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四章 短暂交手
    嚎叫出声,而几乎是同时,鞭锁嘶鸣,宛如暴怒的蟒蛇,瞬间逆转方向,将这男子困锁纠缠,客栈当中已经有人冲出,那些身着黑衣的汉子手持兵刃长刀,冲出门来便看到了自己的兄弟被长鞭捆缚,悬在空中,神色都是剧变。

    “谁敢放肆,我大石帮的货也敢劫!”

    门内一声怒喝,一个莽汉子手持碗粗的浑铁长棍,直接砸开了木门闯将出来,看着王安风便要出手,王安风神色不变,左手抱着那孩子,右手一动,鞭锁如同蟒蛇嘶鸣,缠绕着那醉酒汉子挡在中间。

    少年面色冰寒,迅速判断出了局势,相较于出手战斗,此时救人为上。

    “让开。”

    一丝雷劲纠缠在了鞭锁之上,那醉酒汉子一声痛苦地低吼,持棍男子登时酒醒了大半,一口钢牙紧咬,不得已退后,星月在天,一群持刀壮汉畏畏缩缩,不敢上前,身着蓝衣的负剑少年抱着个孩童,缓步而出,眉目之中满是寒意,视线则不住往楼上瞥去。

    方才宫玉前辈说要回房打坐,可为何连最好热闹的百里封都没有过来看?

    只在此失神的瞬间,那莽汉子眼瞳微亮,右手一翻,袖口一个护腕上竟然弹出了一枚小小箭矢,朝着王安风左手激射过去,一阵锐利破空,恶风袭来,少年几乎本能避开,那汉子已经虎吼一声,手中铁棍猛地砸在长鞭之上,继而一缠一拉。

    “拿下他!”

    怒喝声中,丝毫不逊色与王安风的浑厚力道暴起,险些将长鞭拉得脱手,而周围的那些大汉猛地持刀上前劈斩,森锐破空笼罩向了王安风,后者撒手甩开鞭子,脚步后撤,左手抱着那孩子,右手趁势握在了身后剑柄之上。

    铮然剑啸声中,八面剑脱鞘而出,此时他着急回去给这孩子疗伤,更是深恨这些该死的人贩子,心中早已怒极,出手再无半点收敛。

    沉静夜色之中,雷霆之音骤然大作。

    因为靠近了王安风的缘故,那孩子身上迷药逐渐被混元体吞噬化解,加上心中执念极强,竟猛地睁开眼来,身躯颤抖,入眼的第一幕便是身穿黑衣,面色狰狞的大汉持刀劈斩,脸上不由浮现了恐惧惊怖神色。

    但是下一刻,便看到了蓝色的雷霆剑影斩过长空,那些凶恶的大汉如同破布一样横飞出去,此时他才恍然发现自己竟然被抱在了怀中,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似在压抑着什么:

    “已经没事了。”

    “不要害怕。”

    便在此时,那持棍莽汉突然闪在王安风身侧,浑铁重棍狠狠地朝着王安风胸腹砸落,其虽莽撞,轻功身法竟然丝毫不弱,棍身气劲纠缠,打出了浑厚破空声音,王安风脚步一踏,将那孩子护在怀中,纯以后背接了这一棍。

    那大汉心中微喜,随即便化为了惊怖,棍上劲气竟宛如泥牛入海,没有半点反应,突听得咔擦脆响,少年脚下青石震裂,气浪震荡,如同被蛮牛撞击了一般,方才知道这少年竟然硬接了自己一棍,竟然没有半分伤势,脚步一退,手中长棍分开,化为两柄短枪,交叉防守在前,喝道:

    “少侠好身手!”

    “敢问姓名,却不知道为何要和我大石帮为难?”

    王安风右手斜持长剑,视线略扫左右,方才交手只是瞬息间事情,他只是击倒了四五名汉子,眼前尚有十来名好手,方才只想着要脱身给这孩子救治,此时后者已经转醒,心中微松口气的同时,便要想着将这些十恶不赦的人贩子给全部留下。

    而方才交手时间虽短,却弄出了不小动静,想来已经惊动了百里封等人,想来只要拖住片刻即可。

    心念至此,王安风掌中木剑微转,雷霆在剑锋之上流转震荡,那汉子见状,明白绝难善了,脸上浮现出了狰狞神色,体内内力滚滚流动,隐有蛮牛声音响起,气血在体内奔腾流转,本应当有热流涌动,却不知为何感觉到了难以遏制的寒意。

    最终甚至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上提的内力骤然散去,脚步一个踉跄,此时方才发现这天地间不知何时出现了片片白雪,窸窸窣窣从天而落,已经覆盖了一层。

    极美,更是极寒。

    神色茫然不解,视线落向王安风,便要再度提起功力,而直到现在他才发觉,自己一身内力竟然再难调动,仿佛被生生冻结了一般,神色骤变。

    温度转而越寒,似有凛风如剑,刮动了那片片雪花,切割在了众人面目上,唯独王安风所在之处却依旧温暖,少年心中明白过来,松了口气,手腕一动,归剑入鞘,朗声道:

    “晚辈多谢宫玉前辈相助。”

    似有清寒声音微微嗯了一声,满院积雪转为寒冰,继而寸寸崩碎,原本十数名好手则在瞬间失去了全身气力,软到在地,动弹不得,楼上窗台打开,百里封三人施展了轻功跃出,继而有一位白衣少女,背负长剑,如凌波仙子般飘然而下,持剑站在一旁,道:

    “师叔在上面等你。”

    “你自去。”

    薛琴霜看见王安风怀中孩童,神色微变,方才他们打坐时候听到了外面声响,发现是王安风之后,却又被宫玉拦下,没能即刻出手相助,此时根本不知原委,可看那孩子可怖的面庞,也知道不对,略带骇然道:

    “王兄,这是……”

    “等会儿再说,这里交给你们。”

    王安风只是急急说了两句,便冲入了客栈当中,那持棍男子已没了动弹之力,却仍旧勉强开口道:

    “不知是哪位前辈出手……”

    “咳咳咳,为何,为何要助那小贼?!”

    声音未落,脖颈一凉,已经被架上了一柄长剑,森锐逼人,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身后身着白衣的青锋解少女冷冷开口道:

    “走。”

    剑锋朝着脖子加力压了压,勒出一道浅浅血痕,寒意从剑上一直蔓延到了全身,壮汉心中憋屈异常,自己只是完成了帮里头的任务,带着兄弟们吃顿酒肉,又不曾去青楼,为何又有这等无妄之灾?可此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家兄弟已经全被抓住。

    方才那少年厉害地很,这些怕也差不离。

    想到这里,也只能憋着满肚子悲愤,乖乖地起身钻入了客栈,一路上了楼,便看到床上躺着个孩子,方才背负木剑的蓝衫少年则在一旁把脉,看模样只是十四五岁,却已经有了不弱武功。

    复又看那孩子,方才在下面,一者是他还醉酒,一者灯光暗淡,此时方才看了个真切,只见其面色惨白,脸上不知被谁刻下了十数道割痕,皮肉翻卷过来,几乎不像个人,吓得一个哆嗦,醉意全消,定了定神才知道这不是个恶鬼,只在心里叹道好一个倒霉孩子。

    哪个生儿子不带把儿的货色,竟干出这种孽障事情。

    心里正乱想着,便见那蓝衫少年眸子抬起,看向了自己,冷冷道:

    “这孩子便是这些行路客害的!”

    壮汉闻言心里一个咯噔,似乎跌进了无底深渊,旁边那白衣女子目光继而落在了自己身上,浑身便机灵灵一个哆嗦,隐有尿意,险些直接跪下,登时也不管手下都在,只扯着嗓子高声叫道:

    “前辈,冤枉啊前辈!”

    “晚辈绝不可能做出那等事情,还请姑奶奶明察,明察!”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