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七章 暗涌
    那身着便服的男子回道:

    “正要回禀将军,吾等听令,守在那三名学子附近。”

    “果有专擅敛息之术的刺客。极为狠辣,知事不可为,就饮毒自尽,属下因而未曾抓获活口,请将军惩处。”

    言罢抱拳俯首,宇文则微微颔首,语气没有丝毫波动,道:

    “还有何发现。”

    男子微松口气,道:“回禀将军,除去吾等,尚且还有其他人在暗中保护那三人,一部分是学宫夫子,一部分人则不知,尚未交手,属下看不出来路,但是此次的刺客,几乎是吾等三方一同抓获。”

    “想必是学子背后的势力。”

    宇文则微微颔首,不置可否,漠然道:

    “学宫之人,尚且可信,对其他人保持警惕,刀不入鞘。”

    “这三人和倪天行相识,且出现在了赵府,无论此事背后站着的究竟是谁,都不会放过他们,故意派出死士,自损以求信的手段,不可不防。”

    “继续在那三人身边潜藏,有事回禀。”

    男子神色微凛,抱拳道:

    “是,属下遵命。”

    宇文则微微颔首,漠然道:

    “下去吧。”

    那黑衣男子依旧抱拳行礼,面朝着宇文则朝后行去,直至退出大厅,方才转身,迅速离去,身着重铠的七十二国柱神色淡然,突然冷笑,道:

    “自己找死,竟然还摆了本将一道,逼着本将不得不给你善后……”

    “倪天行,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嚣张。”

    随手挥出一道劲气,将身后那榜文直接打成齑粉。

    冷着一张面庞,大步而去。

    扶风学宫·夫子堂。

    老迈夫子盘腿坐在案几一侧,听着一位中年儒生的汇报,神色怅然,挥手让自己的学生退下,这屋子里便只剩了他一人,老人孤零零看着桌上棋盘,心中推演棋路变化,却心思杂乱,许久之后,叹息道:

    “将军府也出手了吗?”

    “宇文则性刚正严肃,不苟言笑,专擅守势,有他在,绝不会允许奸佞之辈胡来,但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破局而出,还是要看他们自己。”

    “这便是你的意思吗?”

    “你自己求死,便要老夫补偿给他们?”

    老迈夫子看着棋盘,拈起一枚黑棋,思考片刻后,落下,皱眉呢喃道:

    “薛家琴霜,天资横溢,自行自道,而百里封已经被子明收于门下,传授武功兵法。”

    “王安风……”

    老人复又下了枚白子,颇为头痛。

    这小子他已经观察了许多天,却不知该怎么处理,就如眼前这棋局一般。

    这少年身上气机虽然竭力收敛,已不复前些天刚突破时候明显,但是在他眼中却依旧清晰地可以。

    九品武者,而且走的是堂堂正正的路子。

    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练上来的武者,之前也曾展现出了远超同济的繁杂剑术,鞭法身法也算是不错。

    可这样一个明明很能打的九品武者,却只猫在风字楼里看书。

    想起这些日子偷看时候看到的模样,夫子便感觉自己有些牙痛。

    是夫子们的武功不好用,还是和同辈切磋,人前显圣太无聊?

    不去想着拜师学武,看书看书。

    看个鸟书。

    又不曾心境有碍。

    正在此时,木门被推开,吱呀轻响,一位青袍老者缓步进来,一手背负身后,一手依旧还握着卷书,双目视线须臾不离书上文字,洒然踏步,极为娴熟地走过屋子厅堂,坐在案几另一侧,嘴唇不动,却有苍老声音响起:

    “唤老夫过来,有何事?”

    夫子抛下手中棋子,道:“无事便不能叫你过来了?”

    青袍老者看他一眼,言简意赅道:

    “不能。”

    夫子神色微僵硬,眼前老者复又抬了抬手中书卷,道:

    “看书。”

    夫子无奈摇头,道:“这书新成,写书的人必然不如你,看它作甚?”

    “儒家道理,一部《论语》即可。”

    青袍老者正是常年镇守风字楼的任老,闻言懒得理会夫子,只全神贯注看着手中书卷,后者讨了没趣,手中捏起一枚黑色棋子把玩,沉默许久之后,道:

    “这次唤你来,还是想要问一下你。”

    “王安风,你觉得如何?”

    任老抬眸,看他一眼,颔首道:“尚可。”

    “你要如何?”

    夫子抚须,道:

    “你也知道,倪天行带他去了赵府,让他看到更多东西的同时,也算将他拉到了棋局之上。”

    “此举可开其眼界,可他本身实力还不够。当年发生的事情,我现在还在查,只觉得疑雾重重,可唯有一点可以确认,王安风若不能于武道上勇猛精进,恐怕只能在学宫之中,在保护之下活一辈子。”

    “甚至于在这种情况下,依旧会有危险。”

    提到这件事情,老者便感觉一阵头痛,摇头道:

    “这件事情,倪天行知道,他也知道我能看出来,料准了我会因为对他的愧疚而补偿这些孩子,助他们破局出去。”

    “薛家小妮子和百里封还好,唯独王安风。”

    “这小子,太他……能藏了。”

    想到近日里来的憋屈,夫子颇有面对一只千年王八的感觉,这等感觉,在他近百年人生之中,唯独在三十年前遇到过一次。

    “不去学武,只是看书。”

    “一身武功,却不显露,就是常人眼中的藏书守,纵然想要给他机缘,也是上天无门。”

    听着夫子的抱怨,任老神色不变,一边看书,一边随意道:

    “老夫不会收他为弟子。”

    夫子脸上神色微微一僵,偷眼看他,只见老友神色平静,不起微澜,眉眼一塌,连连嗟叹出声道:

    “唉呀,我也知道……看来只能令找方法,可我的路子其他人走不通,其他夫子也不适合……”

    “搞不好,一个天资横溢的后辈,就要这样在学宫之中蹉跎一生了,唉呀,老夫已然错过一次,这一次竟然还要晚年失节,如此抱憾而死,如何瞑目,如何瞑目……”

    “也是,全然怪我,便该当此下场……”

    “就让老夫身败名裂,死不瞑目罢……”

    任老面皮微微抽搐,看着眼前这个和旁人眼中截然不同的夫子,终究受不住,叹道:

    “我不会收他为徒,但是……可以让他主动走出藏书楼。”

    继而传音入耳,讲述了自己想法,夫子微怔,脸上神色迅速恢复原本模样,摇头叹服道:

    “果然。”

    “还是你的心够脏,厉害。”

    青袍老者面色一黑,猛地起身,便要直接离去,夫子自觉失言,起身赔笑,拉着好友袖袍,连连道:

    “是我不对,来来来,许久未见,和老夫对弈一局如何?”

    任老回身,看着那黑白棋盘,嘴角浮现不屑冷笑。

    “老夫,不以五子为戏。”

    “你不若去寻蒙童雏子!”

    “老匹夫,哼!”

    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