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三章 出乎意料的计划展开
    接下来的数日间,王安风全心浸入了修行之中。

    七十二手使破在越发密集而激烈的交手之中,已经入门,剑影破空,凌厉繁杂,而百毒不侵混元体也达到他现在体魄所能达到的极限,再强便有害于己身,得不偿失。

    或许是因为完成药浴未久,药力未散。

    少年周身总有一股淡淡的药香,惹得文士一阵冷眼。

    夜间修行休息,白日里在扶风学宫,王安风就在学宫各处走动,时而也遇到古建章等人,彼此同行,言谈时事,渐渐熟络。

    他虽然名义上是扶风藏书守,但是这风字楼实际上完全是任老的世界,他在与不在,实则并无半点分别。

    上次开盘的阴阳家苏文昌苏赌徒曾经笑言,他这个扶风藏书守啊,真名应该唤作是藏书楼扫地手,藏书二字,非为职守,不过是个地方名儿,远不如古时同僚甚矣,他也只能无奈轻笑。

    好像还真是这么个回事。

    扶风学宫始创于儒门,后虽有各家学派入内,而基础的建筑却依旧是六宫。

    礼,乐,射。

    御,书,数。

    礼与法向来同一,千年之前并无分别,学宫子弟,需知晓此世之法,遵循古礼,懂得丝竹之调,持弓可百步穿杨,持剑可白刃脱身,自兵家入学宫之后,御射两宫风气渐盛,专门设立有演武之处,供弟子持剑相击,展示所学。

    那处演武之处,王安风已经去了数次,且有一次是和古建章等人同行,认识了那处的管事。

    那是个穿着灰色儒衫的中年男子,也是个随时随地能够勾起人食欲的妙人。

    他的嘴里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吃东西,明明只是寻常小食,他吃起来却异常诱人,仿佛那是天下第一等味道,惹人垂涎,有时是果干,有时是炸得酥脆的花生米,热气未散,上面洒些细盐,最好下酒。

    一边拈两粒仍在嘴里大嚼,一边灌着温软黄酒,斜靠在太师椅上,姿态风雅不羁,只是那身儒衫上面总是沾着一片油痕,看去邋里邋遢,实为扶风演武一怪。

    而这段时间,尚有一怪新出,便是那扶风藏书守。

    来此处者,大多愿一展所学,而那蓝衫少年常来,却一直不上场。

    明明持剑,却总说自己剑术不精。

    平素只是和那儒生管事交谈,后又不知是怎么想的,竟有一日端了锅灶来。

    将精肋切了三条,大火煮沸,拂去浮沫捞出,继而下了热油,将那切成四方的肋排裹了葱姜蒜,趁热入油,爆香加水之后,以极精明的鞭锁功夫,抽出了大半木炭,顺便将那芋头,萝卜,莲藕,山药切做小块儿,一并下入,只以小火慢炖。

    一边和那管事轻声言谈,问些之前没讲完的问题,一边下些粉末调味,那中年儒生暗暗吞咽口水,眸子绿油油的,三魂七魄早已经被美食勾走了两魂六魄,只剩下了个饕鬄之魂,饕鬄之魄,一对眼睛直勾勾看着那黑锅,少年问什么便答什么,天南地北,无不详细。

    王安风连连点头,心中不解之处顿消,而在同时,右手拎着个破烂蒲扇,轻轻扇动,纯白汤汁汩汩滚动,那醇厚的香气便如云雾般弥散在演武场上,当时正是正午,两位学子一者持剑,一者手持木枪,正斗得火热,闻了香气,腹中有如雷鸣,战意顿消。

    雷鸣不止,掩面奔逃。

    恨得牙痒痒,可此地正归那管事管,儒生不说话,他们又有何办法。

    此日之后,演武灶神藏书守,便在扶风学宫声名大噪。

    交手中那位兵家子弟,先是因为少年输光了两月的银子,连如厕草纸都只用平常三分之一,日常用度节俭到了闻者落泪,见者伤心的程度,后又因为未能饱食,比武之时落了个腹中雷鸣的诨号。

    恨不得找个机会,在演武场上狠狠削一顿那‘演武灶神’。

    可此时外面疯传了‘演武灶神’,和‘腹中雷鸣’的趣事,他出身世家,最好面皮,哪里肯再出去,干脆每日抱枪,直挺挺躺在床铺上,权当降低消耗,节省银钱。

    今日蹭了一顿肉食,正躺在床上,突然有人推门而入,高呼道:

    “腹中,不是,修伟,那演武灶神又去了!”

    声音顿了顿,复又叫道:

    “搬着锅灶去的!”

    兵家弟子眸子瞬间张开,咬牙切齿。

    演武场上,那儒生坐在太师椅上,坐得不成模样,鼾声如雷,王安风轻笑了下,将手中锅灶放在一旁土上,那柄八面汉剑依旧入鞘,系在少年背上,剑鞘朴素,就和他身上衣着一般无二。

    主动学剑,是为了摆脱自己的嫌疑。

    但是学成却不能贸然出手,姜先生曾说过,万物万事,自然而然。

    过于刻意也有可能引来嫌疑。

    不应该主动出手。

    应该引发他人好奇,连连向自己挑战而不应,继而出手,便显得理所当然。

    是以他虽来,却不上台,言不擅剑术,却又剑不离身。

    虽然他的剑术在赢先生口中,简直是脏了眼睛,但是繁杂已有,拳术尚可,足以完成他的预想……

    王安风此时就如同意难平一般,安静而缜密地完成自己的计划。

    那化身意难平,持剑踏步三千里的数月时间,终究不可能如风过疏竹,不留丝毫痕迹,既然手上沾了鲜血,那就是踏足江湖,既然踏足江湖,就永无回头之路。

    江湖中人本事,江湖中人心性,还想要回到大凉山中,伐木喂猪,了此一生已是妄想。

    得与失,终究一念之间。

    锅灶渐起,便飘出了阵阵香气,少年轻笑,手中握着蒲扇,将香气朝着中年男子那边扇过去。

    他在演武场闲谈时,发现这位管事虽邋遢,却所学广博,天南海北,几乎什么都知道些,可就是性子恶劣地紧。

    说地引人入胜,却总是说到一半便止住嘴,硬不开口,少年连连询问不得,只得出此下策。

    这可是二师父教的药粥。

    少年心中偷笑。

    香气弥漫,酣睡的儒生鼻子微动,双眼颤了下,睁开眼来,身躯舒展,懒懒伸了个懒腰,眼尚未开,带着三分困意,懒散吟道:

    “一觉饕餮好梦,任它锅冷灶寒。咸党事,甜党谈,食客河山。”

    “松醪倾白首,粱肉成大观。哈哈哈,梦醒而来,正好开餐饭。”

    笑语声中,已然出现在了少年身边。

    如梦似幻,显然是一门极高明的身法,儒生双目眯起,深深吸了口香气,陶醉道:“好闻好闻,好东西好东西,小疯子,给我来上一碗。”

    “晚辈可不是疯子。”

    少年咬牙回应,可自己也有些好奇成色如何,右手便从腰间一抹,一个舀粥用的大铁勺甩了个残影,握于掌握之中。

    便在此时,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继而便是恶风破空而来,直指王安风肩膀,变故突生,少年本能脚步一避,手中铁勺抬起,这段时间练剑如魔,一招青龙破水本能使出,将刺来木枪一格一荡,卸去其上劲气,可灰尘却拦不住,迷迷蒙蒙,洒了一锅。

    锅前一长一少两个男人原本陶醉的脸色骤然间呆滞。

    一位红衣银甲的兵家少年剑眉倒竖,双目似有火焰在升腾,喝道:

    “王安风,速速来与我一战!”

    气出肺腑,枪锋微动,上头的灰又震荡了些下去,浮在粥面上,似在嘲讽……

    “我的药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