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六章 意难平一案(感谢慢慢来别着急万赏)
    百里封和薛琴霜来寻王安风,是担心倪夫子的事情会对他有什么很糟糕的影响,但是却意外地发现,少年的心境似乎比他们两个都要更看得开一些,双目清明,神态平和,不像是思维走向偏激的迹象,心中微松口气的时候,也颇有意外。

    尤其是薛琴霜,她经逢此事,虽是以自身意志将杂念正面斩碎,但是她也自知,自己和倪夫子的关系,不过是相熟而已。

    而王安风和倪天行几乎算是忘年交。

    同一件事,对于两人的冲击几乎天地之别,设身处地,只靠自己也不一定能够抗的过去,因而将之前的顾虑全部抛开,主动来寻他,希望能够帮上些忙。

    却不想他竟是已经看开。

    而且,看身上气机,应当已经突破了九品。

    少女褐瞳之中浮现出明艳的神采来。

    果然是个好对手!

    三人同行,至风字楼之后分别,一路上百里封似乎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性格,依旧高声谈笑,问起最近经历的时候,这位兵家少年挠了挠头,只说是之前喝了他一个月美酒,教他怎么把木质陌刀弄得跟真的一样的那个老乞丐把他灌得死醉死醉,然后吹了一顿牛,心里堵着的事情就好受了许多。

    “然后,我就过来看看安风你,实在不行,咱们也去好好醉上一场。”

    百里封挠了挠头,笑容灿烂,一如往常。

    只是他背后背着的已经不再是那把木质陌刀,原本的陌刀在斩击倪天行的时候,被反震碎裂,此时少年背负着的是一柄崭新的陌刀。

    刃长三尺,寒光凌冽,兵道锋芒森锐之气几乎扑面而来。

    这是真货。

    王安风心中升起明悟,但是目光却落在了好友的身侧,那边一把破碎的陌刀,如同短棍一样紧紧地系在腰间。

    “既然安风你没事,我也就去校场了……可不能让夫子等。”

    似乎想起了什么难以面对的事情,百里封嘴角微微抽搐了下,朝着王安风两人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去,身后背负着沉重陌刀,他的脚步有些缓慢,但是每一步都走得极稳,每一步,脊背都挺地笔直。

    之前震裂的虎口缠上了一圈圈白布,握拳,布上染血,行走之间扫过原本断裂的木刀。

    薛琴霜看着远去的百里封,轻声道:

    “看来这件事情,成长的并不止你我。”

    王安风沉默了下,道:

    “我想,百里他宁愿一辈子都只背着那把木刀。”

    …………………………………………………

    将锋宜情离开了扶风学宫。

    没有一丝征兆,也不曾和相识的学子道别,就如同他来的时候一样,没有半分痕迹地安静离去,似乎也没有留下什么影响。

    唯独法家严令在偶遇的时候,还和王安风抱怨了两句:

    “马上便要传他更深的道理,怎么就走了?”

    “而且离开也没有打声招呼,实在是过分,王兄你若是要离开,千万招呼一声晓得不。”

    然后就被身旁那气得面庞发黑的娇俏少女踹了一脚,逼着向王安风道歉,然后揪着耳朵拖走,被拖走的时候,还兀自在振振有词,坚持表明自己的立场。

    彼时少年正坐在竹林青石之上,手捧着一本典籍翻阅,见状看的目瞪口呆,轻轻敲了下自己额头,双目中满是不解。

    严令说的……没问题啊……

    这件事情只是在学宫内部掀起一丝丝涟漪,将锋宜情来学宫也不过月余,交游不广。

    但是紧接着,便有一个消息轰传天下。

    忘仙意难平已被捕获。

    后趁隙遁逃,被无心斩落悬崖。

    天京·刑部

    面色威严的老者坐在上首,堂下垂首站着一名黑衣男子,面容白净柔和,一双眸子微阖,如藏锋入鞘的战刀,老人翻动了下桌子上的那些卷宗,上面一页上记录着,城中县尊有罪,查探之时,忘仙意难平逃窜,后被追上,击落悬崖,人证物证详实。

    老者微微皱眉,略略感觉不对劲,但是注意力很快就被其他关于贪官污吏的线索吸引。

    一边看,一边微微颔首,随意道:

    “这一趟幸苦了,你自去吧。”

    无心微微颔首,如同幽灵般转身离去,踏出了这威严的大门,阳光洒在他白净的面庞上,微有暖意。

    而在刑部大堂之中,老者则是翻动着无心处理的案件,名捕以狴犴金令虽然可以当场决断处理一定品级的官员,但是涉及到流刑之上,仍需要刑部复核,继而由大理寺执行。

    视线掠过记载着忘仙意难平的案件上,本欲直接掀过,却又想到了一件事情,动作微微一顿,继而拈起狼毫细笔,蘸了朱砂墨,写下了一行小字,笔触苍劲。

    仔细思考之后,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第二日,这加急的命令便以异兽金羽雕,传遍了天下七十二郡。

    各地开始张贴榜文,大肆宣传意难平已经伏法之事,言辞毫不客气,百姓颇为不满,官府暗中推动这个消息流通,终有人破口大骂,甚至于有许多文人借此写文章讽刺朝政,声威渐高,超过了原本应该有的程度,一时间甚至于压过了十数日前,倪天行一案。

    扶风郡·郡城

    大将军府。

    宇文则随手将手中榜文扔在地上,冷笑一声,道:

    “又是京城清党那帮笔杆子常用的手段。”

    “一个只是杀了些该死的杂碎,一个是当城屠门而出,身后能拽出一堆烂到根子里的货色,孰轻孰重拎不清吗?”

    “竟然打算如此轻易盖过去?”

    “哼,定要参他们一本!”

    冷哼一声,宇文则起身,七十二国柱各自镇压一地,大将军府豪奢难言,但是他却不爱享受,纵然在家,也常穿一件黑红色的战铠,踏步起身,战靴毫不客气一脚踩在那榜文上,走了过去之后,似乎觉得不解气,转身走了几步,复又踩在榜单上,狠狠碾了几下,冷笑道:

    “何不早死耶?何不早死!”

    “老贼!”

    突然察觉气机变化,宇文则微怔,面上神色迅速收敛,轻咳一声,恢复成了原本漠然威严的模样,起身朝前迈出一步,负手而立,将被他踩得皱皱巴巴的榜文挡在身后,正在此时,一道身影刚好从外面而来,急急行至他身前,半跪行礼,宇文则微微颔首,神色威严而沉着,不苟言笑,缓声道:

    “让你安排人手去保护那三个学子,如何了?”

    感谢慢慢来别着急万赏,明天有长章节奉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