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五章 惊变
    男子的求饶嚎叫,并没有在宫玉的眸掀起丝毫的波澜。

    那双眸子仿佛千年不化的寒冰一样。

    而在其身后的百里封则是面浮现极为愤恨之色,他方才看到那小孩惨状,心震动,大生怜意,此时那壮汉连声冤枉,更惹得他厌恶,手陌刀呼啸一声,已经直接横在在了那壮汉脖颈处。

    恨不得一刀下去,把这脑袋剁下来。

    劲气鼓荡,残暴的刃口轻触在脖颈,令那汉子后脊骨一阵发凉,身躯僵硬。

    王安风将那孩子的左臂放回床,轻轻拍了拍,起身,道:

    “那下面可是你们的车?”

    汉子忙不迭回答道:

    “正是正是,方才可能是下面的弟兄看昏了眼睛……”

    赔笑的话还未说完,耳畔便传来了声音。

    王安风低垂眉目,冷冷道:

    “那没有半点冤枉。”

    “这孩子是从你们车里找到的。”

    那汉子额渗出冷汗,结结巴巴道:

    “这,这怎么可能?我们的货物已经送出去了……”

    突然双目一亮,想起了一件事情,急急道:

    “我,我明白了少侠,吴老六,是吴老六的车!”

    “只他的车还没空……”

    一边说着,一边回头要看,却被脖子的陌刀拦住,急的头冒汗,只背对着那些汉子,高声叫道:

    “吴老六呢?啊?!那挨千刀的腌臜货在哪里?!”

    “出来!爷爷快被你给坑死了!拐卖十四岁以下良人,这是要杀头的啊!”

    声音之隐有颤抖,百里封皱眉,察觉有异,手陌刀轻抬,那汉子僵硬着转过身来,眼珠子在那些黑衣汉子身乱窜,却没找着那几个人,心更急,叫道:

    “吴老六呢?”

    “人呢?!”

    声音嘈杂急切,方才撞见王安风的那个醉汉从地抬起头来,含含糊糊地道:

    “他,他们说吃多了酒,要去歇息一下,会不会……”

    “会不会还在屋子里?”

    被陌刀架在头的大汉仿佛抓住了个救命稻草,双眼亮起,转过身来,高声道:

    “少侠,这几位女侠,您几位听着了……”

    “这事儿不干我们,我这便带着您过去瞅瞅?”

    王安风起身,却察觉道一股拉力,少年微怔,回身便看到了那孩子眼瞳之的恐惧,不言不语,只是双手抓紧了他的袖口,呼出口气,想了想,轻声道:

    “……你也一起来吧。”

    ………………………………………………

    吴老六呆呆坐在凳子。

    他的手下一共有四个,最少也认识了四年,确切地说是四年零七个月。

    他也没有想到,竟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也是当匕首捅进他们心脏的时候,他才恍然记起来。

    他抬起手,摸了摸脸被抓出来的血痕。

    迷药真是好用。

    他咧了下嘴,笑不出来。

    平素里面蛮横地大汉,死到关头,竟也如同寻常妇人般,只能挠,只会抓。

    吴老六靠坐在雕花木椅,右手随意把玩着一把精致的匕首,刃锋面满是血痕,小小的客房里头,倒伏了四条大汉,血液淌了一地,他的右脚,毫不客气地踩在一个脑袋头。

    左手拿起杯子灌了一口黄酒,满脸横肉的江湖恶汉悠悠然叹息。

    江湖的信义,还真是值个鸟钱啊……

    说好算是死也不会背叛大哥的兄弟,到了最后下手也是蛮狠。

    一点不留情。

    下去了再好好收拾你们。

    喝干了最后一口酒,听得过道里传来密集脚步声音,吴老六冷笑一声,倒转了匕首,一边畅快饮酒,一边毫不留情,直接贯入了自己的心脏,身子猛地一僵,喉咙里发出了嗬嗬声音,满是凶光的眼睛暗淡了下去。

    木门被一脚蛮横地踹开。

    王安风和那叫赵勇的汉子当先冲了进来,便看到了一副宛如人间地狱般的图景,鲜血满地,烛光点亮,令血液反射了妖异而令人恶心的光,少年右手瞬间遮掩在了身旁孩子的眼睛,身后数人紧接着进来,神色都是剧烈变化。

    赵勇踉跄两步,靠在墙,面色白地跟鬼一样。

    他为人悍勇,手里头也见过血,可还有着江湖老油子常有的那种胆怯,何曾见过如此惨烈的模样,险些便呕吐出来,好不容易压了下去,便听得耳边一阵阵呕吐的声音。

    百里封等人直接反身冲出,扶着楼门便一阵干呕,连那些宛如姑射仙人般的青锋解弟子都面色一阵青一阵白,难以忍受转过身去。

    那孩子有些不安,却听到了依旧平和含笑的声音。

    “我们做个游戏吧……捉迷藏。”

    “一炷香的时间里,哥哥在房子里躲着,然后你来找我。”

    王安风右手罩着那孩子眉目,温柔低语,方才他动手极快,那孩子并没有看得真切,虽闻到了那味道,却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只茫然颔首,少年轻笑,如常道一声真乖,让其转身,将他轻轻推出门外。

    薛琴霜忍住难受,将那孩子拉过,未曾让他转身,而只在这一息时间,王安风已反手将木门直接关,封闭了这如鬼域般的场景。

    拓跋月捂着嘴,眼浮现异彩,道:

    “好……好厉害。”

    百里封忍不住抬了抬头,道:

    “自然厉……呕……”

    方才说了三个字,便面色一白,又趴在墙,发出干呕之音。

    宫玉此时在这客栈当,以其五品高手的修为,安全绝不会有问题,而百里封等人此时根本帮不半点忙,最重要的,王安风也不忍心那孩子再受刺激。

    门一关,那股子血腥味道更为浓郁,赵勇脚步有些发软,觉得胸口恶心的感觉又涌动起来,尤其是满脸褶子的吴老六,坐在那凳子,一双眼睛没了光彩,反倒更是阴森森的,如鬼一般,让他后背一阵发凉。

    正在心揣揣之时,却见王安风面不改色地踏步过去,将那些倒在地,彼此枕籍的尸体,以及如溪流一样粘稠的血液几乎当成了空气一般,甚至还蹲下来检查了一翻,摇了摇头,方才抬眸看着那死不瞑目,瞪着一双眼睛的恶汉,道:

    “这是吴老六?”

    声音如常,在这种场景里头却显得诡异瘆人,混杂着血气,入耳便有了三分漠然,赵勇几乎以为自己眼前的是个刀口舔血,杀人无算的绝代凶人,而非眉目干净的少年侠客。

    方才他自认为一对一绝不会输给王安风,但是此时心却升起了隐隐畏惧,听得发问,咽了口唾沫,颤声道:

    “是……”

    “他,他那满脸的褶子,小的绝不敢忘。”

    因为心那股说不出的畏惧,赵勇下意识用了敬称,王安风也未曾在意,视线掠过桌面,头放着一枚枫叶,此时正值夏日,可这枚枫叶却红艳地跟火焰一样,甚至于地面鲜血更为妖艳。

    少年脑海浮现出了游记的记载,双眸微眯。

    丹枫谷?

    门外突然传来一身压抑着的闷哼,王安风神色微变,也不管什么丹枫谷,转身一把拉开了木门,便看到了百里封倒抽冷气的模样。

    兵家少年右手之深深一个牙印,飞快甩动,似乎这样能把这痛楚甩出去,而那孩子则是靠在墙角,如受惊幼兽一般呲牙咧嘴,嘴角有些血痕,看向每一位武者的眼神之都充斥着极浓郁的警惕和恨意。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