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五章 赢氏教育,心结开
    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

    上三品武者的实力,在王安风面前清晰地展现了一角。

    狂风拂面,吹得少年几乎无法思考,只看得到山河天地在自己身下飞速后退,无论是高耸的山岩,还是奔腾席卷的波涛,繁华熙攘的城镇,都只是瞬息的风景。

    极速骤停,但是却有一股平和的力量包裹了王安风,使他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只在落地之时,腿脚微软,踉跄了几步方才稳住身形,身后传来文士轻哼,回身看去,恰好看到文士收回的右手,以及手中青竹。

    想必方才若是下盘不稳,未能站住,那青竹便会毫无犹豫地落在自己身上。

    少年突然感觉额头有些发痛。

    文士神态冷峻,并不说话,只微抬了下面庞,示意王安风看向身前,少年不解其意,转身过来,眼前是一座高耸无比,冲天而起的山脉,其巍峨之处,几有迎着面庞倒下来的感觉,令人心中不由得生出畏惧惊怖之心,倒吸口气。

    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看前方,你看到了什么?”

    少年定了定神,开口道:

    “山……”

    “此山如何?”

    王安风赞叹道:“巍峨雄壮……郁郁葱葱。”

    赢先生微微颔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当先一步朝前面走去,少年早已经习惯了先生的脾性,知道他的意思是让自己跟上,紧走两步追了上去,一路沉默无话,所见景色有繁华盛放,树木成林,果然上好景致,就连少年心中那种难言的心情都随之而开阔了许多,只道是先生要带自己来观山赏景,

    可就在这个时候,前方文士脚步却突然再度停下。

    王安风心中好奇,便听到赢先生再度开口,随意问道:

    “再看,你看到了什么?”

    少年不解,踏步越过文士放眼去看,神色微变,在他眼前的,是一片如荒野般的地方,青色的岩石坑坑洼洼,**裸地暴露在阳光的暴晒之下,因而上面有些许多的灰尘,没有生长出丝毫的树木,和周围繁茂的山林形成了极为鲜明而且刺目的对比。

    文士再度开口,道:

    “看到了什么?”

    少年打量了下这相较于周围山林有些难看的裸露青岩,道:

    “山石……”

    “比之山林如何?”

    少年不言,但是这个时候已经足以表明他的想法,两人再度顺着这裸岩朝着上面走,半响之后,方才看到了裸岩出现的源头,再回头看,几乎已经找不着那山腰处的裸岩,赢先生随手抓起王安风,纵身跃起,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经出现在了山巅之上,将少年放下,抬手并指指着某个方向,道:

    “你再看,你看到了什么?”

    王安风止住加速跳动的心脏,闻言颔首,顺着文士所指的方向去看,所见到的,只有郁郁葱葱,一派巍峨气象,微微一怔,若有所悟,文士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所见到的,便是方才那山腰裸岩所在之处,可你看得到吗?”

    “告诉我,你现在看到了什么?”

    王安风张了张嘴,道:

    “是山……”

    “此山如何?”

    少年心中已经明白过来了赢先生的意思,声音不知为何,有些无力。

    “巍峨雄壮……郁郁葱葱。”

    文士皱眉,道:

    “你有何想法?”

    王安风沉默了下,看着那远山,神色变得复杂,双眸低垂,道:

    “先生是想告诉我,巍峨之山,也有裸岩,但是无损其雄壮。”

    “再强盛的国家时代,也有肮脏,但是这肮脏,也并不会抹去这个时代本身的强盛浩大……”

    少年心中莫名有些复杂难受。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额头一痛,不由得哎呀一声,朝着后面退了一步,脸上的复杂神色等时间消失了个干干净净,双手捂着自己发红的额头,瞪大了眼睛,满脸茫然无辜看着前面拎着青竹,嘴角冷笑的文士。

    “先……先生?”

    文士冷笑一声,手掌一动,那青竹似乎消失了一般,倏忽之间却又精准地落在少年身上,喝问道:

    “肮脏,盛世?你在说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嗯?”

    似乎是王安风刚刚所说令这文士心中大为光火,手中青竹挥舞,每说一句,便会落在少年身上一次,王安风本能去躲,可是如何能躲得过?便听着文士连连喝问。

    “井底之蛙,妄言天高。”

    “你若在山脚,可能看到那裸岩?”

    “你若在山腰,可能看到裸岩的源头?”

    “教了你这般久,怎地还是这样蠢笨?”

    少年后退两步,捂着发红发肿的额头,小心翼翼看着拎着青竹的文士,后者手中青竹为剑,呼啸声中,直指着王安风眉心,道:

    “山脚之下看不到山腰的裸岩,就算到了山腰,你呆在那里看上十年二十年,也看不到那些裸岩出现的源头。”

    青竹戳在少年额头点了下,复又抬起,加了三分力,一下子敲在头顶。

    “本事不大,心却不小。”

    王安风轻呼一声,抬头摸着自己的红彤彤的额头,心中却升起了些许明悟之感,走出了牛角尖的轻松心境和额头火辣辣的痛楚混杂,不由朝着后面退了一步,道:

    “我晓得了,晓得了啊,先生,不要敲了……”

    文士抬眸,看到少年眼中重新恢复了自己之前所熟悉的那种清明,虽还有些问题,却已经不像是方才回答时候那般悲观,微松口气,知道开解所所作用,略感得意,面上却又冷冷笑起,青竹再度敲击下去。

    “我看来你本事也渐长,竟敢还嘴。”

    “痛,先生……晚辈错了。”

    “我觉得你没有错,你哪里错了……”

    “我……”

    ……………………………………………

    第二日,王安风缓缓推开了自己的小木屋,神态寻常,只是还在不住揉着自己的额头,时而面皮微微抽搐,倒抽冷气。

    在前往风字楼的路上,遇到了数日未见的百里封和一身男装的薛清霜,前者看他面色如常,似乎重重松了口气,而后者则是既有对于朋友的担心,却又害怕他误会,所以显得犹豫不决,笑容略显僵硬。

    少年朝着百里封点了点头,复又看着那明媚的少女。

    看着那飞扬的眉眼,阳光下流光溢彩的褐瞳,心里面依旧好喜欢好喜欢。

    可是他现在却能够体会到少女的心思了。

    她想要成为天下第一的大高手,而他也有更想要做的事情,应该是很大很大,很好很好的事情。

    先将这年少的喜欢封存罢。

    少年呼出口气,抬手抚了下背后的八面汉剑,木剑似乎低啸,王安风大步朝着好友们走去,眉眼之中已经没有了半分异样。

    等到她成为了天下间最厉害,最厉害的大侠。

    等到他荡尽了胸中不平,忘仙意难平从此封剑侠隐。

    彼时再说。

    ps:山指大秦,裸岩指代倪夫子这种事情,然后所在位置指代自己的修为等等……嗯,这个应该大家都看得出来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