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五章 群‘雄’逐‘鹿’
    那儒生一嗓子嚎叫出去,便如同一棍子打落了个马蜂窝。

    考核评定事关学分,学分若高,便有许多便利,若是低了,非但说是在同窗面前难抬得起头来,甚至有可能会被判为惫懒无功,不擅习武,给打落下去,逐出学宫,是以初入学宫的学子极为在乎。

    尚在场上看热闹的数人先是神色一呆,继而眸子便落在了王安风身上,眼神浮现挣扎之色,一位手持木刀的少年咬了咬牙,高喝一声小心,便朝着王安风后背肩膀处劈斩而下。

    少年对于儒生所说话的诱惑力估计不够,根本不曾想过竟会如此容易变引动了学子心境,此时他以锁链和那儒生纠缠,对方逃不脱,可他自己也被限制住,想要回身攻击已经不能,咬了咬牙,内气运转,便打算硬吃这一招。

    便在此时,斜地里突然刺出了一柄木枪,正正点在了木刀刀锋上,喀拉一声脆响,将那刀锋打偏,之前被王安风击败的那兵家少年踏步持枪,挡在了王安风身前,并不回头,挥手舞出了一片枪影,道:

    “灶神,赶紧跑!”

    “你就算再厉害,他们数百人一齐上,你也绝非对手!”

    言罢暴喝发力,内劲流转,以枪法将那持刀少年破开,王安风听得数百人齐上,微微一呆,心里面感觉太过于玄乎,并不相信,却也不曾怠慢,手腕一抖,锁链松开收回,手中长剑翻转,剑影重重,将另外两名攻过来的敌人笼在剑下。

    此时他两人其上,难得留手,一手剑术已经使出了六七成火候,一时间剑锋呼啸,连连破空,以一柄长剑打得一枪一棍难成套路。

    那被笼罩在剑意之下的两名少年也是心中揣揣,手上的功夫已经用到了极处,周围却依旧剑影弥漫,几乎是落入了密林中般,心知对方若有杀心,只需将这虚招转实,自身不知已经中了多少剑,不由额上渗出冷汗,又是惊怖又是自惭形秽。

    正在此时,便听得当当两声脆响,手中兵刃已被王安风长剑荡开,两人朝后踉跄两步,却看着身前王安风也急促喘息,心中骇然不由微松,只道是对手这招虽然厉害,看来消耗也是不轻,未曾如同他二人所想,武功战力极高,远超自己。

    少年微松口气,觉得喘气演的也差不离了,便将长剑反手收起,道:

    “两位,就此罢手吧……”

    “在下武功不高,但是你们两位想要速胜,也没有那般容易。”

    说着往旁边暗暗一瞥,那儒生却早已经不知何处,竟是连锅带灶一并端了去,方才平复下去的心境一时又荡起了火焰,恨得牙痒痒。

    便在此时,之前那兵家少年易修伟长枪将对手长刀打落,一回头却见王安风还在,心里着急,叫道:

    “你怎么还在这里?”

    “不是说让你快点走吗?”

    一边说着,突想起王安风身份,面上浮现懊恼之色,长枪重重戳在地上,道:

    “啊呀!你……忘了你是藏书守,你竟不知道,甲上这评价,对学子有多大诱惑!”

    少年微微一呆,道:

    “不过只是个评语而已……有这么重要吗?”

    方才败在他手下的一位阔耳少年叹息,道:

    “天子失鹿……”

    另一人接口道:

    “天下共逐之……”

    声音落下,周围似有密集声音越发响亮,数息之后,一张张双目泛光的面庞便出现在了视野之中,手握木兵,放眼望去便有几乎百人数目,不知是哪一家子弟,运气于喉,放声喝道:

    “哪个是王安风,站出来!”

    王安风尚未说话,便有一道道目光落在他身上,其中灼热令少年头皮发麻,左右环顾,却见方才还在的几人极为默契地朝着左侧跨了三步,易修伟看着他,无奈笑了下,继而想起了什么,坏笑一声,拱手唱个肥喏,道:

    “灶神走好。”

    “今日之后,我会去回春堂看望你的。”

    另外三人自知并非少年对手,也不曾出手,看了看那如狼群围猎般扑击过来的扶风学子,又看看已然踏步奔出的王安风,满脸古怪地看着少年背影,齐齐抱拳,叫道:

    “一路走好!”

    王安风听得到身后几名少年怪叫声音,咬了咬牙,体内雷劲本能流转,却被他故意压制下去,非但如此,就连一身金钟罩内力,也只发挥出五成不到火候。

    迎面几位少年似是兵家,数人合为一阵,强攻而来,年岁与王安风相仿,功夫却有不如,王安风脚步一踏,用了三成内力,身子跃起,数柄长枪恰好合围突刺过来,擦着少年脚底过去,身子坠下,便踏着枪杆上。

    “散开,鱼鳞阵剿杀!”

    被挡在身后的那位少年清喝,其余几名少年如臂使指,猛地散开,踏步旋身,枪锋便朝着王安风刺过去,竟是踏着军阵,单个威力不显,剿杀之势却颇为精妙,一时将王安风拖住,不得脱身。

    学宫兵家分为两脉,一者崇尚古之猛将,以一己之力冲阵斩将,鼓舞士气,一者认为谋而后战,战而后胜,方为兵家之道,精于奇术军阵,两者相合,则往往能以弱胜强。

    王安风持剑迎敌,而渐渐已有人围困而来,似是约定好了一般,任由这些兵家围攻,顺便各自呼朋唤友,聚在一起,突然恍然,方才那儒生所言,并未曾说单打独斗。

    也就是说,群攻亦可。

    一时间恨得牙痒痒,心里头有气,剑势越猛却不乱,将那攻来木枪一一格挡。

    若是生死以搏,这等境况他大可以罡雷劲运入内力,将这木枪劈碎,也可全力运转金钟罩,金钟护体,内气爆发将这数人震飞,可他这一次出手,本就只是为了展现自己的剑术。

    此时旁观者众多,岂不是最好的时机?

    武功底子无法掩盖,干脆明言。

    败又如何?

    败了最好。

    以示我虽有不错武功,却远不如那忘仙意难平,正好得脱嫌疑。

    心念至此,便放下武者本能的胜负之念,剑术登时施展开来,因为他武功实际上远在这五名兵家少年之上,更算得上身经百战,若不急着脱身,对于战局把握更是从容大方,游刃有余。

    原本是用了五分力,打到后来力道再减,只以三分内劲力道对敌,反倒是将七十二手使破对敌之法完全施展开来,你来我往,精彩纷呈。

    这七十二手使破,便如同赢先生本人一般,其威力既已卓绝,几欲破去天下武学,姿态也是潇洒大方,遗世独立。

    纵然不以破招为核心,也是上等剑术。

    闻讯而来的学宫弟子看着那场下少年以一人鏖战五人兵阵,一柄八面剑在手,身形潇洒,剑路繁复,几近于无穷无尽一般,以一敌五,虽然处于劣势,却也有来有,彼此惊异。

    “这家伙,好俊的身手,竟然如此强劲。”

    “不……你仔细看那兵家反应,这王安风劲力显然无法胜过这五个兵家,可就是这剑法,简直繁复如同周天星宿一般,好强的招式!”

    “若是他的内力跟上,恐怕顷刻间便可以破去这军阵。”

    “这便是了,若是他剑术高明,内功外功都还厉害,简直就是怪物了。”

    正在此时,突然有人低喝,道:

    “看,他体力不支了!”

    众人神色一肃,看那蓝衫少年果然剑速放缓,似要落败,一个个便心中遗憾,懊恼慢了一步,便在此时突然传来一声怪叫,旁边高树之上,突然坠下了一个少年,如个巨石一样砸落在在五人兵阵后头的谋士少年,压倒在地,谋士精于军阵,不修外功,身子本就偏弱,这一下子竟直接昏迷了过去。

    而失了谋士中转,兵阵一乱,再难以跟得上王安风长剑节奏,木枪尽数脱手,那从树上跌落的少年昏头转向地爬起来,朝着王安风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

    “不要怕!我救你来了……”

    王安风脸上从容的神色瞬即呆滞。

    如同下棋就要获胜,却突然来个莽汉子,一巴掌便掀了棋盘。

    旁边其它学派学子失望的眼神似乎瞬间点燃,嚎叫出声。

    “兵家那一组败了!”

    “兄弟们,并肩子上!”

    “别让他跑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