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二章 驿站所遇
    扶风郡·大将军府

    奢华的大将军府,却有一处角落的亭台楼阁被暴力摧毁,修建起来了一个朴素,却很有生活气息的小茅屋,宇文则于院中石桌旁独自枯坐,门外有人匆匆而来,却只在门口处便急急停下脚步,不敢入内。

    宇文则睁开眼睛,缓声道:

    “何事?”

    来者半跪在地,开口道:

    “回禀将军,薛霜,百里封,以及王安风三人,今日即将离开了扶风城。”

    “同行者为隐门青锋解弟子,为首者名为宫玉,曾在江湖上走动,修为大致在中三品,精擅剑术。”

    声音微顿,继而再度开口详细禀报,宇文则双眸微阖,片刻后,开口道:

    “将他三人身边的人手撤回。”

    男子微怔,继而便沉声答应下来,无声离去。

    宇文则双目闭合,平静地坐在这院落之中,面容冷峻,古井无波,右手手指屈起,轻轻敲击在石桌桌面之上。

    “学宫派向青锋解的祝寿队伍,并且有人手持未知古籍。”

    “若是出了问题,出手者将会面对起码两个庞然大物,为了可能存在的一丝线索,不可能做到如此程度。”

    茅屋内传来声音,宇文则睁开眼来,脸上不化的寒冰散去,变得柔和,起身入内,脑海中则随意为这件事做出了最后的判断。

    “除非幕后的那个人,已经疯了。”

    ……………………………………………………

    山门隐世,遁于山外之山。

    俗世无缘者,不能入内。

    青锋解所在,要从扶风郡,更向北走,那位墨家夫子有墨家机关鸟,一日可达,但是王安风等人骑马而行,则是要路过许多城池,不着急赶路的情况下,少说也要四五日时间。

    一行八人沿着官道而行,青锋解四人坐骑都是雪色骏马,浑身无有一根杂毛,唯独四蹄宛如泼墨,性极温顺,不爱嘶鸣,速度却是极快,王安风和薛琴霜都是竖瞳青骢马,拓跋月胯下则是一匹赤色宝马,性子和她本人一般烈,速度更是不慢。

    唯独百里封,胯下只是一匹寻常黄马,纵然众人都压下了速度,也只是勉强能够跟得上,方才跑了一个上午,这匹小黄马就已经浑身冒汗,嘴角出现白沫,显然是已经到了极限,必须休息。

    眼见着快要跟不上众人的速度,宫玉看了一眼百里封那匹穿着粗气的黄马,神色不变,勒动了马缰,道:

    “前面有私驿,日已过午,休息片刻,养足精神再上路。”

    百里封闻言大喜,松了口气,拍拍自己的小黄马,道:

    “老弟啊,加吧劲儿。”

    “马上就休息了。”

    黄马轻嘶一声以作回应,倒似是多了两分气力。

    王安风在旁听着百里封不住的鼓励声音,微微一笑,心里倒是觉得,这位宫玉前辈虽然不苟言笑,但实际上却颇为和善,远不如面上那般清寒。

    大秦天下幅员辽阔,境内驿站极多。

    官驿只允许官府人员使用,主要用于传递各地讯息,私驿则不然,是为各地客商歇脚所用。

    那驿站的旗子远远地便能看到,驱马过去,发现店内已经坐了不少人,众人从早上出发,到现在尚未进食,干脆拿两个桌子拼到了一起,坐下点菜。

    青锋解四人神色依旧冷淡。明明是炎热天气,身上竟然是没有出了一丝汗水,而百里封则是拿着菜单翻动,点了好些个肥美肉食,看他模样,若非顾忌宫玉,甚至还想要来一壶好酒下肚。

    正在此时,另外一桌的客人似乎已经酒足饭饱,叫了掌柜结账,出手颇为豪爽,将一锭银子扔在了桌上,也不要找零,便起身离开,皆是筋骨粗大,身上各有兵刃,穿黑布衣裳,背后背着遮阳的斗笠。

    路过王安风这一桌子的时候,看到了几位少女姿容,眼中微亮,却又忌惮众人身上兵刃,不敢过于放肆,只是眼珠子仿佛黏在了极为少女脸上,颇为迷恋地地扫了两眼,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青锋解众人眉目冷淡如常,拓跋月则是剑眉倒竖,恨不得拔刀而起,但是她毕竟也有些江湖经验,知道犯不着为了这些江湖无赖拔刀动怒,王安风却神色微有变化,手掌朝着木剑的方向本能动了下。

    此时他体内正有一丝丝极为细微的热流汇聚,化为了元气被他的金钟罩内功吞噬。

    药王谷,混元体。

    有毒?

    但是毒性很弱。

    吴长青的教导浮现脑海,王安风心中明悟,转过头去,看得到那些大汉已经带起斗笠,一个个吆喝着驱赶板车离开,上头装满了货物,盖了一层层黑布,看不真切究竟是什么。

    但正是方才这些江湖客路过王安风身边的时候,身上残余的一丝丝毒气令少年的混元体自发运转起来。

    只是他修行尚浅,猜不出这种毒究竟是哪门哪类。

    王安风微微皱眉,心有疑惑。

    这种毒的威力实在不够,如果不是他有混元体在身,这些毒气在入体的瞬间,就会被内力轻易化解,不会有任何的效果,甚至无法让他察觉。

    风字楼中,有记载江湖上以毒入武的流派,但是这么弱的毒还有什么用?

    还不如一把钢刀来的厉害。

    “来,安风,你喜欢什么菜,点吧。”

    正在此时,一旁百里封将那竹简递给王安风,打断了少年思绪,索性便将此事抛在了脑后。

    各人自有各人的机缘和秘密,何必探究。

    接过竹简展开之后,只见每一根竹子上都刻着菜名,林林总总约有二十来道,每一道菜似乎都颇为诱人,难以抉择,少年看了片刻,心中沉思。

    拿这道菜……会不会太素了?

    这道卤猪肉似乎不错……不,近来天气炎热,这里又不可能有地窖。

    很可能不新鲜……那拿这一道比较好?

    果然还是第一道菜比较好……

    王安风沉吟片刻,却不发一言,旁边小二脸上的笑容都已经有些僵硬,难以维持,少年方才将竹简摊开,指着一道菜,慎而慎之地道:

    “就,这道了。”

    “好嘞,客官您稍坐!”

    小二把菜名记下,一时间竟有种解脱之感,喊了一声,将那菜单撤了下去,复又上了一壶好茶,王安风起身,先是用茶水烫过了杯子,方才倒好八杯茶水,分给众人。

    坐回了原位,抬手饮一口茶,燥气颇重,勉强入口,但是一上午没有喝水,倒也颇为舒畅。

    宫玉将手中茶盏放下,开口道:

    “方才那些人,是‘行路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