来,放在身前,双臂环抱着他,拉着马缰,右脚轻轻磕了一下青骢马,后者通灵,轻嘶一声,迈开腿来朝着来时的道路而去。

    或许是它也知道自己的速度,这个未曾习武的孩子绝对吃不住,故而速度放得颇慢,顺着官道而行,片刻间已经不见了踪影。

    县城里面,命案的消息逐渐扩散开来。

    仿佛沸油里头扔了块磨盘大的寒冰,整个街道霎时间沸腾,小贩收摊,行人归家,眨眼便一片狼藉,空空落落的,颇为冷清,唯独能听得到守将那破锣般的嗓子,不时呼喝,竟把家里土狗的叫声都压了下去。

    迎客来二层。

    包厢里面摆了一张大圆桌,颜色很喜庆,面鸡鸭鱼肉,各样菜式满满当当,旁边一个白瓷细颈酒壶。

    里面盛的是忘仙郡独产的美酒,北方诸郡醇厚第一。

    周围摆着十张雕花木椅。

    却只坐着一个人。

    一个看去很和善的年人,穿着灰色的旧衣裳,因为旧衣裳虽然不好看,但是已经和身子磨合了许久,穿着很舒服,他的手掌洗地很干净,甚至于有些过分地苍白,因为这样闻不到手掌沾着的味道,会让他心里很舒服。

    身子很舒服,心里很舒服,这个人的生活一定会过的很舒服。

    他是个很爱生活的人,也是个很会生活的人。

    他希望自己的生活一直舒舒服服的。

    男子拿着筷子吃着桌的菜,慢条斯理,吃得很认真,连汤汁都用馒头蘸着吃干净,手指永远卡在筷子尾部两指之宽的位置,动作斯,旁边地半跪着个人,右手轻轻搭在膝盖,掌心渗着桌子更为喜庆的颜色。

    吃完了最后一道菜,男子将筷子架在盘子,呼出口气,手掌垂下来,却又微微一顿,抬起在筷子尾部轻轻碰了碰,皱着眉头,调整地两根筷子对得齐整,方才舒服地呼出口气来,温和含笑的眸子落在半跪在地的人身,道:

    “这一次出了篓子,便不要去管了。”

    “少了一个,也少了。”

    声音微顿,十指交叉,温和道:“反正,犯事儿的人已经死了。”

    “侠客有侠客的风骨,邪道也要有邪道的气度,勿要像疯狗一般,纠缠不清。”

    半跪在地的人颔首,道:

    “属下遵命。”

    声音清脆悦耳,当是个年岁不大的女子,低垂的头抬起,脸纵横十九道疤痕,双眼之满是戾气。

    只在一墙之隔处,有银羽飞鹰振翅而起,清啸声飞往远方。

    另一处包厢当,面目古拙的男子嘴角咧开。

    双眼之浮动兴奋的光彩。

    既然你自己离开了宫玉……怪不得我了。

    诡笑声起,闻之不似人声,望之不似人面。

    ……………………………………………

    那个小男孩叫做阿平。

    住的地方,今日早王安风稍微询问出了一些,应该在之前曾吃过饭的驿站附近。

    青骢马的马力虽强,可是顾忌到了阿平的承受能力,速度放得很慢,原本只需要一两个时辰的路程,生生跑到了下午,方才到了那一处驿站,间停下,只着水吃了些干粮饱腹。

    在驿站里头,王安风朝着掌柜的和小二打听了许久,却没有什么消息,最后还是一个有了三分醉意的客人听出了阿平所说的那个小村落,指出了方向。

    王安风向其道谢之后,见那孩子眼瞳里面满是按捺不住的光彩,轻笑了下,打消了带着他在这里点些吃食的念头。

    或许,能够早些见到他的阿爸,什么山珍海味都要来得让他开心吧。

    少年心明悟,却有些开始想念大凉村的日子,离伯,王叔,姜先生……

    不知道大家伙儿过得怎么样了。

    带着这种莫名升起来的思绪,王安风带着那孩子,复又驱马行了约莫半个多时辰,到了一处村落。

    放眼望去,只有约莫一百来户人家,屋子都较低矮,看去已有了许多年头,年久失修,竟大凉村还要荒凉三分。

    夕阳西下,道路的行人稀疏,坐着些村民,面虽无饥色,可抬起头来看向骑着马儿的王安风,脸却是略带麻木的警惕,以及毫不掩饰的戒备。

    王安风抬手勒住青骢马,轻声道:

    “这里,是你家了吗?阿平。”

    那孩子眼睛里浮现出欣喜的神采来,重重点了点头。

    “嗯!”

    少年心松了口气,先翻身下马,再将那孩子抱下来,一手拉着马缰,一手则任由那阿平拉着,朝着村子里头走。

    这些村民看向王安风的眼神之满是排外,而落在满脸伤痕的阿平脸,则是先微微一怔,有所惊怖,继而似乎看出了他的身份,那丝惊怖便化为了厌恶和了然,混杂着高高在的不屑,冷哼一声,扭过头去,根本将王安风两人当作了不存在。

    难以想象,短短时间里面,一张面庞竟然可以变化出了如此多的表情来。

    王安风看着这些人的脸庞,抿了抿唇。

    他此时深刻体悟到了一种荒凉,真真正正的荒凉。

    人心的荒凉。

    这些人在这颇为穷困的村落里,世世代代经营着自己的领地,认识村子里每一张脸,他们是这里德高望重的人物,享有着对于自己世界的绝对支配权,每一个踏足他们世界的外人,都将被他们视为挑衅,继而以充斥着敌意的目光和无声的抗拒,将这外来者赶出自己的世界,然后欢庆着熟悉日子的重新到来。

    这个村子很小,百来户人家的村子,能有多大?

    王安风和阿平走了不到十分种的时间,便到了村子的最后头,看见了一个低矮破旧的木屋,阿平松开少年的手掌,欢呼一声,冲入了这木屋当,王安风则是停住了脚步,打算将这时间交给他们父子。

    视线抬起,扫过这破旧的木屋。

    房顶面已经看得到两个破洞,拿着木板子盖住,四个角用石头一压便当修好了,窗户糊的纸已经一片深灰,破了好几个洞,因为下过雨又干了的缘故,皱皱巴巴地极为难看。

    少年抬手轻轻敲了敲额头,目光考究。

    时间还很充沛,走之前,可以替他们把屋子修一修,免得受寒。

    许久没有修了……离伯的窗户还是我给糊的呢……

    不知手艺有没有退步。

    少年略有些失神。

    正在此时,门内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充斥着惊慌失措和害怕畏惧。

    王安风神色微变,登时也管不得什么,大步迈开直接推门而入,房内更为破败,阿平则从里屋惊慌失措地奔出来,脚步勾在了门槛,险些摔倒在地,王安风抬手将他扶住,右手并指点在少年内关穴,内力运处,助其安心定神,与此同时轻喝一声。

    金钟罩内力运转,似有钟鸣响起,震荡人心,阿平脸的惊慌有了一瞬的停滞,王安风温声问道:

    “发生什么了,阿平?”

    仿佛是抓到了最后的倚靠,孩子双手抓住王安的衣摆,声音微微颤抖,道:

    “阿爸,阿爸不见了……”

    王安风神色微微变化了下,双手按在阿平肩膀,道:

    “先冷静一下。”

    “你阿爸常去哪里?长什么模样,说出来……”

    “我们现在去找,顺便问问周围的街坊邻居。”

    或许是金钟罩震荡人心的缘故,阿平勉强恢复了镇定,他有些口吃,很吃力地描述着自己阿爸的模样,之后,王安风和他一直找到天色漆黑,也没有丝毫的线索。

    而询问那些邻居,根本不耐烦搭理两人,言语之,颇多嘲讽。

    当天夜里,王安风让那孩子呆在房里,自己则是仗着有武功在身,继续寻找,甚至于连周围的山林都去了一遭子,依旧一无所获。

    晨曦升起的时候,他才恍然惊觉,自己已经找了一宿,买了些馒头回去了阿平家,先是拍了拍自己的脸,收拾了心情,方才推门而入,温声道:

    “阿平,我已经有些线索了,来,吃点东西。”

    “然后我们再找……”

    声音落下,却不见有人回答,王安风神色微变,踏步进去,根本没有找着半个人影,双眸不自觉变得锋锐,视线四扫,视野之,已是纤毫毕现,紧绷的神经放松,轻叹声气,走到后头一个道扣的木桶旁边,屈指轻敲,道:

    “在里头做什么呢……出来吧。”

    声音落下,却没有反应,王安风眉头皱起,道:

    “不要躲了,我都发现了。”

    左右没有反应,干脆抬手把这木桶掀开,果然看到了阿平抱在一团呆在下面,桶里有灰,撒了他满头满脸,王安风抬手给他拍了拍头发,双手撑起他的面庞,皱眉问道:

    “躲在这里做什么?”

    阿平沉默了片刻,视线偏移,手指轻轻划拉地面。

    明明已经满是伤痕的面庞却看得出倔强,低声道:

    “那,个姐姐说,只等你,三天。”

    “我不能,拖累你。”

    “我会自己找阿爸的,他那么笨,肯定走不远……但是,不能,因为我们,害了你。”

    “你,已经,帮地足够多了……”

    少年闻言动容,却不知该如何劝说这个倔强地让他头痛的孩子,正当此时,外头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王安风神色微变,而原本低头的阿平却仿若遭了雷劈,身子僵硬了一瞬,继而便扑身而起,手忙脚乱冲出门去。

    王安风心明悟,起身出去,便看到了那瘦小的孩童呆呆看着一个邋遢男人,后者脸神色痴呆,看着阿平,脸却浮现出了心痛的神色,张开嘴来,却说不出什么成条理的话,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探手入怀,从里头掏出了个过着油纸的糖葫芦,咧嘴看着阿平傻笑。

    “糖葫芦,回来。”

    “糖,阿平,。”

    “会,回来……”

    王安风张了张嘴,看见了那无论被村人如何嘲弄讽刺,依旧倔强的孩子身躯微微颤抖,低声骂了一句蠢货,却声调软弱,一下子扑在了那憨傻男人的怀,身子颤栗,似乎要把这段时间的委屈,害怕,难受全部发泄出来一样放声大哭,那痴傻的男人手足无措,手里拿着糖葫芦,脸茫然呆傻。

    手掌轻轻拍在阿平背。

    这是以为,有了糖葫芦,丢失的孩子能自己回来吗?

    这村子里可没有,是跑去了县城?

    王安风视线从那糖葫芦扫过,靠在门,心里突然打消了原本想要带走阿平,去扶风学武的念头。

    再说他也不一定愿意啊。

    少年呼出口气,安静靠在门侧。

    很多事情都高明的武功要更重要。

    例如相依为命的父子。

    例如少年的尊严。

    村落空,突然传来清啸,一只银羽飞鹰振翅盘旋,钻出了云雾。

    ps:长章节奉……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