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三章 端倪,发现
    “行路客?”

    王安风微怔,心里面有些印象。

    似乎在前些日子里那本游记中曾见过这个名字,但是书中也未曾细说,环视众人,见都有些不解,知道是这位青锋解的前辈在讲述江湖经验,便将茶盏放下,认真聆听。

    宫玉内功深厚,声音清冷,只在众人耳边响起,旁人却绝难听得真切。

    短短数句言语之中,便将‘行路客’的来路讲地清楚明白。

    这并不是大秦皆有,只是扶风一郡之地的风俗。

    指的是那些帮派弟子。

    大秦盛世,疆域辽阔,野外道路上,难免有些贼寇,若是寻常的货物,贼人们是不大看得上眼的,但是那些比较贵重的东西,就很能勾动他们的胃口,而行路客便是在各地县城村庄,运送这些东西的武人。

    和镖局有些类似,但是干的是短程的买卖,运的东西也少,恰好和镖局互为补益,干这一行的大多是各地的帮派人士,身上多少有些武功技艺,帮里面也都有几个好手,能够震慑那些山贼,久而久之,便成为了扶风一地的江湖定俗。

    若是见到一群大汉,背负斗笠,押运货物,那八成以上便是行路客。

    正在此时,小二已经端了个方方正正的木托盘,吆喝着给他们上菜,时蔬鲜切,卤煮拼盘,林林总总上了四五个盘子,百里封早已经饿急,他为人粗豪,并不十分在乎规矩,拿起筷子便朝着切好的卤肉夹去,却不想被王安风拿着筷子拦下,略有不解。

    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便看到少年起身,左手从腰间包囊一拍,不见什么动作,便有数根银针弹出,划过银光,没入了菜中,震颤抖动,显然是用出了特殊的手法。

    附着在银针上的内力散去,菜里也没有出现异状,王安风方才微松口气,一边将那银针收起,以茶水烫去油渍,一边低声道:

    “菜中无毒。”

    宫玉微微颔首,心中对于这位少年微有改观,百里封先是一愣,继而便嘿然赞叹道:

    “原来是要试菜,没有想到安风你年纪不大,处事却很老道啊……”

    “倒像是跑了许多次江湖的。”

    王安风面上平和地笑了笑,心中却满是惆怅。

    我只跑了一次。

    就栽了。

    吃过了饭菜,在这驿站当中稍事休息了一个时辰,众人便再度起身出发。

    因为顾虑百里封坐骑的脚力,下午时候众人速度放得更慢,越向北走,便逐渐远离了扶风郡的郡城,所见景象不复原本繁华,官道上的行人也逐渐变得稀少,渐近黄昏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了他们一行八人。

    前后也看不到驿站所在,因此也顾不得爱惜马力,加紧了速度,在天色暗下来之前,勉强到了一座县城当中。

    今日众人奔波了一路,纵然百里封的黄马脚力寻常,比不得其余的几匹名种异兽,也已远离了扶风郡城七八百里,到了扶风郡的边缘地带,这县城远不能与其余地方相比,甚至于可称得上颇为穷困。

    一路进去,民众早已归家休息,道路漆黑,偶有一盏灯笼,却也是被风吹的晃荡不停,喀拉声音细碎,却衬得周围环境更为幽寂,好在大秦城池格局有所规定,是以众人寻了片刻,还是找到了客栈,坐骑牵入马厩,其余人先回了客栈里面,去订房点餐。

    王安风则是给青骢马顺了顺鬃毛,又从怀里掏出了个包裹,里面是煮熟的黄豆,颇为香甜,他无意间发现青骢马很迷这种小食,家里做了很多,倒在手里喂给了青骢马,拍了拍马背以示鼓励,方才离去。

    可就在他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喀拉轻响,微微一怔,视线扫过一处黑暗角落,停放着好几辆板车,大部分空落落,只一侧扔着一堆黑布,唯独最里头还有一辆板车依旧堆满了货物,满满当当,被黑布覆盖。

    那些行路客,也在这里?

    喀拉声音又响,王安风踏步过去,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少年心里不知为何有些不对劲,但是却又说不出来,只认为是自己多心,却还是下意识抬手整了下木剑的位置,方才踏步回了客栈,方才入门,便看到那些穿着黑布衣服,背着斗笠的大汉,人数更多,坐了三四张桌子,桌上放满了酒肉,正大声谈笑,不时喝骂两声,神态颇为豪爽。

    而百里封等人则是坐在距离他们较远的一处桌子,见王安风进来,招手让他过来。

    少年微微颔首,却下意识选择了从这些行路客旁边过去,在路过的时候,一个大汉似乎喝醉了酒,吹牛的时候动作大了些,往后栽倒,王安风抬手将他托住,婉拒了这些大汉相邀喝酒的感谢,转身离去,双眉微皱。

    走回了百里封那边,拓跋月有些厌恶地看了一眼那边大声喝酒吹牛的汉子,低声说了两句,却因不愿多生事端,倒也没有再如何,众人吃过了些清淡的餐饭,各回客房。

    但是王安风心中却一直在想着那古怪的毒。

    方才走过那边时候,混元体的反应更为剧烈了两分,竟像是才用过一次毒一般。

    本来若只是相逢一次,王安风倒是不会多想,可再度重逢,这念头却在脑海里面转个不停,思索了片刻,却没有什么念头,只好盘坐在床,准备打坐修行,因为有同行之人,这段时间,倒也不好进少林寺中。

    打坐在床,摒弃杂念,心中颇为好笑地自嘲。

    太过敏感了。

    那毒不要说是习武之人,就连寻常的成人,也只是略有反应吧。

    恐怕也就只能对小孩子起作用。

    一念至此,王安风心里突然一个咯噔,复又睁开眼睛来,不知为何,少年耳畔似乎又响起了那处传来的喀拉轻响,难能心静,起身打开窗户,看着马厩一侧,神色微微变换,最终咬了咬牙。

    不对劲。

    因为曾经的经历,提起毒药,少年第一时间只能想得到迷药。

    此时心中疑云丛生,干脆决定下去查探一番,不走楼梯,只以轻功从这二层阁楼轻轻跃下,小心摸到了那马厩,虽然此事不合礼数,但是心中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却让王安风还是下定了决心。

    只是看看的话,应当不属于盗窃。

    轻声道了一句得罪,少年小心掀开了黑布的一角,抬眸看去,却发现只有些时新水果,以及些许字画堆在一起,心中松了口气,只道是自己多心,便在此时,周身混元功却骤然加速,王安风神色微变,猛然踏步钻入了板车当中,扒拉开了堆积在一起的货物,神色骤然铁青下来。

    一个孩子。

    浑身捆缚,面庞纵横十数道割痕,已经看不出真实面目,就扔在一个竹筐里面,双瞳无光,显然已经昏迷,只是手指还在倔强颤抖,突然碰撞了下身下车板,发出喀拉轻响,身子周围塞满了菜蔬水果,越是靠近,百毒不侵之躯的反应就越发剧烈。

    一股火气在王安风的心中沸腾起来,深吸口气,将大肆破坏的冲动按捺下来,顺手扒拉开了周围,却只有这一个孩子,手掌拔出薛琴霜留下的匕首,内力运处,将竹篮切碎,一手探入,将那孩子小心抱住,转身跃下板车。

    正在此时,突然传来哐啷一声脆响,王安风后颈上的汗毛猛地竖起,抬眸看去,正好看到了一个醉醺醺的汉子,筋骨粗大,身穿黑布衣服,似乎是要出来解手,正呆呆地看着从板车跃下的王安风。

    呆滞了一息之后,猛地转头便跑,王安风右臂一扬,鞭锁如同蟒蛇般爆出,那人因为醉酒,才跑两步就直接绊倒在地,距离变化,本来打算将其拉扯回来的鞭子只是扫在了他的背上,衣衫片片破碎,皮肤霎时间红通通一片。

    那人给重重砸了一下,剧痛无比,倒是醒了些酒,脑子反应过来,扯着嗓子嚎叫道:

    “有人偷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