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十章 倪夫子……
    百里封嚎了半天,却无人答应,身后依旧一身灰色儒衫的倪夫子翻了个白眼,叉手道:

    “我说,小疯子是藏书守来着吧?”

    “咱们不去风字楼,来这里作甚?”

    兵家少年微微一呆,挠了挠头,道:

    “是哦……”

    儒生没好气地给了他一个爆栗,百里封也不生气,只是挠着头傻笑了下,便道:“那便去罢……毕竟吃了他好多次饭。”

    “礼尚往来嘛……”

    儒生瞥他一眼,懒得说话。

    两人自去风字楼中,寻找了王安风,三人一同出了扶风学宫,那儒生出了学宫之中,仿佛是憋坏了一般,一双眼睛四处看,满脸的陶醉之色,仿佛一步之隔,便是天和地的差别。

    一路行来,几乎如同未见过外面世界的孩童一般,不时大呼小叫,惹得百里封以手覆面,唉声叹气。

    “忒也丢人了……”

    王安风轻笑,此时已经快要到了赵府,那边儒生已经几步走到了一处小摊上,看着那上面面点,双目微微发亮,想了想,干脆从怀中掏出银钱来,道:

    “给我来……”

    视线微偏,发现了一旁一个小男孩,双目渴望地看着小摊,微微一怔,又伸出来根手指,道:

    “两个。”

    “好嘞,您拿好了。”

    小贩干脆利落拿着长木筷夹了两个出来,拿着荷叶麻利地包好递了过去。

    儒生接过,俯身下来,随手递了一个给那小男孩,嘴角笑容温和。

    “拿去。”

    那孩子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男子,后者又往前递了递,方才小心接过,小小咬了一口,甜味在口中扩散开来,倪夫子看他嘿然笑道:

    “好吃吧。”

    “好吃。”

    “我告诉你,光闻味道,我就知道这东西好吃。”

    听得儒生得意吹牛的声音,百里封嘴角微微抽搐。

    这是忘了这里还有两张嘴了吗?

    儒生捧着个面点回来之后,一路上自然少不了被百里封埋怨,可他脸皮之厚几乎超过了大秦扶风的城墙,浑没有半分作用,复又行了数百米,远远看到了赵府摆出的流水席,占了一整条街道。

    大红色的圆桌排了个满满当当,任谁过来,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只要跟管事说一句吉利话,就能够上桌,吃个酒足饭饱,还有一份吉利钱可以拿,是以吸引了许多人来。

    这等大豪之气让百里封咂舌,而王安风则是莫名想起了年前的雏凤宴,心有感慨,突然察觉一丝异样,转眸去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有一截月白衣摆划过眼角,不明白心中那丝奇怪的悸动从何而来,百里封已经拍在他肩膀上,道: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兵家少年朝着前面努了努嘴,嘿然笑道:

    “走啊……没想到那家伙还有点本事……”

    王安风微微一怔,便看到儒生踱步上前,从腰间取了代表扶风学宫夫子的腰牌给那管事一看,中年管事脸上的神色越发恭敬了两分,朝后退了一步,抬手虚引,提高了声音道:

    “扶风学宫,夫子倪先生,为主人贺寿!”

    “请入内。”

    儒生收回腰牌,微微颔首,虽不修边幅,但是他模样其实俊朗,此时负手而立,倒有三分名士磊落不羁的潇洒,偏过头来,给王安风两人使了个眼色,后者失笑,他们三人已颇为熟稔,自然知道什么意思,便一左一右,跟了上去。

    踏步入内的时候,百里封犹豫了下,扶了下身后陌刀,道:

    “我是不是应该把兵器留下。”

    管事拱手笑道:

    “少侠不必在意,径直入内便好。”

    声音微顿,复又颇为自傲地道:

    “我主一身横练神功已经纯熟以极,纵然是真的陌刀队,也难以伤到主人,少侠无需介怀。”

    话说到这份上,百里封方才点了点头,背着陌刀入内。

    外面那富贵气象就已惊人,踏入房内则是更为浓厚,几扑面而来,放眼所见者都气质不凡,显然身份不低,或有持刀负剑者,双目之中精光闪动,只是随意扫过一眼,百里封便看着了几个颇有声名的游侠,一时心有忐忑,如同入了狼窝一般,头皮微炸。

    王安风已历经杀伐,那段经历足以令他平视所谓达官贵人,而那儒生则更是平和淡然,只顾往前走,便见着正厅上首挂着一个硕大的寿字,写得富丽堂皇,极为雍容,下面坐着个威严老者。

    其须发洁白,可是一张面庞依旧严肃刚正,双眼明亮,正轻轻啜饮茶水,旁边小厮开口道:

    “扶风学宫,倪夫子,恭贺主人八十大寿!”

    声音提高了些,却又不刺耳,刚好是能够让客人知道来了位算是有些身份的人,而不会打扰雅兴的高度。

    老人放下茶盏,微微颔首,不咸不淡地道:

    “多谢这位夫子,来人,上座,请夫子休息。”

    闻言自有小厮上前引路,面目笑容和煦,还未开口,眼前竟已经没有了那儒生身影,神色微怔,那儒生已经出现在他身后,步伐不变,众人所见,便有一灰衣儒生嘴角噙一抹淡笑,推开众人而出。

    那神色淡然威严的老者微微皱眉,略有不愉地道:

    “这位夫子,是否……”

    声音尚未落下,便瞥见了那熟悉眉眼,神色骤然僵硬,不到一息之后,手中茶盏轰然崩碎,惊怒出声:

    “是你!!”

    众人不明所以,而老者周身气劲已然瞬间暴起,猛虎咆哮之音大作,须发怒张,身躯之上暴起了九只猛虎虚影,爪牙探出,昂首咆哮,周围自有相熟之人抽出兵刃,刀兵铮然厉啸之音接连响起,肃杀之气转眼便盈满了整个大厅。

    正在此时,儒生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老人身前,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探爪,当胸而入,那精修了数十年的横练神功,那被称之为宗师之下,圆融无碍的强横功体在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儒生一只修长手掌轻易没入心口,眉眼幽深,意态写意。

    四品巅峰强者,被一击穿过要害。原本拔出刀剑的众人如被当头泼了一盆冰水,僵硬在原地,再不敢动弹,老人身周代表着浑厚修为的九只斑斓猛虎,惨叫着破碎,身躯也重新变成了原本的老人模样,只面色惨白,一双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身前儒生。

    嘴巴掀了掀,便是吐出大口血沫。

    “逆,天,行……”

    “你。”

    儒生双目神光幽深,轻声道:

    “二十年前,你平了巨鲸帮。”

    “里面有个瘸子,三十五年前给过我半个馊馒头。”

    “坦白讲,那个馒头一点不好吃。”

    “也实在太好吃……”

    老人忍不住咳出鲜血,怒视着他,道:

    “巨鲸帮烧杀劫掠,杀不足惜,老夫替天行道!”

    逆天行颔首,却随意道:

    “他救了我的命。”

    “所以我要灭你一家老小,以报其恩。”

    老人闻言心中又惊又怒,怒喝道:

    “你,不辨是非!!”

    儒生看他一眼,淡然道:

    “谁定的是非?”

    值此惊变,在场众人已经惊怖非常,而王安风和百里封却只觉得心中不知所措,平日和自己随意打闹,没脸没皮的儒生,现在看去却几乎是另外一个人,言谈举止,都令人胆寒。

    而直至此时,王安风方才想到了一个被他无意忽略的问题。

    能够有能力,有资格将一个高手囚禁于学宫二十年,必然要通过扶风学宫之主的首肯。

    而扶风学宫中那位夫子声名在外,乃是儒家不世出的高人。

    他会允许囚禁的,可能是正道侠客吗?

    倪夫子……倪,逆。

    倪夫子,逆夫子。

    念头想到此处,便觉得心中似有寒意升起,而儒生已再度开口,一手依旧刺入赵正心口,负手而立,悠然道:

    “人无信不立,逆某说戮尽你的血脉,就不会有一丝残存……”

    “方圆百里之内,扶风所属之处,但凡赵正血脉者,不可动。”

    声音淡淡落下,周围竟有许多男女身子骤然僵硬,仿佛从活生生的人类,变成了机关木偶,虽不能动,但是眼中却流露出了濒临死境的绝望,似是知道了自己接下来的处境。

    王安风神色骤变,猛然开口:

    “住手!”

    儒生声音微顿,继而平静落下。

    “凡赵正血脉者,立死。”

    那些身形僵硬的人在瞬间失去了眼神中的神光,无论是意气少年,还是秀美的少女,沉着的中年男子,雍容的妇人,都在此刻化为了尸体,闷声不吭地倒毙当场。

    王安风瞳孔骤然收缩,而赵正脸上神色则是更为惊怖骇然,一生血战过来的老者,似是经受不住如此重创,声音沙哑隐带哽咽,道:

    “你……你……”

    儒生轻笑,气质幽深潇洒:

    “儒家宗师,一言以为天地法。”

    “当年那老头给我的第二个要求,要我读遍读懂了他那儒家典籍。”

    “我读完了,读懂了,所以,我出来了。”

    双眸微微张开,显露出了那双幽深幽深的眸子:

    “出来,杀你。”

    老者脸上神色连连变化,最后似乎万念俱灰,因为自身功力深厚,不能立死,只冷笑道:

    “儒门君子,德比天地,你如此作孽,一身修为不保!”

    “老夫在下面,等着你!”

    逆天行颔首,道:

    “儒门就是收束了自己的整个天下为一条通天大道,走偏了,自然不行,走得越高,摔得越疼。”

    短短一句话将儒家修行之道便概括了个清楚,鞭辟入里,赵正心中震撼,却又冷笑,因为对这道理明白地越深,修为崩溃便越发狠,反伤更重,而儒生却只看他一眼,淡然道:

    “可我已经开始忘了……”

    老者神色骤变,眼前儒生面色清和如水,淡淡道:

    “如不忘了这道理规矩,如何杀你?”

    “又如何,诛你九族?”

    ps:长章节奉上……求支持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