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八章 吾家麒麟儿
    少林寺中,落日熔金,飞鸟的鸣叫声似被黄昏拉远,复又被钟鸣声捣碎,散入了远空,倒是越见祥和。

    孤峰之上,王安风罕见地没有去修行,而是盘坐在石桌前面,黑发没有束起,只用草绳随便扎了下,垂在左肩,随风微动。

    少年迈入十四,眉目已经逐渐开始长开,面庞之上满满的少年意气,一手握着毛笔,一边托腮,皱眉沉思,时而想起了什么似的,双眸微亮,飞快下笔,似要抓住如流星般的思绪般略有急促,在纸上写下了一行行墨字。

    落日在他身上洒下赤色,拉出影子,和远山,佛殿,和那隐隐颂唱相称。

    吴长青拄着木杖缓步过来便看到了这样一幅画卷,站在一旁定定看了看,心中好奇,缓步走近,抬手替少年拂去肩上落叶,笑呵呵地道:

    “风儿?”

    王安风抬眸看到老者,脸上浮现笑容,放好毛笔,起身道了一声二师父。

    老者慈和颔首,却又不无责怪地道:

    “方才便看你趴在这里,都甚么时辰了,也不点着灯,不怕伤着了眼睛。”

    “如此入迷,是在做什么?”

    一旁王安风挠了挠头,解释道:

    “嗯……是,温故?”

    少年脸上浮现些许困惑,似乎也不知道自己这样说是不是准确,心中颇为兴奋,便不再在意这一点,指着纸上的文字,道:

    “徒儿发现,近几日在铜人巷里面已经没有办法再击败对手了。”

    “所以便想着,能不能把那些最有效的招式招法整理一下,最短时间造成最大的战果。”

    “然后整理的时候,反倒是越想越多。”

    声音微顿,王安风嘴角微翘,貌似平和,却又故意加重了些声音,道:

    “嗯,赢先生也同意了。”

    声音没有异样,却能听得到小小的得意,似乎觉得自己的想法能够得到向来严厉的先生认可,是一件可以和师父们炫耀的事情。

    吴长青微怔失笑,抬手抚了抚少年头发,笑道:

    “好好好,风儿真厉害,来,二师父给你看看。”

    王安风让开位置,搀扶着老人坐下,替吴长青拿着那颇为沉重的木杖,老者抚须,看着少年写下的东西,写得颇为端正,也有一两行涂抹的痕迹,老人视线扫过第一行,脸上笑容便逐渐收敛,嘴唇微张,神色略有动容,双目之中浮现出了惊喜的神色来。

    本以为是少年的奇思异想,但是,似乎远不是如此。

    吴长青视线从少年所写的文字上扫过。

    “灵蛇寻隙的第七招,第十五招,如果把甩劲化为拉劲,好像是可以和九宫步法冲势配合……稍微试了试,步法速度更快,可是不大容易控制,好险露出破绽,可是对面的人也被锁链束缚了,打出的拳头歪了些,也轻了很多。”

    “若是能够习惯那种突然增大的速度,对手应该会吃一大惊吧。”

    “离伯教给我的罡雷劲,既然可以作用自身,激发潜力,可是又不止我自己有穴道,对手也有穴道,天底下谁都有穴道的,穴道为气血汇聚,那么野兽有没有穴道,如果有的话,在哪里,比如大黄的哑穴,就可以好好吓唬一……”

    (涂抹)

    “不行,不能乱想,离伯总说我武功不够,雷劲打出去也没办法引爆,可是我也没有必要那么粗暴地用哇。”

    “拿雷劲当针,刺激敌人的穴道。如果在打架的时候,突然间大笑或者大哭,肯定会受影响,就是憋着不笑,力气肯定也会变小,我想要笑的时候,就没办法练拳的。”

    在写到这里的时候,少年似乎有些犹豫,似乎觉得让对手在交手的时候大笑大哭有些过分,涂抹了许多,然后写道:

    “还是刺激麻痹的穴道吧……”

    “三十六主穴。膻中穴可以导致胸部及躯干部分麻痹,肩井穴可以导致上肢麻痹,环跳穴可以导致下肢麻痹,除非对手比我强很多很多,要不然肯定会受影响吧,雷劲本身也有麻痹的作用……好像金钟罩内功全力施展的时候,钟鸣声也能让内功低的人心境澄明。”

    “心境澄明的时候肯定不想打架,不想打架的时候,拳头肯定会变弱。”

    后面还有许多,可只是这些已经令吴长青惊叹,抚了抚长须,放下手中写满了墨字的纸,道:

    “风儿,你是怎么想到这些的……”

    王安风回答道:

    “嗯……徒儿刚刚学长拳的时候,园慈师父告诉我,要做到吃透每一招每一式的劲气,起承转合,圆融如意,能够做到循环无端,连绵百击才算是学会了这一门武功。”

    “我就想着将所有武功都要练会才行。”

    少年挠了挠头,道:“然后就想到,所有招式不过起承转合,劲气也大多都在赢先生教给我的二十八势运劲之法里头。”

    “既然都是我的招式,为什么用拳法就只能用拳法,明明拳法和鞭法也可以一起用,鞭法之后可以接拳法,拳法之后也可以顺势拔剑劈斩,起承转合相连,劲气一样,就能够使得很顺畅。”

    “又没有谁规定,不能混起来一起用。”

    “武功也不是攻击力最强就是最好啊,能够让对手无法防备,能够将对手击败就是好的,没有了前面招式的蓄力,但是剑走偏锋,能够趁着对手意外击破防御,不就够了吗?”

    少年伸出双手比了下,左手张开,右手竖起一根手指,道:

    “一分力可以击败对手。”

    “积蓄到五倍的力量也可以击败对手,不都是击败对手?”

    声音微顿,王安风面上神色微滞,道:

    “不……如果能够积蓄到五倍的力量气势,打在对手没有防备的地方,岂不是可以打败比我修为更高的对手?”

    “但是,要怎么做……”

    王安风觉得自己思维有些理不大清,吴长青双眸神采却越发明亮,看着眼前苦恼少年,胸腹中有意气翻腾,终忍不住放声长笑。

    “好好好,吾家麒麟儿!吾家麒麟儿!”

    “哈哈哈哈,好!”

    少年看着大笑的老者,略有不解。

    “二师父?”

    大殿之上,青衫文士负手而立。

    狭长的眸子俯视着面庞上没有丝毫异样的王安风。

    少年眉宇间气质依旧干净无害,仿佛寻常少年书生,每日诵读圣贤道理,仁义道德。

    神物自晦,君子藏锋。

    真的收敛地住吗?

    赢先生抿了抿嘴角,神态玩味。

    夕阳之下,少年神态干净平和,唯独在谈及武功的时候,双眸微睁,流光溢彩。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