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二章 剑术和药浴
    孤峰之上,赢先生挥手震出道道剑气,其音如雷霆破空,将这孤峰边缘封锁,耳畔只闻剑气破空之音,锋芒之气直逼王安风面目,少年只觉得浑身汗毛乍起,仿佛下一刻,便有一把神剑自某一处劈斩而来,将他剁成数截。

    文士负手,神色不屑地瞥一眼孤峰之下,便又落在王安风身上,微微皱眉,道:

    “我之剑术繁杂,你的基础还远不能学内里神通。”

    “但若只追求招式繁复,却有一门功夫,我曾观天下剑招无数,融汇贯通,创出七十二手使破,作为一门巅峰剑典的入门基石。”

    “刚好合适。”

    言罢随手一震,浮现一柄八面汉剑,随意劈斩,撕裂空气发出凌厉破空声,斜瞥了王安风一眼,冷然喝道:

    “既然要学,便好好看着。”

    “待会儿考教,若是难以令我满意……哼!”

    少年头皮一麻,才道一声是,耳畔清喝已起。

    “第一势,青龙破水,专破乱枪枪法。”

    “纵然是江湖名镇一地的金凰乱点头枪法,亦随意可破。”

    “看好了!”

    言语声中,长剑出手,剑招杂乱如水,可却又极为凝实凌厉,一路剑法使下来,剑影连绵,如水不绝,突然剑身震荡长吟,剑气转虚为实,隐隐如青龙破水而出,嘶吼咆哮,猛然前扑,将前方一尺见方的空气撕扯地粉碎。

    剑势渐趋于凌厉,风格陡然一变,极尽阴狠,连绵不觉,突地杀招暴起,令人防不胜防,王安风带入这剑招对手境地,不自觉便出了一头的冷汗,只觉得这一剑暴起,决然杀招,自己的武功万难幸免。

    冷然声音在耳畔响起。

    “第二剑势,长蛇震尾,破双戟双拐。”

    剑招又变,剑光绵密不穷,杀机不尽,令少年头皮一阵发麻。

    耳畔熟悉的声音连连响起,而每响起一次,眼前剑法风格便会突变。

    种种剑招剑法,可看出其同出一源,招式大体变化并不复杂,细腻处却风格迥异,组合出了截然不同,却又都是精彩万分的剑招剑法。在少年眼前连连上演。

    王安风瞪大了双眼,死死看着这剑术,生怕错过一点,可他哪里能记得住,只觉得双眼之前剑光凌厉,变化无穷无尽,耳畔冷喝声中,更是囊括了他所知晓的一切兵刃招式。

    “仙人钓鳖,破流星锤法!”

    “古树盘根,破扫眉剑一路剑术!”

    “满天星斗,破虎钩奇门!”

    “排六甲,破道门奇术!”

    剑光凌冽,直至第七十二势,九凤朝阳,破内家真气,剑影归一散去,文士随手一抛,那柄木剑旋转而上,继而稳稳钉入了坚硬的山石地面,翁鸣不止,剑锋左右震荡出了一层若有实质的涟漪。

    青衫文士负手而立,道:

    “此剑剑势繁杂,专于技之巅毫,足以令你在中三品之下称雄。”

    声音微顿,复又轻描淡写地道:

    “七日之内,将其练会。”

    王安风此时双眼之前依旧残存剑光闪烁,闻言有些骇然,下意识道:

    “七日?”

    “这……”

    文士侧了一步,看他冷笑,道:

    “是你要我传你繁杂剑术,此时我传了,你却不学?”

    “是在玩弄长辈?”

    少年后退一步,道:

    “晚辈不敢。”

    赢先生冷笑一声,道:“是不敢,也就是有此心而无胆?”

    王安风张了张嘴,额上渗出冷汗,不知如何回答,文士拂袖,冷然道:

    “七十二手使破,核心为破。”

    “放心,以铜人巷为依凭,我必能让你七日入门。”

    少年脸上神色微滞,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僵硬拱手行礼,道:

    “既……既如此,多谢,先生。”

    文士颔首,嘴角弧度冷澈。

    “不必。”

    《淮南子》曾言,天道玄默,无容无则,大不可极,深不可测。

    事实证明,赢先生的手段对于少年贫瘠的想象力而言,同样深不可测。

    朗月悬空,铜人巷外,巨大木桶盛满了褐色药液,王安风靠躺其中,只露了个头在外面,面容之上满是疲惫,浸泡在药液之中的手掌,此时依旧还在微微颤抖。

    若是寻常时候铜人巷中对手,是比武,是切磋,有章法在,点到即止。

    那么这数日的对手,便是厮杀,是搏命,几无所忌,不死不休。

    初始只是修为武功相仿的敌手,继而便成了两三人围攻,功力也在稳步提升。

    譬如方才,一者使剑,森锐逼人,一者使锤,气势浩大,逼的他不得不将那繁杂剑式揉碎了使用,仙人钓鳖,古树盘根连出,浑身解数几乎逼到了极限,也只是勉力击败一人,便被重锤生生砸出了巷口,胸中气血翻腾,难以运力。

    再来一击,则必战败身死。

    想到那种结果,王安风依旧心有余悸,吴长青右手一拂,少年穴道之上,十数根银针齐齐震荡发声,将其胸腹郁郁之气震散,药力涌动,渗入体魄之中,伴随着体内流转的佛门内力,缓缓平复翻腾的气血。

    片刻之后,少年呼出口气,感觉到体内那震荡的气血已经平复,便打算起身,继续入铜人巷中磨练剑术,可方才动了一下,便被老者一掌复又按回了药液之中,激起一片水花。

    身前吴长青笑呵呵地拈了拈胡须,摆手道:

    “待着待着……”

    “咱先不着急进去打架,今天啊,二师父也是时候教你些安身立命的法门了……”

    少年挠了挠头,道:

    “二师父……我,现在那剑式都还没有能够入门啊……”

    老者抬手,在王安风额头上轻轻敲了下,笑呵呵地道:

    “瞧你,谁说是武功了?”

    “咱们药王谷以医术毒术闻名江湖,又不是靠着打打杀杀的武功,安风你之前也吃过中毒的亏,可敢小瞧这毒术?”

    王安风闻言,又想起了数月前,在广武城外的遭遇。

    那山贼绝非他一合之敌,但是却凭借一壶迷药,将他放翻,若非是修为有所小成,佛门金钟罩护体,恐怕就真的直接昏迷,任人宰割,神色不由微凛。

    老者则是趁这工夫,从药囊中取出许多瓷瓶,尽数倒入木桶当中,药香再度弥漫,袖袍一挥,醇厚内力如云蒸腾,本已经凉下去的药液温度重又上升,真气激荡,化为了有如实质的细线,牵扯银针落于少年身上数处大穴,时而以补法进气,时而以泻法,将无用药力迫出,以防止药毒积累。

    这等百毒不侵之体并非一日之功,对于吴长青而言并没有丝毫压力,故而老者一边施针,尚有余力和少年谈笑,道:

    “这是咱们药王谷的真正绝学之一,大成之后,非但是你自己身躯百毒不侵,就连你的内力,也自然而然拥有解毒疗伤的奇效。”

    “到了那个时候啊,天下九成九的毒物,已经不放在你的眼里啦,休说是甚么迷药,就算是江湖奇毒,也与你无害,甚至颇有补益之功。”

    王安风闻言心中震动,脱口道:

    “那岂不是把那些用毒的江湖高手克制地死死的?”

    吴长青笑道:

    “那也不尽然,武林江湖上,风流人物代代辈出,既然咱们药王谷的先祖能够创出这种神功,那有后来者寻到了克制之法,不也正常?”

    “若是老祖宗知道后来数百年后,能有人破掉他引以为傲的绝学,恐怕是要喜不自胜,大醉方休啦。”

    此时药力逐渐入体,升起了刺痛麻痒之感,渐渐越盛,少年额上渗出了点点汗渍,吴长青知道第一次药浴锻体的滋味,便主动挑起话题,笑谈些当年趣事,以分散王安风的注意力。

    言谈许久,最难的关头终于捱过,少年并未曾表现出难以忍受,以及最为糟糕的不耐药力反应。

    虽说之前早已确认王安风体质并不是那种天生难以容纳药力的类型,吴长青还是暗自松了口气,额上隐有汗渍,竟是比自己当年锻体炼身时候更为疲累。枉他内力深厚,但在此时却和寻常老人没甚么分别,缓了数息,内力流转,方才将那疲惫压下,朝着王安风笑道:

    “药浴功成,虽然还没甚么火候,但是似上次那般的迷药,也迷不倒你了。”

    “如此一来,你往后行走江湖,我们也能放下些心。”

    “起身罢。”

    王安风点了点头,此时他身子依旧还是极为难受,似有无数细针在体内扎动一般,痛楚绵长,但是为了不让老者担心,依旧是如往常那般面色平和,起身运转内力,令残余药液蒸腾,再换上衣裳。

    每一动作,都有如是有无数细牛毛般的银针,密密麻麻扎在和其它东西碰触的地方,少年额头渗出冷汗,但是因为蒸腾出的雾气,反倒没有被立时发现,为了转移吴长青注意,便笑着道:

    “弟子现在能够无视迷药,那二师父功力之深,怕是没甚么毒能够侵身了罢……”

    老人闻言抚须笑起,道:“那是自然……纵然是那些所谓穿肠剧毒,于老夫而言也不过补益,咱们药王谷这一门功夫,能以基础药理,将天下毒药纳入其中,最终以药理消解其毒性,化为混元一片元气,滋补自身。”

    “有个名堂,唤作是混元体。”

    此时王安风身躯之中阵痛也缓缓消减,心中微松口气,便笑道:

    “那二师父岂非遗憾?”

    老者奇道:“老夫一生快意,又有何憾?”

    “二师父岂非永不知道中毒是个甚么滋味?”

    老者微微一呆,指着身前罕见露出些少年气的王安风,哭笑不得道:

    “你啊你……竟来开为师的玩笑,岂不是找打?”

    一边说着,提起手中木杖,作势要打,少年忙抱拳讨饶,老者无奈摇头,不知是想起了什么,神色变得沉凝了些,叹息道:

    “若说中毒……也着实中过。”

    少年微怔,便听到吴长青用一种复杂的语气开口道:“中其毒,心气郁结,神魂不振,心跳无律,思绪僵化宛如墨家机关,周身如麻痹,时日渐过而不知。”

    老者开口便一连说出许多极为严重的症状,将少年骇了一跳,道:

    “这……这是甚么奇毒……”

    “竟如此阴狠!”

    吴长青闻言却失笑,抬手敲在少年额头,道:

    “便是情毒啊……一见倾心,再见已是沉沦。”

    “天下女子便是毒,虽不致命,却能让人生不如死,虽生不如死,却又偏生……甘之如饴。”

    “安风,你功夫未成,切莫尝试啊……”

    少年懵懵懂懂地颔首点头,那模样一知半解,老者失笑,却又想起少年此时尚且还不及十四。

    哪里懂甚么情爱。

    片刻之后,王安风重入了铜人巷中修行,而吴长青却因刚才交谈,勾动了早已压在心底的记忆,思绪翻腾,老人眼神变得莫名有些悠远,似是又见到了那个看似温婉,实则顽皮的少女。

    “小徒弟,要记得世上的人都不要信……”

    “什么?他们说你不够义气?呐,你这样说,你是女孩子。”

    “女孩子嘛,偶尔多疑一点,小气一点。”

    “偶尔经常多疑一点,不是很正常的嘛。”

    “臭道士,你笑什么!”正教训徒弟的少女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倚靠着木柱的温润少年。

    “哈哈哈哈哈哈~”

    少年医师终究按捺不住,朗朗的笑声越发肆意,但却终究变得飘渺,慢慢消散在了已经有些浑浊的记忆当中,吴长青眼神温柔了下来,躺倒在竹椅上,悠哉悠哉,低声咕哝。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

    ps:长章节奉上,感谢,加更在上架补上。

    (笔趣库 www.biquku.com)