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三章 突破九品(感谢楚轩Pious万赏)
    五月的末尾,天气渐热,扶风学宫的气氛也逐渐恢复了原本。

    倪天行之事,被严令禁止外传,学子们只知道,那个懒懒散散的夫子,实则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外道邪魔,后怕之余,又自发地写了许多的缴文,以斥责这等外道之举。

    风字楼中,王安风沉默地看着手中的文章。

    妙笔生花。

    其中满是仁义道德,对于倪天行的不屑,和对于赵正,对于大秦的夸赞,引申所谓邪不胜正,仓惶外道只能在浩浩大秦之下,狼狈窜逃,终将落入法网。

    但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夫子在他眼中,做的是错的,可若他在夫子角度,就一定能比他做的更好吗?

    而赵正……而大秦。

    他突然又想起了夫子最后狂笑之语。

    原来这浩浩大秦的嘴,只是在世家。

    这张嘴说什么,很多人也只能听得到这些东西,这世家里多的是才子,多得是有本事的人,他们能说的跟真的一样,那些不曾见过真相的人,也就当成真的了。

    我是不是也只是这其中之一?

    所知道的只是那高高在上之人,想要让我知道的?

    少年心中突然充满了烦躁。

    “王兄,好像心境不平啊……”

    温和的声音在少年耳畔响起,打断了他心中杂绪,王安风心中微惊,侧目过去,便看到了张白净的脸庞,轮廓柔和,虽为少年之身,一双眸子却极为柔媚,似常常带笑,正是之前天风楼曾经见过的法家弟子,将锋宜情。

    他冲着王安风笑了笑,盘腿坐在了少年旁边,随手拿起了一本法家典籍,轻声道:

    “有些事情,压在心里也不好受。”

    “你我也算是相识,不若说出来?说出来会好很多……”

    王安风沉默了下,复又叹息道:

    “这般明显吗?”

    少年的十四岁生辰,在这暗潮汹涌的时间中过去,此时已经十四岁的王安风嗓音逐渐开始发生了变化,不复过去那般稚嫩,而是多出了丝丝沙哑低沉,将锋宜情笑起,摇了摇头,轻声道:

    “倒也没有,王兄面庞平和,常人看不出什么异常。”

    “但是在我们这种人眼里,还是比较明显的。”

    将锋宜情说着,嘴角浮现出了一抹稍微得意笑容,指了指自己那双眸子,道:

    “毕竟,我怎么说也属于是法家弟子啊。”

    王安风微怔,随即恍然,笑了笑。

    他并不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将锋宜情,这等事情,涉及到了些不能够摆在明面上的东西,但是却终究有股郁郁之气在胸中翻腾,沉默着翻阅了几下书页,还是轻声道:

    “将锋,你是法家弟子……”

    “法是什么?法条律例严明,那些法家前辈们几乎考虑到了每一点,为何天下还有不平事?”

    将锋宜情面色浅笑逐渐收敛,那双柔媚的眸子微微收敛,同样沉默了下,似在思考,却又似乎是不知如何回答,许久后,方才道:

    “法,平之如水,法是不能有感情的,但是也是没有生命的。”

    “所以法的执行,依旧要靠人,可法没有感情,人却是最有感情的存在,以人之躯,执掌法之权柄,自然会被腐朽,我不相信圣人,因为我没有见过。只知道有被权柄腐蚀的人。”

    “曾经热血壮志,却在短短时间都烂到了根子里。”

    将锋宜情微阖双目,沉默许久之后,不知是以何种复杂的心情开口道:

    “法家先祖们,算尽了一切邪祟,却仍旧算不清人心二字,他们冷酷,史家称之为酷吏,却依旧天真地可怜,天真地相信自己以后的人,可以一辈子依法而行。”

    王安风沉默,心中有种种念头,却不能说出,只归于一声叹息。

    将锋宜情似乎也想起了些并不愉快的事情,坐了片刻,便取了一本书,自行离开,王安风则是依旧如常,在此地看书,他看的是现在当世的许多文人夫子编撰的典籍注解,却越看越不是滋味,只觉里面写满了歌功颂德的声音。

    少年将这些有着厚重书封,散着幽幽墨香味道的典籍放回了原位,穿着一袭蓝色的衣衫,缓步踏上那通天般的木阶,一级一级,踏过万数,走到了罕有人去的地方。

    伸手取出了如同供奉般被高高摆在最上面,却已经罕有人去看的书,拍了拍上面的灰尘,缓缓掀开扉页。

    是夜。

    王安风依旧如同过去那样,等到所有人都离开,那位任老的身形也消失不见之后,仔细洒扫了这万级木阶,方才关上了风字楼的木阶,独自一人,朝着自己的狭窄木屋走去。

    在此时天地皆寂的时候,王安风心中有些杂乱念头,胡思乱想。

    说来,无论是百里封,还是说薛姑娘,都有几日不曾见了。

    是因为夫子一事的后续影响吗?

    还是说……

    王安风猛地摇了摇头,黑发乱摆,用力之大,似乎是想要把这个念头扔出自己的脑袋,抬手在自己额头上轻轻敲了下,脸上浮现懊恼神色。

    无论如何,当不至于如此。

    毕竟大秦不至于下作至此,也没有听说他二人出了什么事。

    少年心中颇为耻笑自己,竟以这样的恶意去揣测自己的国家,风过疏竹,引动林叶轻响,脚步却微微一顿,双瞳骤缩。

    这是……杀气。

    一股似有若无的气机锁定了他,让他头皮骤然微炸,身形转眼间恢复了正常,依旧如常往前在走,但是在身躯之下的内力早已经开始加速流转。

    便在此时,一道凌厉破空声音骤然暴起,竟是丝毫不加收敛,直接朝着王安风劈斩而下,少年脚步一错,背后八面汉剑直接出鞘,与袭来兵刃相错而过,木剑战刀撞击,竟然暴起了一层火星,那战刀自然无事,而这柄木剑之上竟然也不曾出现丝毫的痕迹。

    王安风身法施展,朝后暴退,右手木剑横在身前,警惕地看着前面的面具人,双瞳微张,眸子不复原本温和平缓,而是如出鞘利剑一般,锋锐迫人,寒声道。

    “……来灭口的吗?”

    那人不答,只是扬起了手中的大秦战刀,猛地朝着王安风逼迫攻来,其势浩大,堂堂正正,战刀挥洒出了冰冷霸道的轨迹,王安风咬牙,不退反进,手中木剑以七十二手使破,白鹤舞风势而攻,虽然拳术更强,但是对方持有利刃,而秦飞曾赠的拳套却不在身上,只能以剑术对敌。

    剑势展开,如白鹤动风,飘逸凌厉,杀机暗藏,此时对方明确对他释放了杀气,生死关头,哪里还能够留手,一手剑术无论速度还是力道都远比之前展现出的要强上倍许,和那战刀对攻,不落下风,却也难得占据优势。

    体内早已经被打磨地圆融无碍的金钟罩内力因为这种极为剧烈的战斗而不住翻腾,仿佛有波涛在体内,震荡扩散,令他的身躯越发胀痛,前方战刀斜持,宛如霹雳狠狠地劈斩下来,在少年一双墨瞳之中斩出了明艳的痕迹。

    体内涌动内力骤然一滞,继而暴涨。

    下一刻,自眉心开始,少年皮肤之上浮现出了一枚枚文字,如同从烈烈火焰中淌过,燃烧着赤金色泽,彼此勾连,一座气钟无声浮现,和那刀影重重碰撞,战刀崩碎,而那虚幻铜钟同时散去,浩浩钟鸣之中,少年持剑,精气神瞬间收敛,猛地前刺。

    于是有浩浩雷鸣之音响彻于此。

    至阳至刚的蓝色雷霆闪烁,劲气在剑身之上流转纠缠,裹挟着这雷霆化为了一道真实不虚的剑气,朝前刺出,王安风身躯骤然脱力,呼吸略微急促,对方似乎不曾反应过来王安风刺出剑气,脚步一错,险险躲开。

    顺势抬手一捏,那道雷霆剑气竟然瞬间崩碎裂,电流纠缠在手掌之上,却无有半点作用,随手便被震散,泯灭于空气之中。

    王安风瞳孔骤然收缩,几不敢相信自己所见的一幕。

    但是那蒙面之人却不曾继续攻击,而是就那样站在了原地,抬起手来,将覆盖在面庞的黑铁面具轻轻揭下,露出了一张白净柔和的面庞,那双眸子依旧柔媚,却又泛着冷意,更像是两柄狭长而优美的战刀。

    王安风面容浮现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呢喃道:

    “将锋……”

    对面少年微微颔首,温和道:

    “是我,但是,你也可以叫我另外的名字。”

    声音微顿,薄而淡的嘴唇轻掀,道:

    “无心。”

    王安风张了张嘴,脑海之中却浮现出了初次见面时候,他所说的话,主动询问无心会不会过来,此时带入无心身份,竟然不过只是误导自己……

    那个无心,竟然只是个诱饵。

    他骗过了天下人。

    倪夫子之事尚未查清,自己便已经要被抓入狱了吗?

    心中复杂不甘,王安风缓声道:

    “法家……无心。”

    身前少年微微颔首,看了一眼王安风依旧握得极为紧的长剑和身躯雷霆,悠然道:

    “忘仙意难平,神交已久。”

    “不过不必担心,我不是来抓你的。”

    王安风微怔,便看着眼前这位身上有许多秘密的名捕负手而立,开口道:

    “我会说,意难平被打落悬崖,不知所踪。”

    王安风沉默,看着眼前熟悉而陌生的朋友,反手将剑缓缓回鞘,道:

    “但是你出身法家,为何如此……”

    将锋宜情看他一眼,笑意收敛,平静地道:

    “我和你已经说过……”

    “人心腐朽,我从不相信什么圣人,人都有**,唯独有一柄刀悬在他们头上,震慑他们,才能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底线。”

    “七年前,我想要成为这把制衡人心的刀。”

    “但是三年前,我却发现,我还不够。”

    “最后我甚至在想,我也在官场,我怕有一天,连我也会腐朽。”

    “唯独江湖侠客,唯独真真正正不惜己身的侠客,才能够斩去腐朽的东西,令这天下,依旧如常,万古长青,而我在与你相交的这段时间,尤其倪天行一案,我明白你就是这种侠客。”

    王安风闻言心中微震,看着那双眸子,道:

    “你……这是背离了法家?”

    将锋宜情摇头,平静道:

    “我从未背离法家!”

    “三年前缉捕天下,是为了法家。”

    “为他争取减刑,是为了法家。”

    “今日,我无心逆法家古理而行,同样是为了法家。”

    “古理流传千年,千年如此,便是对吗?我看不然,世事变迁,人心腐朽,不变不进者,唯死而已!”

    ps:长章节奉上

    ps:各位问题,请看后续……故事结束之后,再下断言啊

    感谢楚轩pious万赏,谢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