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四章 逐渐平复的日常
    “如今既已确认你不是那等沽名钓誉之徒,我也该离开扶风学宫了。”

    王安风自然道谢,身前名捕轻笑一声,悠然道:

    “说过了不必谢我,再来,我也要你做一件事情。”

    王安风沉静道:

    “将锋你但讲无妨,只要我能做到,不违我的原则,我肯定帮你。”

    将锋宜情定定看着眼前的少年,笑意收敛,沉默片刻之后,缓声道:

    “若有一日,我也变成了那些贪官污吏的嘴脸……”

    “杀了我。”

    不待王安风回答,将锋宜情已经转身,缓步行去,神态平和,伴着脚步徐行,背对着少年,行了十余步,突又缓声开口道。

    “当然,若是你不再是意难平。”

    “那来找你的也就不再是将锋宜情,而是法家无心。”

    王安风看着他潜入黑暗的背影,定了定,道:

    “也有可能,那一天你手上不是刀,而是酒。”

    将锋宜情脚步微顿,沉默了下,声音中似有笑意。

    “若是如此,最好。”

    好字尚未落下,身形已经消失在了王安风视线当中,风字楼依旧安静伫立,青竹成林,郁郁葱葱,这里一如往常,根本看不出方才曾经有过一战,王安风呼出口气,转身朝着自己的那木屋走去,步履平缓。

    忘仙意难平,因所见不平而生。

    希望也是因天下再无不平之事而封剑侠隐。

    而不是心中再无意气而死。

    ……………………………………

    竹林之中,一袭黑衣的将锋宜情负手而立,任由风掀起自己衣摆,双目微阖。

    究竟是对是错?

    直至天边晨曦已至,他脸上表情才微微动了动,不复方才那般冷硬,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面庞,就如同是个早起的学子一般缓缓走过颇为熟悉的道理,逆着学子人流而过,不时和相熟的人打个招呼,面上含笑。

    出门的时候,严令在朝他招手大叫:

    “宜情师弟,今日要**经新的篇章,你要来晓得不?”

    “晓得的!”

    将锋宜情微微颔首回应,面色一如往常,阳光洒在他身上,呼出口气都似乎带了温度。

    说祖师天真,可我何尝不是?

    等到数十年过去,快要死的时候,我也肯定也会像他们那样,拼尽心力,将所看到的最为完善的法令记载,以传后世,就算一定会出现新的问题,依旧如此。

    将锋宜情看着扶风学宫的门口,悠然轻语,摇了摇头,没有丝毫留恋,洒然踏出。

    “法无止境啊……”

    法无至法。

    但,无至法,无止境,不止步,变革之心不死,方为法家。

    ………………………………………………

    少林寺中,依旧是原本的模样,孤峰之上,一身灰袍的僧人盘坐青石之上,似在打坐,而一旁的文士手中握着一本书,似乎浸入了书中世界,吴长青则依旧坐在自己的那藤椅上面,悠哉悠哉,翻过了一页,突然开口笑道:

    “老夫思量着吧,这要消去心中不忿不平,还是得要药膳。”

    圆慈微抬眼眸,摇头温声道:

    “药膳外力,是药三分毒,必有后患。”

    “不若以佛经化去心火。”

    吴长青放下手中药经,抚须笑道:

    “啊呀,圆慈大师,你这就不对了。”

    “佛经道理,最容易趁虚而入,还不如以混元药理,使风儿这段时间心性清明,不至于偏执。”

    “先生你说是吧?”

    赢先生冷笑一声,转过头不去理会。

    吴长青自讨了没趣,却不以为意,转过头来继续和圆慈争论。

    这段时间王安风所经历之事,对于他们这种老江湖而言,不过是常谈。

    但是对于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而言,冲击之大,他们几乎都不忍心去想。

    本来想着吧,看少年能不能自己抗过去,可是方才过了几天,一个一个的就根本坐不住了,八风吹不动的那个跌下了莲台,连夜跑去了少林藏经阁,翻遍了化去心火的佛经,阅尽江湖事的那个从藤椅上窜起,在厨房锅灶前面蹲了不知多久,钻研了平复心魔的药膳。

    都觉得自己的法子是最好的。

    王安风出现的时候,整个孤峰之上的气氛似乎瞬间凝滞了下。

    圆慈轻咳一声,脸上浮现一如既往的平和神态,招手让王安风过来。

    看着这个几乎是自己看着,从一个小小山村少年,一步一步成长为现在模样的王安风,僧人双目温和,抬手轻轻抚在少年黑发上面,轻轻揉了揉,温声道:

    “风儿,你做的很好,来,坐。”

    “今日,为师传你金钟罩第二层的要诀。”

    僧人声音微顿,继而漫不经心地道:

    “然后,这里还有一篇经文,也是……”

    “咳咳咳,咳!”

    吴长青一阵剧烈的咳嗽,这位江湖第一名医似乎是害了极为严重的风寒一般,咳嗽的声音甚至于将圆慈的声音压了下去,也将王安风目光吸引过来,圆慈微微皱眉,转头盯着吴长青,老者没有丝毫的退缩,抚了抚长须,笑道:

    “圆慈大师,风儿才刚过来,就说修行修行的,岂不是太急了?”

    复又看向比起往常更为沉默些的王安风,双眼中满是慈和,笑呵呵地引诱道:

    “来,风儿,二师父今日可是新做了许多的药膳。”

    “味道很好哦,加了你最喜欢的东西……”

    “阿弥陀佛,吴老先生,贫僧觉得,还是修行比较重要。”

    “呵呵……是大师着相了。”

    “不,是吴施主有了知见障……”

    王安风听得有些茫然,那边赢先生眉头却已经是微微皱起,在两人争执之时,将手中的书籍反手重重放在桌子上,起身踏步,身法施展开来,在身后拉出了一连串的残影,瞬息之间,人已经出现在了王安风的身后。

    左手负在身后,右手随手一抓,便提溜起了少年的衣领,圆慈和吴长青微微一怔,而文士已经看他们冷冷笑了一下,继而一步踏出,宛如乘风御空一般,冲天而起。

    “你!”

    “先生留步!”

    圆慈和吴长青猛地起身追出两步,可是他们这一等级,快出一步,转眼便已经千里之外,哪里还喊地住,何况文士仗着自己的身份,还顺手抹去了自身行迹,只能对视一眼,各自苦笑。

    叹息一声,僧人单手竖立胸前,行礼道:

    “吴老先生……这几日,是贫僧失言了,万望海涵。”

    老者苦笑,拱手道:

    “情急之下,老朽也颇有冒犯……”

    “只是未曾想,竟是赢先生出手,直接掀翻了棋盘。”

    “不过,既然赢先生抢着出手,也只能相信他啦”

    声音微顿,老人咕哝道:

    “但是我还是觉得,药膳最好,不过先生一直不曾争论,想来胸有成竹。”

    “胸有成竹?”

    僧人无奈笑了下,大步走到文士方才所坐的地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脸上浮现了然之色,随手翻开那扣在桌面的书,摇头道:

    “这便是胸有成竹吗?”

    吴长青踱步过去,看着那上面一排排倒着的字,瞠目结舌。

    “这……”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