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二章 侠,魔,成长……(2/2)
    秦·大源元年。

    五月十七。

    逆民倪天行持剑于扶风郡杀赵氏满门,持剑拼杀,抗法不遵,断臂遁逃。

    是日,有赤星闪于紫微星侧,大放凶光,遮蔽帝耀。

    观星台连夜上书。

    凶星荧惑,应运已生。

    ————《秦史通则·十七卷》

    扶风鬼哭崖之上,面色苍白的宇文则和老迈夫子并肩而立,手中兵刃已碎,神色却依旧冷淡。

    这位七十二国柱敛目,看着下方层云,脚下是一条被斩下的手臂。

    “壁立千仞,此地天地逆转,无法腾空。”

    “倪天行身为上三品,又有神兵护体,不一定会死,再追已来之不及。”

    “本将会上禀朝堂,逆天行遁逃。”

    夫子神态越发苍老疲惫,老迈之人,最易回想过往,看着下面浓厚的云层,仿佛又看到了二十多年前,那个眉宇间意气飞扬,眼神清澈的少年剑客。

    他说他想要成为惩奸除恶的大侠客。

    他说他吃遍天下,玩遍天下,他要娶邻居家的少女,要养三只猫,一只叫烧鸡,一只叫馒头,一只叫包子。

    他说他要让家里的人过上顿顿吃肉的日子。

    却不想,他的家人,竟然是当年那件事……

    一念及此,老人神态越发苍老。

    似乎又看到二十年前,那赤红双目的青年。

    “我错了吗……”

    ………………………………………

    王安风三人,照例接受了盘查,因为有扶风的夫子背书,并没有受到刁难。

    但是没有一个人好受。

    尤其是王安风和百里封。

    百里封握着那一截残存的陌刀,罕见地低沉了下去。

    王安风缓步往前走,神态似乎平和,只是握着木剑的手掌攥的极紧,迸出青筋。

    回去之后,各自分散。

    王安风在修行后小睡的时间中,做了数夜噩梦。

    火上起舞的红绣鞋,鲜红如血,热烈如火。

    昂首狂笑,自称邪魔的倪夫子。

    赵府当中,齐齐倒下毙命的男女。

    浩大威严的秦字大旗,挥舞飘扬,上面流淌着血一样的颜色,被威严的黑色所包围。

    每每看到这悲凉场景,少年便会从幻梦中惊醒,再难以入眠,他所见大秦浩浩盛况,被一次自以为寻常的酒宴以残暴的方式撞得支离破碎,歌舞升平之下,是什么让倪夫子这样天性好吃好玩的人,变成了杀人如麻的外道……

    他不曾经历过倪夫子的经历,所以没有资格妄言。

    但是必然是哪里出了错。

    否则,不应该。

    大秦,人心,江湖,世家,神兵,利益……

    少年的眸子逐渐变得幽深。

    必然出错!

    他在少室山上,看着窗外夜幕幽深,星辰渐起,他知道了这浩浩的大秦,也远不如所见的那般雄武无垢,他看到了狂舞的绣鞋,自称邪魔的吃货夫子,还有依旧‘光明正大’的大秦,少年纵身而起,渺沧海而天高,此身微也,却仍将踏步徐行,青衫文士皱眉喝问,少年持剑,夜色而舞。

    “修行!”

    然后,查个清楚!

    ………………………………………………

    大秦铁卒在绝壁之下,搜寻了三日三夜。

    无所获。

    圣旨遍传天下,杀之无罪,重赏千金。

    而在千里之外,一身染血的断臂男子路过了一处山村,神态淡漠,却被那村长拦下。

    “先生,是武者罢……”

    满脸皱纹的老人看着眼前男子,断裂的左臂,右手握着一把剑,赤红如血,似乎有血焰在翻腾,让人心中惊怖,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出的恐惧,却似乎又什么东西支撑着他,让他没有退却半分。

    儒生抬眸看他一眼,微微颔首,语气温和,道:

    “是,这位老丈有何见教?”

    见他语态温和,老人松了口气,道:

    “天色渐晚,不宜赶路,先生不如入内休息一下?”

    逆天行看他模样,知道别有所图,却不在意,一路进去,却见民众看向他皆有畏惧,却又装出了热情的模样,去了村中长老家中,摆出了一桌子好菜,满脸热情请他上座。

    儒生落座,那老人复又引出了一位十四五岁的俏丽少女,推到他身边来,讪笑恭维两句,自己退了出去,说要去取酒。

    逆天行嘴角浮现嘲弄,看向那垂首少女时候,变得温和了些,拍了拍旁边凳子,道:

    “坐吧,菜这么多,一起吃一起吃。”

    自己随手将剑放在一旁,自取了筷子吃些东西,放得极开,那少女看着眼前这个断臂的男子,想到长老的嘱付,咬了咬牙,若这男人不碰自己,事情搞砸,必然要严惩,颤抖着抬手,解开了扣子,露出了肩部白皙细腻的肌肤。

    正待要解下去,一只手掌突然按在了自己手掌上,温暖干燥,少女微微一颤,眼前儒生双眸淡漠,却似乎有一些怜意,道:

    “何须如此?”

    儒生看着眼前少女,耳畔却听得到一墙之隔的苍老絮语。

    “长老,这样好吗……已经死了好几个武者,都没能杀掉那些山贼……连官兵也对这山寨没法子,折损了许多人。”

    “何况这还是个断臂的人……这……”

    “松手!啰啰嗦嗦,他们侠客,不就是为了出名吗?他们不去行侠仗义,难道要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去送死吗?”

    “能多杀两个山贼再死,咱们也好受些……总有一天能安生!”

    儒生嘴角浮现嘲弄,突然传来脚步声,搭在少女手掌上的手掌用了巧劲,让少女坐在了自己腿上,手掌轻轻搭在其腰部,少女身子微微一颤,心中浮现悲凉,却发现那只手掌却只是若即若离,并未冒犯。

    木门推开,那老人满脸朴实笑容,拎着一坛尘封好酒过来,看了一眼被‘抱’在怀中的少女,心中微松,呵呵笑道

    “先生,绿柳可有怠慢?”

    儒生嘴角笑容平和,以传音之术让那少女给他夹菜,随意道:

    “不错。”

    “有甚么话,直说吧。”

    老人神色一僵,念头微转,脸上神色悲怆,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说出,便是有山贼作乱,因为熟悉地形,贼首狡猾,难以抵抗,就连官兵都受过损失,可山贼消失了一段时间,就又卷土而来,更为猖獗。

    末了拱手拜下,道:

    “恳请先生救我们一救……”

    儒生看着那满脸诚恳悲怆的老人,悠然道:

    “我拒绝……”

    那老人神色微微僵硬,儒生已经轻轻推开那少女,持剑起身,懒散道:“能够击退官兵,实力不弱,你们不出一钱,便要我为你们搏命,也太过随意……”

    老人不敢置信道:“可,可你是侠……”

    声音戛然而止,一柄赤色长剑横点在他喉咙,传来不加掩饰的杀意,儒生漠然看他一眼。

    “我不是侠。”

    “而你,在侮辱他们。”

    手腕一震,利剑骤然破空,少女尖叫出声。

    片刻之后,儒生缓步走出山村。

    房屋之中,老人瘫软在地,仍不住颤栗,那少女呆呆靠坐,一切没有损伤,只有桌上少了一颗炸得酥脆的花生,和儒生的咕哝。

    若有药粥最好。

    夜风寒冷,隐秘的山寨之中,燃起了熊熊火光。

    赤色长剑之上流淌血光,儒生迥然一身,行于天地之间,神色淡漠,那种充塞脑海中的疯狂杀意已经散去了许多,可是缺越觉空虚,脑海中不住浮现出的,竟然会是这二十年间看过的许多典籍。

    里面的道理简单而朴素,却又引出了更多疑问。

    朝堂当中,那些大官看得书远远比他要多,要久,为什么现在的世界,依旧会有山贼,有期望侠客来救自己,宛如恶魔的民众?会有隐藏在浩大威严之下的肮脏。

    会诞生自己这样,双手血腥的外道。

    儒生缓步前行,眸子里面却很清澈,远比在赵府时候清明。

    赵正之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年。

    是独一件吗?

    为什么没有人去管,没有人去查?

    满堂读懂了道理的人,为什么不去查?

    查不到吗?

    自己尚有复仇机会,沉眠三百多口怨魂,终于有了个明白,但是其它呢,是否还有更多,以莫须有的罪名冤死在过去的历史中,变为歌功颂德的声音,化为腐泥,令大秦这颗树木越发茂盛,让枝干树叶,书上果实吸收更多养分?而自己的复仇也会在今日之后,被所谓圣人君子鄙夷。

    人的眼睛是长在前面的,他知道。

    所以他们大多只看得到现在的死亡,而看不到过去的血腥,斥责残忍,而不知这些人二十年来的富贵,是三百多具怨魂的生命和未来换取的。

    吃的每一口肉,都夹杂着怨魂不甘的惨叫。

    喝的每一口酒,都能嗅到沉郁腐朽的血腥。

    还有更多人……更多人,世家,官僚……不要急。

    若是二十年前无事……或许已经是一个小村子了才对……

    倪天行恍然如梦,却又想到,下令的人,是否也是诵读着典籍道理的儒家弟子?

    道理错了吗?

    千年前那老者不惜己身,上下求索的东西,是现在跪伏在帝王面前,双手呈现的那个吗?

    儒生眼中神色渐明,身上原本逐渐散去的气息止住了下降,并以另一种方向,开始朝着更高的层次攀升,缓步踏前,嘴唇微张,声音微寒,回荡于左右天地。

    “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国有道,助之……”

    “国无道。”

    脚步微顿,嘴唇轻掀。

    “灭之。”

    轰然爆响,逆天行周身气息鼓荡而起,发髻散乱,黑发乱舞,唯独一双眸子越发明亮,恍如寒星,令人心中发颤,身躯之上浮现的,不再是单纯浩然正气,却非邪祟之道。

    肃杀,冰冷,甚至疯狂。

    以杀止杀,迥异于天下儒家子弟的杀伐果断之道。

    周围气劲萦绕,宛如鬼哭,如此似乎欢呼诵唱声中,断臂夫子,缓步徐行,走向了渐远于扶风,渐远于人世的方向。

    ps:邪道大佬,也不是一蹴而就吧……吃货倪夫子,是真的死了。

    只剩下了魔道逆天行,他也不否认自己双手血腥,他自己也是自己眼中的错误之一,和他思想转变并不冲突,不要扯这个了哈,至于这个人物的问题纠缠,只是问一句,你自己一家上下乡里乡亲三百多口,被杀了个干净,要你只诛杀首恶,可以吗?

    先秦时期,九世之仇,犹可报也。

    以侠客的道德观,要求一个复仇者,并不切实际,而我也第一次写复杂人物,不好之处,诸位包涵。

    我知道许多人很可能接受不了吃货的转变,觉得这人该马上死……但是这是个江湖,不就是侠客邪魔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