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九章 此岸彼岸,藏书守的职责
    扶风学宫,风字楼中。

    王安风盘腿在地,膝上展开了一本杂学游记,讲的是一位剑客游览扶风一郡十数年的经历,扶风每一个县城他都去过,风土人情,美食美景,信手拈来,文风也写得颇为有趣,但是少年的注意力却全然没有放在这书中故事。

    眉头微皱,屈指轻敲着自己的额头。

    脑海之中,则是不住回想着昨日里,一场场的败北。

    关于自己的那个念头,在铜人巷里头已经尝试了不知道多少次。

    但武者交手,瞬息万变,想要完成设想中那种细腻的连绵攻击,需要的目力,经验,胆气,都非同一般,起码现在的王安风都罕有成功一次,连续的失败令少年胸腹里似是憋了一口气,一定要将这一招自己的招式创造出来。

    日头渐渐偏向午时,却终无所获,王安风叹息一声,将这根本没有翻页的游记放回原位,起身出了风字楼,准备回房吃些饭食,脑海里面却还是铜人巷的刀光剑影。

    走出风字楼,踏在小路之上,迎面走来一个相识的墨家学子,背着把厚重木剑,平素颇为沉稳的一个人,此事却颇有些眉眼飞扬的感觉,隔了尚有四五米,便朝着王安风挥了挥手,笑容灿烂道:

    “王兄,许久不见,风姿更甚往昔啊!”

    “郭兄……嗯,过奖。”

    少年微怔,继而便颔首回礼,只以为对方有事找他,所以还停下了脚步,可那墨家学子竟然真的只是跟他打个招呼,脚步轻快地擦着少年过去,王安风微微一呆,旋即便听到了这位素来缄默少言的学子在哼唱着某个欢快的小曲儿,脸上更是浮现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愣了数息,确认了自己并没有听错,回过身来,就又看到那位郭兄满脸灿烂笑容,朝着另一位只是认识的学子挥手招呼。

    “赵兄,许久不见,风姿更甚往昔啊!”

    王安风看着另一位学子茫然的面庞,不由失笑,低声道:

    “看来他今日心情不错……”

    摇了摇头,便不以为意,继续回身离开,可才走了没有多远,便察觉到今日的气氛实在是有些不对。

    心情不错的学子,未免有些太多了……

    只是这短短数百米路上,遇到的男学子大多神色都颇为兴奋,彼此谈笑的声音都大了些,而女学子却截然相反,大多有些不愉,可也有些少女面上也有几分期冀渴望。

    王安风心里面多少有些好奇,但是想来也只是学宫中事情,和自己无关,便收敛了心神,回了木屋淘米做饭,脑海之中则是想着如何能够完善自己的招式,对于学宫中事情则是没有半点打听的兴趣。

    但是在三日之后,就算他并不想要知道,也已经由不得他了。

    “王兄啊,你可听说了最近的消息?!”

    初来扶风时候,开盘的那位赌徒苏文昌双目放光地看着王安风,脸庞之上满是兴奋,王安风叹息一声,将手中那才翻过数页的游记合起,抬眸看着那俊秀少年,认真道:

    “苏兄……这件事情,你已经和我说过了。”

    “不若去寻严令师兄,他应当没有听过。”

    苏文昌脸上浮现尴尬之色,挠了挠头,翻身坐在王安风旁边青石上,呼出口气,咕哝道:

    “有小师妹在,我若去找他说这个,严令师兄想来定有好大苦头要吃。”

    “是以只好来寻你们说说,要不然,我心里憋着难受啊……”

    王安风看着这位相熟学子,颇为无可奈何,道:

    “这种事情,说上一次也就罢了。”

    “你何必要说这么多次?”

    苏文昌闻言狂翻白眼,叫道:

    “老天爷,这可是‘青锋解’的消息啊。”

    “我说上一千次一万次,都还是觉得兴奋!”

    “说一次?”

    “有时候我真觉得咱们不是一个辈分的人,你也太冷淡了……”

    苏文昌撇了撇嘴,眼角下垂,以表示自己的不屑,王安风闻言心中无奈,苏赌徒见后者是真的没有兴趣,也只能无奈摇头,装模作样地嗟叹一声。

    这孩子,怎地小小年纪就变成了老头儿模样。

    这边找不着乐子,又见王安风在看书,苏文昌干脆起身,留了句走也,便去另寻目标,王安风摇了摇头,对苏赌徒异常的热情虽说可以理解,却又无法感同身受。

    ‘青锋解’

    这个古怪的名字不是哪一位大侠,或是神兵利器,而是属于一座山门。

    一座隐于俗世,不与常人相交的山门。

    青锋是剑的称号,青锋解是一座剑派,门中弟子精擅剑法,信奉剑理,摒弃所谓‘气’,‘势’,而能于朴素剑招之中领悟出独属于自己的韵味,从而能够令那些简单的剑招脱胎换骨。

    腐草无光,化为萤而跃彩于夏风。

    青锋解。

    谁解青锋意。

    阴阳家不修剑术,只是剑术上的趣闻,自然没有办法让苏文昌如此兴奋。

    但若是这剑门绝学皆是以太阴为上,因而弟子只收女子,行走江湖,一身劲装纯白,少女负剑,黑发垂肩,自然英姿飒爽,想来不善与外界接触,言辞颇少,则又添三分清冷。

    这种传言中迥异于学宫少女们的曼妙风姿,不只是苏文昌,早已经挠得九成九的学宫少年心里头都痒痒的。

    只因这隐世门派的弟子,可没有那般容易见到。

    耳畔传来讨论此事的声音,颇为繁杂,王安风叹息一声,知道在这竹林之中是不要想好好思考看书了,只能将游记合上,起身朝着风字楼走去。

    这一次的双方接触,起因是青锋解的大长老七十岁过寿。

    青锋解虽然在隐世门派之列,但是隐世门派里面的也是人,不是神仙,也要吃饭,也要和外面的江湖世界有所接触,明了天下的世事变化,因而也有相熟的门派。

    例如,天下藏书第十的扶风学宫。

    既然青锋解大长老过寿,于公于私,扶风学宫都应前往恭贺。

    踏步过了竹林,复又有几名持剑学子并肩行去,其中一位腰胯长剑的儒生双目发亮,高声道:

    “这番定要入选才是!”

    “青锋解长老七十大寿,等到咱们去了那剑派,甚么剑经剑典是绝不肯叫咱看的,但是,青锋崖,万剑山,还有剑气冲霄这四个字,肯定是不会遮遮掩掩的。”

    旁边少女按剑颔首,道:

    “数百年来,不知多少剑客曾造访过此地,遂成万剑山,遂有青锋崖,长剑清啸不绝,平时这青锋解隐于山川,根本找不着,唯有这种时候,才能一窥面目。”

    “先辈风姿,确实值得一见!”

    旁边两人脚步一顿,对视一眼,面目古怪,那儒生咳嗽一声,道:

    “师妹不是为了传言中,可以保颜益气的雪莲丹?”

    少女神色一僵,面色浮现殷红,随即结结巴巴开口,道:

    “我,我辈武者!”

    “怎么可能会想要买雪莲丹,不可能,对,绝不可能!”

    剑道青锋解和扶风学宫,虽然极为亲善,但是门中绝学,绝不可能外传于人,若是要出行其他门派,自然惹不出什么风波,可是耐不住那里有着如同姑射仙人般不惹世俗尘埃的白衣少女,又有着天下绝迹的独门丹药。

    虽说是武者,但是人**望和常人也没有差别。

    何况于少年少女。

    王安风轻笑,心中恍然明白过来,此时看着这些同辈学子因这些外事而动心,打乱计划,突然就有一种站在河岸,看着河中道道水流因势涌动,落叶陷于漩涡,不能得脱的独特感觉。

    呼出口气,收束心神,少年顺手推开了风字楼楼门,趁着进入风字楼,环境安静下来的契机排开杂念,思考起了自己的事情。

    今日那一招,应该能够有所进展才是……

    正如此想着,王安风突然察觉到了一股异样,不由地抬起头来。

    周围的一切似乎化为了井中月,水中花,不再真实,少年的视线因而凝聚落在了风字楼的案几旁,落在了那正翻看书卷的青袍老者身上,视线下意识抬起,从左右两侧扫过,却见其他学子神色动作如常,这异状似乎只是出现在自己的眼中。

    心中明白过来,王安风缓步走到了那青袍老者身边,双手垂在身侧,道:

    “任老,您找晚辈?”

    老人微微颔首,双眼视线依旧落在手中书卷文字上,嘴唇不动,却有苍老的声音在王安风耳边响起,道:

    “青锋解大长老七十大寿,你可知。”

    王安风点了点头,道:

    “知道。”

    老人抬眸看了他一眼,道:

    “那便好。”

    “青锋解离于世俗,学宫要为其送去一批古籍副本。”

    “你既然身为扶风藏书守,理应随队同行。”

    “可有异议?”

    “……”

    王安风神色微呆,突然感觉,落叶虽陷于漩涡,却仍旧浮水,而旁观的自己却如石子,反倒沉入水中,不复自在。

    两种心境,转眼便来了个转换颠倒,明明是难言之处,却让王安风若有所思,似乎与金钟罩所言颇有印证,面上则是点了点头,没有丝毫异常地开口。

    既然身为藏书守,学宫有所安排自然十分正常。

    “没有。”

    “晚辈遵令。”

    ps:昨天的长章节没有,今日补上,抱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